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全部武者加起来,也不是林凡的对手,任他独门武技,还是锋利长剑,林凡巨剑一挥,一并破之,以绝对强大的力量,横扫他们。

    “这人好强”

    倒飞出去的武者,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林凡,他们用手捂着胸口,刚刚巨剑散发的万钧巨力,让他们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走”

    这些武者心念急转之下,四散而逃,虽然他们是忽必烈招募来的高手,但是真正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们还是觉得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

    这些武者分几个方向逃走,林凡也没有去追杀他们,因为没有必要,想来这次过后,这群来自各个小国的武林高手,再也不敢踏入中原武林半步。

    忽必烈看见他招募来的十多个武者,都不是这个青年的一招之敌,用无比惊恐的眼睛看着林凡,因为忽必烈看见林凡在朝他走来。

    “来人,来人,挡住他”

    忽必烈急忙吼道,同时慌慌张张的爬起来,朝着后方跑了,忽必烈吩咐过后,一群蒙古士兵朝林凡为了过来,每个人都兢兢业业的。

    刚刚林凡那大发神威的一面,早已经印在了他们心底,连大汗的一拳客卿都不是对手,他们谈何挡住,虽然把林凡围在中间,但是都不敢动手。

    “滚”

    林凡眼神冷冷的扫了这一群人一眼,故作挥动巨剑的样子,这群人赶紧逃开,忽必烈被一小队蒙古士兵掩护着,想要离开。

    林凡身形一闪,很快就追上了忽必烈。

    “不,不准再过来,再过来的话我就杀了她俩”忽必烈没想到林凡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心慌之下抽出腰间长剑,放在了旁边一个女子的脖子处。

    忽必烈的旁边,压着两个女的,一大一小,女的约莫三十多岁,发丝杂乱无比,眼神一片木然。

    小姑娘大概七八岁的样子,浑身脏兮兮的,一双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林凡。

    忽必烈心里害怕极了,连拿剑的手都在颤抖。

    “她们是谁”

    林凡眯眼,语气冰冷的问道。

    “这位女子,是你们襄阳城城主吕文德的妻子,我劝你放了我,不然我就杀了她”忽必烈厉声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同归于尽的意味。

    “程妙静么”林凡看了这女子一眼,别看女子神情憔悴,但是从姣好的脸蛋可以看出,对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大美女。

    而且先前郭靖与吕文德的对话,林凡也听见了,吕文德正是因为妻女被抓,迫不得已打开城门的,可是刚刚跑出去寻找妻子和女儿。

    就被蒙古士兵给无情的杀死了。

    林凡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放了她俩,我可以饶你一命”。

    忽必烈听到林凡的话,心中松了一口气,还好手中两个人质起到了作用,他对着林凡命令说道:“你离开一百米的距离,等我安全了自然会放了她们”。

    “别听他的,这位少侠我求你帮我杀了这个淫~贼”忽然,神情木然的程妙静,对着林凡情绪激动地说道,看向林凡的眼中充满了哀求。

    林凡在后者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恨意,以及哀求之色,林凡心中一沉,想到了蒙古人那好色的性格,说不定程妙静以及被

    林凡没有在想下去了,因为自己猜测的百分之百正确。

    试想一下,羊入狼群还能完好无损吗。

    “少侠,求求你帮我杀了他,我要他生不如死,我要剥他的皮,抽他的筋”程妙静用刻骨铭心的恨意沙哑的说道。

    那声音中的恨意,给人一股极为冰寒的感觉,忽必烈这个始作俑者听了程妙静的话,更是打了一个寒颤。

    “闭嘴,贱人”

    忽必烈抓着程妙静的头发,向后狠狠一拉,程妙静顿时啊的一声惨叫,面露痛苦之色,程妙静双手胡乱在忽必烈身上拍打。

    突然在忽必烈腰间摸出了一把短小的弯刀,程妙静狠狠把刀刃刺入了忽必烈的身体里面。

    身体突遭利刃袭击,忽必烈浑身一震,缓缓低下头,就看见腰间多了一把弯刀,这把弯刀还是他自己的武器。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程妙静不停地用利刃插进他的身体,然后抽出来,这样反复插了几下,在忽必烈的身上留下好几个伤口。

    一下子,忽必烈就被鲜血染红了衣服。

    “我,我杀死你个贱人”

    忽必烈又惊又怒的看着程妙静,想用最后的力气杀死程妙静,刚刚举起剑,林凡身形一闪,来到旁边,一脚把忽必烈给踢飞。

    忽必烈的身体腾空飞起,然后重重落到了地上。

    “大汗死了,大汗死了”

    这一幕,自然被无数蒙古人发现,当他们发现大汗死了的时候,全部都恐慌起来了,因为忽必烈是他们的军心,现在军心已死,没有人领导他们,自然慌乱起来。

    蒙古人一旦乱了分寸,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也没有勇气和宋人交战了,纷纷四散而逃,犹如败军之将,溃之千里。

    蒙古人逃走之后,留下一大片惨烈的战场。

    襄阳城内,城外,到处是尸体,兵器,盔甲碎片,血迹等等,蒙古人退走之后,大宋人民开始欢呼起来,每个人脸上都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

    “你干什么”

    林凡忽然抓住了程妙静的手臂,因为后者突然拿起刀刃,想要在自己脖子上一抹,然后自杀了断。

    程妙静哭着说道:“夫君死了,我也被那无耻的淫~贼侮辱了,我已经成为了残花败柳,对不起夫君,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程妙静的脸上,露出一片死灰之色,对生命充满了绝望。

    林凡暗暗叹一声,说实话程妙静的遭遇确实悲惨,不仅自己被侮辱,而且吕文德也死了,接二连三的厄运降临到一个女子身上。

    简直是对她的不公。

    林凡看着她说道:“如果你自杀了,那你的女儿怎么办,难不成你忍心把这么可爱的女儿独自留在世上吗,谁来照顾她,你眼睁睁看着她没有了父亲,然后又没有母亲”。

    顿了顿,林凡补充一句:“你以为你死了就解脱了,你的死根本没有作用,只能使天下多出一个失去双亲的孤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