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正鹰说道:“最近注意点吧”。

    林凡点了点头。

    地府出了差错,放出了那么大一群恶鬼,这群恶鬼为非作歹,杀人毫无顾忌,肯定会带坏人间的鬼魂的,到时候惨案肯定接连不断。

    试想一下,就好比一群黑涩会混混被放出了监狱,外面一群内心想当混混的人,肯定会加入其中。

    林正鹰问道:“道术修炼的怎么样了”。

    林凡说道:“炼狱真火已经基本掌握了,不过三昧真火和召唤天雷术还没有掌握”。

    林正鹰深深看了林凡一眼,然后说道:“你的天资很好,想当年我练成炼狱真火,可是足足用了一个月”。

    顿了顿,林正鹰说道:“加快修炼出三昧真火和各种雷电法术吧,炼狱真火虽然厉害,但是对于一般的厉鬼,起不了什么作用,而三昧真火和各种雷电法术,才能够真正击伤它们”。

    咳咳!

    就在两人说话间,旁边传来虚弱的咳嗽声,两人转头朝床上看去,只见床上的阿芝,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不过一张俏脸依旧虚弱无比。

    “我”看到两双关切的眼睛,阿芝刚想开口说话,不过旁边的林正鹰打断了她:“阿芝,你现在身体虚弱,就暂时不要说话了,先休息”。

    阿芝点了点头。

    下午的时候,阿芝终于能起床了,林正鹰给她熬了一点鸡汤,调养身体,同时驱散了阿芝身体在鬼冢里面沾染上的阴寒之气。

    阿芝的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

    晚上的时候,林凡,阿芝,林正鹰坐在一张桌子上,林正鹰看向阿芝问道:“阿芝,今天你怎么跑去鬼冢了,要不是林凡去救你,你就危险了,你能告诉爸爸,是谁把你引诱前去的吗”。

    阿芝一个人,当然不可能无缘无故跑到鬼冢去,肯定是有不干净的东西把阿芝带去的。

    林凡也看着阿芝,不过心中却猜出了一个大概。

    阿芝欲言又止,张了张嘴说道:“是友仁哥”。

    林凡暗道一声果然如此,昨天晚上夏友仁来找阿芝,想要把阿芝带走,不过却被他打跑了,想到夏友仁临走那不甘心的眼神。

    对方果然对阿芝下手了。

    “原来是阿仁这孩子”

    林正鹰听闻,脸色有些阴晴不定,有些愤怒有些无可奈何,因为阿仁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而且对方的意外死去,也是为了救阿芝而死。

    光凭着一点,林正鹰对于夏友仁的死,就充满了愧疚之心。

    其实夏友仁来找阿芝的时候,身为天师的林正鹰自然知晓,自己还告诫过后者,人鬼殊途,让他安安心心去投胎,不要再来纠缠阿芝。

    夏友仁苦苦向他哀求,自己会默默守护在阿芝身边,不会害她,这也是林正鹰对于夏友仁接触阿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缘故。

    “阿仁这孩子做的太过分了,希望他不要走上错误的道路”林正鹰叹了一口气说道。

    夏友仁既然把阿芝带到了鬼冢,那就说明夏友仁或许变坏了,在跟着那个神秘鬼王做坏事。

    呼~

    一阵阴风吹来,面色苍白的夏友仁显现出了身形,他眼睛看向了阿芝。

    “你还敢来”

    林正鹰瞪着夏友仁,语气中压抑了一丝愤怒。

    “对不起伯父,小侄知道错了”

    夏友仁低着头,语气带了一丝愧疚。

    “我今天鬼迷了心窍,不该把阿芝带去鬼冢的,对不起”夏友仁在旁边自责的说了一句,顿了顿,希冀的说道:“伯父,能不能让我见见阿芝”。

    “阿仁,人鬼殊途,你既然已经死了,又何必留恋人间不肯去投胎呢,你知不知道,你已经错过了投胎的机会了,如果你现在去投胎,我和地府的鬼差知会一声,可以给你的机会”林正鹰在一旁说道。

    “伯父,你的好意阿仁心领了,我只需要默默地陪着阿芝就好了”夏友仁声音低低的说道。

    “阿仁,你这又是何必了,你和阿芝是没有希望的”

    “为了阿芝,我可以等一百年,等她老死,这样我就可以和阿芝待在一起了,伯父你以前说过,会把阿芝嫁给我的,不会反悔对吧”

    林正鹰闭上眼睛说道:“阿仁,你已经死了,但是阿芝还年轻,她以后会结婚生子,有自己的丈夫,有自己的家庭,你难不成让阿芝一生孤苦伶仃,死后再来和你结阴亲吗”。

    “不不不,阿芝是我的”

    夏友仁听到阿芝要结婚,立马激动地摇着头,情绪变得激动无比的说道:“伯父,你说过的,你以后会把阿芝嫁给我,你难不成要反悔吗”。

    “可你已经死了”

    “不行,阿芝只能是我的”

    渐渐地,夏友仁身上散发出一丝煞气,眼睛也充满了一丝狠色,他开口说道:“伯父,他是不是阿芝的男朋友”。

    “是”

    林正鹰为了让夏友仁心死,撒了一个谎。旁边的林凡摸了摸鼻子,自己这算是躺着中枪吗。

    旁边的阿芝有些茫然,虽然明白友仁哥的鬼魂在旁边,但是只能听见爸爸的自言自语,也不知道爸爸和友仁哥交谈些什么。

    “伯父,你怎么能这样”夏友仁脸色狰狞的吼道:“伯父,你不能这样做”。

    “阿仁,我这是为你好”林正鹰看着夏友仁说道,同时桌子下的手不断做着手势,悄悄地念起了咒语。

    “阿芝是我的,阿芝一定是我的”夏友仁声音凄厉起来,尖锐无比,就如同夜猫在晚上那样凄惨的叫声,听了让人心中发毛。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困魂咒,赦令”

    林正鹰突然出手,只见他的手中出现一根透明的绳子,这根绳子朝着夏友仁的鬼魂飞了过去,想要把夏友仁捆住。

    软的不行,林正鹰只能来硬的了。

    林正鹰坚信夏友仁安安生生去投胎,才是对他好。

    捆鬼绳飞出去却落在了地上,林正鹰脸色一变,因为夏友仁消失不见了,很快,夏友仁的气息都感受不到了。

    “阿芝是我的,阿芝是我的”

    房间里,只留下夏友仁那凄厉的声音在回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