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场人也是无语,你都闯进别人家里,而且还打伤了人,这还不算嚣张那怎么才算嚣张。

    公孙止听了林凡的话,拳头紧紧握着,然后转头对小龙女说道:“龙姑娘,这位就是你思念的人吗,我和你说过,他就是一个采花贼,凭着自己武功高深为所欲为”。

    孙婆婆在一旁说道:“龙姑娘,不要相信他,他是信口雌黄”。

    公孙止不为所动,眼神温柔的看着小龙女,故作大度的说道:“经过那么久的相处,龙姑娘不会不相信我的为人吧”。

    林凡在一旁嗤笑道:“老东西,你不要故作一副谦谦君子的形象,难道你真以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天衣无缝,没人知道?”。

    林凡面带讥笑,直接教训公孙止一顿,起不了什么作用,公孙止想搞臭他的名声,那自己也不介意搞臭他的名声。

    公孙止傲然说道:“在下行事堂堂正正,不知道做过什么不耻的事情令阁下不满”。

    公孙止说这话的时候,可谓是理直气壮。

    “难道你真以为,几年前你挑断妻子裘千尺的手筋脚筋,把她扔在鳄鱼潭喂鳄鱼这些事情没人知道”林凡讥笑着说道。

    周围人听了林凡的话,都面带古怪的看着公孙止,表面上公孙止是个翩翩公子,难不成内心心狠无比,竟然挑断了糟糠之妻的双手双脚喂鱼

    林凡这么一说,公孙止脸色立即就变了,心中大惊失色,林凡的话语,勾起了他一些不愿回忆,或者快要忘掉的事情。

    不过表面不动声色说道:“胡说八道,在下虽然有一房妻子,不过已经在几年前去世了,请你不要污蔑我”。

    公孙止眼睛一眯,带着一丝杀意,心中很是想不通,那件事自己做的密不透风,知道真相的下人已经死了,为什么这个青年会知道。

    “还在抵赖吗”林凡讥讽的说了一句。

    随后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你娶了裘千尺为妻,后者因为身份比你高,对你随意辱骂,你看上了温婉温顺的侍女柔儿,想要和其私奔,最后被裘千尺发现,她发现之后大怒,让你们双双中了情花之毒,可是解药只有一颗,你为了自己能够活命,就把柔儿给杀死了,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公孙谷主”。

    林凡笑眯眯的说道,眼神仿佛把公孙止看穿了。

    “不,你胡说,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我很爱自己的妻子,柔儿是谁我并不知道,是你编造出来污蔑我的”公孙止有些气急败坏的反驳道。

    此刻,公孙止已经没有先前那么镇定了,先前,他还以为青年知道的一些秘密,是某个下人传出去的,可是见到青年描述的那么详细。

    公孙止终于失态了。

    就好像他以前干坏事,这个青年在旁边全程观看一样。

    周围人看见公孙止的表情,有些诧异,如果公孙止问心无愧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像这样激动,公孙止有这种失态的标签。

    表明这个青年虽然说的不是十分正确,但应该**不离十。

    “哦,是我污蔑你吗”林凡淡然一笑:“不如我们把******请出来对峙如何”。

    林凡一语惊起万重浪。

    众人先前都以为,如果裘千尺真的被公孙止那样对待,应该死了,可青年这话好像表明裘千尺没有死,如果裘千尺真的出来对症的话,那么公孙止的一切反驳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你,你休得胡言乱语,败坏我的名声”公孙止满头大汗的看着林凡,好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呵呵,那我们把******请出来对峙吧”林凡说着,便要朝着里面的炼丹房走去。

    “真当我不敢对付你吗”

    公孙止冷冷的看着林凡,随后公孙止的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势,公孙止的手上,多了一把刀和剑,一把齿锯金刀,一把黑剑。

    公孙止主要所学的是阴阳倒乱刃法,由于经过裘千尺改善的更加完善,威力大增。

    公孙止手握刀尖,看起来威风至极,公孙止贴近林凡,一记金刀砍了过来,金刀亮眼,散发着金色光芒,刀刃锋利无比。

    同时右手的黑剑,也朝着林凡直刺过来。

    一般武者,只善于单手赤兵器,可是公孙止的祖先却另辟蹊径,开创了左手用刀,又手用剑的阴阳倒乱刃法。

    林凡从背上抽出巨剑,挡住了金刀,两者触碰之时,发出哐当一声巨响,林凡催动一丝内力,把金刀给震开来。

    随后巨剑竖起,放在胸前,黑剑的剑尖,刚巧刺在了巨剑的剑身上面,把公孙止的攻击挡了回去。

    公孙止虽然暂时被震退,但是在度攻了过来,公孙止明白不论如何也要杀了这个青年,如果杀不了的话,他的丑事便会公布于众。

    公孙止使出阴阳倒乱刃法,只见一片刀光剑影虚晃而出,笼罩了林凡。

    刀光剑影看似厉害,招式也很古怪,看起来让人防不胜防,不过招式威力并没有多大,公孙止刀剑砍在了林凡的巨剑上面。

    金铁交鸣声响起。

    林凡催动内力,剑身弥漫出一股磅礴的力量,把刀剑给震开来,随后林凡舞动巨剑,以剑身拍在了公孙止的身上。

    噗嗤!

    公孙止口吐鲜血,倒飞出去,把后面的一个木架撞倒了。

    “好强大的青年”

    围观众人看见林凡这么轻易就把公孙止打的吐血倒飞出去,眼中闪过浓浓的敬畏之色。

    对于林凡来说,公孙止一手拿刀,一手拿剑,看起来极为炫酷,但是威力终究不大,而他随意挥动一剑,都比公孙止伤害高的多,力量也强大的多。

    公孙止招式虽然看起来很漂亮,属于华而不实,而他虽然没有什么漂亮的招式,武器也显得很笨重,但胜在力量强大。

    所以轻易把公孙止打败,也在林凡的意料之中。

    公孙止捂着胸口,用震惊的眼神看着林凡,此刻公孙止感觉胸口气血在沸腾,刚刚那一记拍打,让他胸口气血倒流。

    噗嗤!

    公孙止忍不住喉咙一甜,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胸口终于好受了许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