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竺高手尼摩星讽刺道:“马光佐,就你那俩小短腿,等你从扬州回来,那得多久啊”。

    马光佐人虽矮,但是却有傲气,昂着头哼道:“尼摩星,要不咱俩比比轻功,看谁更快”。

    “我说你们两位都别争了,不如我去吧”一旁的波斯王国高手尹克西说道。

    “凭什么”

    马光佐和尼摩星瞪了一眼尹克西。

    眼见三人吵得不开交,忽必烈心中有些烦躁,沉声说道:“都别争了,就由马壮士去吧”。

    于是,争吵立即停止了。

    在没有得到人质时,忽必烈不准备攻城了,因为损失太大,等把吕文德的妻女弄到手上当人质,直接逼迫吕文德开城门不是更好。

    来个出其不意。

    襄阳城,傍晚的时候,大宋派来支援襄阳城的两万大军到了,带队的是吕文德的弟弟吕文焕,吕文焕带了两万军队来,加强了襄阳城的部署。

    现在襄阳城有两万大军,虽然蒙古大军比襄阳城人数要多,但是大宋军队为守城一方,蒙古人没有数倍的兵力,根本别想攻破襄阳城。

    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

    随后两三天,蒙古人并没有攻城,让襄阳城的百姓享受到了难得的安宁,林凡此刻也有休闲时间,在默默的领悟重剑之意。

    时间过得很快,细数林凡来到神雕的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天了,还有十天,就到了他离开神雕的期限了。

    蒙古大营!

    马光佐一脸意气风发的走进打仗,对着忽必烈说道:“大汗,幸不辱命,吕文德的妻女我已经带来了”。

    “带入帐篷”忽必烈吩咐道。

    随后只见一个威武的蒙古士兵,压着两个全身困得很结实的女子,眼睛蒙着一块黑布,一大一小。

    人带进来之后,就取下了遮住眼睛的黑布。

    程妙静穿着一身淡红色不已,此刻脸上露出惊容之色的看了忽必烈一眼,然后打量着四周这个陌生的环境。

    程妙静旁边还有一个小女孩儿,大概在十岁左右的样子,小脸粉嘟嘟非常可爱,不过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充满了害怕。

    她也并非什么都不懂,看着周围彪悍的蒙古人,本能感觉到了害怕。

    “是个不错的美人儿”

    忽必烈眯起眼睛打量着程妙静,对方那丰腴的身材以及姣好的面容,让忽必烈渐渐有了**,与长得膀大腰粗的蒙古女子比,中原女子皮肤更加细腻,身上有一种柔弱的美,这是忽必烈极为喜欢的。

    “你是谁,抓我们有何目的”

    程妙静出生富庶家庭,而自己丈夫又是一城之主,程妙静与普通女子相比,见惯了一些大场面,所以就算周围全是蒙古人,她都强自镇定下来。

    “我劝你赶快放了我,我夫君可是襄阳城城主,大宋的将军,手握重兵”

    没等忽必烈说话,程妙静带了一丝威胁说道。

    哈哈哈!

    程妙静的威胁在蒙古人看来,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刚刚说完,大帐里的蒙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程妙静一阵蹩眉,要是普通人听到自己这样介绍,早已经害怕了,可没想到自己说完,这群人竟然讽刺的笑了起来。

    她在每个人脸上看到了不屑之色。

    程妙静一直以为自己是被山贼抓了,毕竟扬州附近的几座山上,山贼猖狂,被抓也不是不可能,而眼前这些人体格高大,很符合山贼的样子。

    “贱~妇,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大汗,岂会怕你一个小小襄阳城城主的夫君”忽必烈身旁的副将,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忽必烈副将的话,犹如一道闪电击中了她的身体,程妙静身体摇摇晃晃,脸色苍白起来。

    程妙静只感觉一片天旋地转,自己和女儿,竟然落入了蒙古人的手里,而且还是蒙古大汗的手中。

    蒙古人的残暴,早已经根深蒂固人们的心中,蒙古人对大宋百姓烧杀抢掠,喜欢把大宋男子当奴隶,当苦力,大宋女子当玩物等等。

    程妙静就算在见过世面,知道了眼前这人是蒙古大汗,也吓得浑身颤抖起来,一脸苍白的看着忽必烈说不出话来。

    “美人,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忽必烈眼中一丝***闪过,声音阴阴说道,他出征半个月了,还没有怎么碰过女人。

    此刻看到程妙静那姣好的面容,丰满的身体,一丝邪恶的**渐渐在忽必烈的心中滋生,然后不断扩大。

    “你,你们抓我干什么”

    程妙静看着忽必烈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请你来做做客而已,毕竟你夫君日夜坚守襄阳城,肯定很辛苦吧,所以我就代劳一下吕文德,帮他照顾他的妻女”忽必烈笑容满面的说道。

    只不过这个笑容,让程妙静心底发寒。

    程妙静忽然想了起来,蒙古大军不是正在进攻襄阳城吗,这也是夫君把她送回扬州的原因,就是害怕襄阳城落入蒙古人手中。

    可是现在蒙古人还没有攻破襄阳城,自己和女儿竟然落入了蒙古人的手中。

    程妙静很快就明白蒙古人抓她干什么了,不就是为了逼迫夫君投降吗。

    “真是一张美丽的面容”

    就在程妙静想事情的时候,忽必烈的手指,缓缓划过程妙静那张依旧嫩白的俏脸。

    “别碰我”

    程妙静怒视着忽必烈,歪头躲过忽必烈的手。

    作为一个三从四德的妻子,程妙静自然不想让除丈夫以外的男子摸自己的脸蛋,更何况这个男子是整个大宋的敌人。

    忽必烈笑了笑,也不在意,然后转头看向程妙静的女儿,摸了摸她的脸蛋,笑着说道:‘好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儿啊’。

    “娘,我怕”

    小姑娘被绑着绳子,根本躲不开忽必烈的手,哇的一下就哭了。

    “别动孩子”程妙静怒视着忽必烈,眼眸里充斥着愤怒。

    要不是双手都被绑住了,程妙静真想推开忽必烈,把女儿紧紧搂在怀里,不让别人触碰。

    “你说一刀从这里割下去,一条小小的生命岂不是没了”忽必烈用手做刀状,在小姑娘的脖子处比划了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