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么,做贼心虚了吗”林凡冷冷的看着公孙止。

    公孙止眼中露出恨意的看着林凡,不过却不敢动手了,因为他明白眼前这个青年太恐怖了,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关了裘千尺那么久,是时候让她出来了”林凡说完,就朝着里面的炼丹房走去。

    林凡并不是好心把裘千尺放出来,裘千尺虽然被关押,被凄惨对待,但并不值得任何人同情,之所以把裘千仞放出来,纯粹是恶心公孙止而已。

    把公孙止的伪装打破,让别人看看公孙止完美的表面下,内心到底有多丑陋。

    炼丹房不大,底下有一个深谭,被一块木板压着,林凡拿开木板,只见下面是一个空旷的水潭,波光粼粼。

    林凡扫了一眼,并不是很高,也就十多米的高度,林凡纵身一跃,跳了进去,身体腾空平行落下,很快就来到了旁边的地面。

    咻!

    突然,一声急速破空声响起,一道暗器袭向林凡,不过暗器一瞬间就被林凡捏住,定睛一看,是一颗枣核。

    林凡暗道原著说的果然没错,裘千尺落入这个寒潭并没有死去,反而依靠攀附在石壁上的枣树活了下来,枣子成熟落下去,裘千尺就捡来吃,从而活了下来。

    也正以为如此,裘千尺练就了一门嘴巴能吐任何东西杀人的秘籍,最强的就是吐枣核杀人。

    “你是公孙那贱人派来的吗”

    一个怨毒沙哑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

    寒潭旁边一个伛偻着身体,不见其脸部的人发出的声音,此人衣衫褴褛,骨瘦如柴,声音中压抑着一股滔天的愤怒。

    “你就是裘千尺吧”

    林凡淡淡的说道。

    这个伛偻的人影,听了林凡的话慢慢抬起头,露出一张极其丑陋的面孔,前面头发光秃秃的,都快要掉光了。

    “你也是那老东西关进来的”

    裘千尺冷哼一声说道。

    林凡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一句:“如果公孙止站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办”。

    裘千尺露出极其怨毒的眼神,声音冰寒无比说道:“我会先把他打成重伤,挑断手筋脚筋,把他扔在这个寒潭里面,体验一下我所受尽的苦”。

    裘千尺之所以被挑断了手筋和脚筋还活着,就是心中一直有一股顽强的毅力支持她,就是对于公孙止满腔的怨毒。

    “好,你可别忘了你说的话”林凡淡淡一笑。

    随后走过去,抓住了裘千尺的衣服,随后体内力量暴动出来,整个人拔地而起,在半空中借力一下,然后就出了寒潭。

    重新回到炼丹房里。

    门外众人都好奇的看着门口,看看是否如青年所说,裘千尺还活着没有,所有人目光紧紧盯着门口,屏住呼吸。

    很快,林凡从里面走了出来,不过后面没有跟着任何人。

    “哈哈哈,我就说嘛,他是污蔑我的,我怎么可能杀我的妻”

    要说在场人最紧张的是公孙止,如果自己妻子裘千尺真的没死的话,那他绝对臭名昭著,所以在林凡进去之前,心里祈祷着裘千尺已经死在了里面。

    那就死无对证了。

    看见林凡出来,公孙止都紧张冒汗了,当看见只有一人时,公孙止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狂笑起来,不过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冰寒的声音打断了他。

    “公孙止,我们几十年的夫妻,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在里面吗”随着裘千尺那沙哑的声音想起来,一个伛偻的身影缓缓朝里面爬了出来。

    衣服破烂,头顶光秃秃的,爬行的时候低着头,那长长的头发稀稀疏疏遮住了眼睛,若隐若现,但是公孙止感觉到了,头发里面向他射来了两道恨意冲天的目光。

    “是大小姐”

    裘千尺是铁掌帮的大小姐,嫁到绝情谷之后,其兄挑了几十个好手当做嫁妆送到绝情谷,这些本来是铁掌帮的帮众,看到裘千尺时,一个个都激动起来。

    “大小姐,没想到你还活着”

    “大小姐,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些铁掌帮帮众被眼前这张面孔吓坏了,以前他们的小姐,可是一位极为难得的美人,怎么变成一副这么苍老丑陋的模样了。

    要不是声音一模一样,他们几乎以为这人是冒充的。

    “我能成这样,还不是这老东西害的”裘千尺转头看向公孙止,声音中充满了怨毒,在场人都能感觉到裘千尺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怨气。

    “你你你,你不是我妻子,我妻子早已经染恶疾去世了”公孙止结结巴巴道。

    公孙止对外宣称的就是妻子染恶疾去世。

    “公孙止,连我你也不认了吗”

    裘千尺冷冷一笑,突然嘴巴一动,一颗枣核飞快射了出来,噗嗤一声,打入了公孙止的眼睛,啪的一声,就看见公孙止的眼睛爆出了一团血雾。

    啊!

    公孙止捂着眼睛,凄厉的惨叫起来,一丝丝鲜血,很快顺着他的手指缝流了出来,染红了一双手。

    裘千尺口吐枣核,已经练的炉火纯青,公孙止虽然对妻子无比熟悉,但是并不知道妻子在寒潭下面练就了一番口吐枣核的功夫。

    这个如同暗器的功夫,让人防不胜防。

    公孙止没有防备,立刻就中招了。

    “把他绑起来”

    裘千尺声音冷冷的说道,仿佛恢复了以前的大小姐作风。

    “是,大小姐”

    这些家仆一拥而上,把公孙止绑了起来,公孙止因为身受内伤,根本挣脱不开,只能嘴中厉喝道:“反了你们,我才是你们谷主”。

    “哼,我们是铁掌帮的人”一人冷哼道。

    很快,公孙止就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公孙止挣扎不开,脸上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

    此刻,公孙止无比狼狈,披头散发,半边脸全身血迹,看起来恐怖无比。

    “给我挑断他的手筋脚筋,然后扔进寒潭里面,让他生不如死”裘千尺极为冷酷的说道,声音中带了一丝快意。

    她心中积怨已久的愤怒,终于得到了一丝发泄。

    在场人听到裘千尺的残忍话语,都狠狠打了一个寒颤,这裘千尺太残忍了,不过想到后者的遭遇,就不这么想了。

    因为裘千尺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