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东西,这么大年纪还要不要脸,我都替你丢脸”林凡走进大厅,看着公孙止毫不客气的骂道。

    人群中再次哗然,公孙止统领的绝情谷,在方圆几十里之内算得上一等一的大势力,而公孙止武功高强,这附近的武者见到公孙止,莫不恭恭敬敬叫一声谷主,或者谷主大人。

    这还是头一次有人称呼公孙止为老东西,这是对公孙止的大不敬,看着青年冷漠的样子,很明显是来者不善。

    所有人都乐了,看看公孙止要怎么处理。

    “龙姑娘,你不要相信那个公孙止,他是坏人,他为了得到你处心积虑败坏林大侠的名声”孙婆婆在一旁说道。

    黄蓉在一旁,美眸有趣的打量着小龙女,发现对方果然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小美女,一张脸蛋透着冷漠之色,眼神清丽无比,不含一丝杂质,如同清澈透明的湖水。

    “林凡哥哥,你怎么来了”

    小龙女看着林凡,愕然的说道。

    她出古墓之前,有千言万语想要对林凡说,可是当林凡真正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林凡没好气的说道:“我在不来,你都被忽悠成别人的妻子了”。

    林凡眼中带着责怪之意。

    不过林凡却知道,这只能怪她社会阅历浅,也不懂别人的计谋,非常容易被忽悠,在原著中,小龙女外出,不是被骗得很惨吗。

    “我,我”

    小龙女张口说不出话来。

    “阁下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绝情谷”

    公孙止抽动着脸皮,表情阴沉如水的看着林凡,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寒光。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本该高高兴兴迎娶妻子的,可是没想到竟然有人来破坏,而且来之人还称呼他为老东西。

    自己身为绝情谷谷主以来,好像还没有人敢这样指着鼻子骂自己。

    如果周围没有人,公孙止真想拍死这个骂他的青年,不过周围有那么多客人,就算心中怒火冲天,也不好发作。

    “你现在给我道歉,然后离去,我可以不追究你擅闯绝情谷的事情”

    没等林凡说话,公孙止淡漠的说道。

    林凡嗤笑道:“老东西,你没搞错吧,这是我来追究你的责任,而不是你追究我,怎么,往我身上泼脏水那不要脸的劲使出来啊,别装模作样了”。

    公孙止脸皮子抽动几下,听了林凡的话,他也明白了这个青年是谁了,不就是龙姑娘口中的林凡哥哥吗,看了后面那老婆子一眼,公孙止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这个青年突然来到绝情谷,就是这个老婆子找来的。

    “哪里来的黄口小儿,来绝情谷放肆,我看你是找死”只见一个身材矮小,年过半百的老者,眼神极为阴狠的看着林凡。

    随后,这个老者朝公孙止躬身说道:“师父,就由我去替您教训一下这黄口小儿吧”。

    “嗯”

    公孙止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心中想到,自己徒弟樊一翁对付这青年,想来应该搓搓有余了,这青年生的年轻,想来武功一般。

    “黄口小儿,速来受死”

    樊一翁怪叫一声,就冲向了林凡,樊一翁手中拿着一把长刀,刀刃锋利无比,在空中一划,带动了气流。

    “老矮子,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林凡冷哼一声。

    樊一翁三言两语不离黄口小儿,让他心中很是不爽,这个时候,樊一翁整个身体高高跃起,长刀从上到下,对着林凡脑袋砍了下来。

    林凡身体一侧,躲过樊一翁的攻击,后者一愣,手腕一转,长刀对准林凡的腰间,横劈过来,林凡嘴角勾起一个不屑的笑容。

    林凡伸出右手,只见食指和中指之间,一股极为浑厚的内力弥漫出来,随后,林凡的两个手指,化作剪刀夹住了刀刃。

    樊一翁看见林凡竟敢伸出手,空手接白刃,嘴角刚刚升起一个狞笑,不过很快就愕然住了,因为他发现,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控制了他的长刀。

    他催动内力,怒喝一声,可不论使多大的劲,长刀也不能在进一寸,被对方两个指头,稳稳当当的夹在了手指中间。

    “老矮子,你的手上功夫可没有你的嘴巴厉害”林凡冷笑道。

    林凡这一手,彻底镇住了在场的众人,每一个人都流露出震惊,震撼的光芒,因为这个青年,紧紧凭着两个指头,就夹住了樊一翁的刀刃。

    樊一翁身为公孙止的大弟子,武功自然不低,恐怕就算是公孙止自己,也不敢用两个手指头,去夹徒弟的刀刃吧。

    刚刚开始他们还以为这个青年是个愣头青,不计后果侮辱公孙止,可现在看来,人家完全有实力那样说,也不怕公孙止找他麻烦。

    公孙止也是眼神一凛,神色终于严肃起来,这个青年看起来年纪轻轻,武功却这么厉害,他可不想信自己徒弟没有用全力。

    “休的嚣张”

    樊一翁被林凡羞辱,气得脸色涨红,怒喝一声,竟是直接放弃长刀,拳头鼓足内力,一拳朝着林凡的胸口打了过来。

    林凡身形一闪,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樊一翁一愣,因为他失去了攻击的目标,就在这时,樊一翁如临大敌,后背汗毛倒竖。

    林凡一掌,蕴含浑厚的掌力,印在了樊一翁的背上。

    噗嗤一声!

    樊一翁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倒飞出去,樊一翁的身体狠狠摔在了地上。

    周围人看见林凡的行动,更是啧啧叹道,好快的轻功。

    林凡一掌,让樊一翁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公孙止看见林凡一掌就重伤了他的徒弟,神色更加阴沉了:“阁下擅闯绝情谷,又无缘无故打伤我弟子,行事是否太嚣张了”。

    公孙止拳头紧紧捏着,眼神阴沉如水,看着眼前的青年,他都没有把握能胜过,因为他感受不到这个青年的深浅。

    这个时候公孙止无比懊恼,为何没有用计把那个多事的老婆子杀了,不然就没有今天的事情了。

    “额,我很嚣张吗”听了公孙止的话,林凡转过头看向黄蓉,后知后觉的问道。

    黄蓉看见林凡的模样,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