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爹,娘,我回来啦”

    一进门,郭芙就大声嚷嚷起来。

    郭靖,程瑶迦,黄蓉一直待在客厅等待着,没有睡觉,因为女儿被抓,师兄去救女儿去了,三人都不敢睡觉。

    看见林凡带着女儿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女儿,你没有事吧”

    程瑶迦跑了过来,连忙问道,还用手在郭芙的身上检查了一下,看看有没有伤口之类的。

    “娘,我没事,让你担心了”郭芙说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程瑶迦说道,女儿回来了,她紧绷的神经终于缓下来了。

    一旁的郭靖本想狠狠责骂一番,不过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能又气又无奈的瞪了郭芙一眼,沉声说道:“芙儿,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不准这么贪玩,知道了吗”。

    郭芙点点头:“知道了,爹”。

    “师兄,谢谢你”郭靖感激的对着林凡说了一声。

    要不是林凡仗义出手,凭他的武功,根本不可能把芙儿救出来,他虽然战力很强,但是轻功不怎么样,前往蒙古大营,必定打草惊蛇。

    林凡摆了摆手说道:“小事一桩,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召开英雄大会”。

    顿了顿,林凡说道:“叛徒也不必搜查是谁了,因为已经被我解决了”。

    郭靖疑惑问道:“叛徒究竟是谁”。

    林凡说道:“赵志敬”。

    “赵志敬,王师叔的弟子,这不可能吧”郭靖连忙摇了摇头说道。

    在郭靖的印象里,赵志敬是是一个很和善的人,怎么可能是叛徒呢。

    林凡说道:“郭兄,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只看到了后者的表面,看不到他的内在”。

    郭芙在一旁插嘴说道:“爹,大哥哥说的不错,就是两个牛鼻子老道,向蒙古人说我是你的女儿,然后女儿才被抓的”。

    郭靖听到女儿这么一说,不再怀疑,叹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明天我就如实禀报王师叔吧”。

    随后,林凡就和黄蓉离开了客厅,前往厢房。

    蒙古大营!

    宽大的黄色帐篷内,大汗一脸阴沉的坐在首位上,他下面分别两排,坐满了一群武者。

    大汗脸上阴云密布,他堂堂蒙古军营,竟然闯进了一个黑衣人,而且他周围的高手一个个都没有发现异常。

    还好那个黑衣人是来救人的,如果是刺客的话,那岂不是他已经死了。

    帐篷的武者没有出声,虽然大汗没有说话,但是他们却感觉大汗发怒了,前所未有的愤怒,而且今天晚上也是他们的失职。

    身为武者,敏锐力异于常人数倍的他们,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到脚步声,如果不是全真教那两人发出救命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黑衣人闯进了蒙古军营。

    而且那个黑衣人的轻功非常了得,就算他们发现了,而且紧追不舍,都没有追上那个带着累赘的黑衣人,中原武林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如此了得的人物,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有。

    “昨天晚上,你们就没有感受到一点动静”

    良久之后,大汗压抑着愤怒出声。

    顿时,所有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大汗,那个黑衣人轻功非常厉害,能沾地不发声,所以我们都没有感受到任何动静”一个蒙古高手讪讪的说道。

    随后,这个蒙古高手转头看向金轮法王:“金轮,你是我们蒙古第一高手,也没有听到什么声响吗”。

    这个高手把锅丢给了金轮法王。

    “不曾”金轮法王理所当然的说道:“我的龙象般若功,主修的力量,而不是洞察力”。

    “马光佐,昨天你被黑衣人点穴了,为什么没有发出求救之声”随后,某个武者又把锅甩给了马光佐,因为马光佐才是第一个接触黑衣人的人。

    这么一说,其余人都把眼神转向了马光佐。

    马光佐非常坦然的说道:“我在发现黑衣人的那一刻,本想叫你们的,可是那个黑衣人速度太快了,好像瞬间来到我的面前,点了我的哑穴”。

    顿了顿,马光佐继续说道;“我猜测那个黑衣人,应该是中原武林隐士的高手,因为他的武功和套路,我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尼摩星嗤笑道:“马光佐,你在为你的无能找理由吗,区区一个孱弱的大宋,有什么武林高手”。

    尼摩星是大汗从天竺国找来的高手

    马光佐看向后者,说道:“尼摩星,你别在这大言不惭了,中原武林没有高手?你把天下五绝置于何地,还有郭靖等等,明面上都有如此多高手,暗地里肯定还有许多高手”。

    顿了顿,马光佐继续说道:“难道各位忘了十八年前,大宋还有一个自称无名盗圣的高手,仅仅一夜的功夫,就把完颜洪烈的宝库搬空,另外洪七公除了一名郭靖,还有一个大弟子,在十八年前就是一流高手了,这两位江湖上都是盛名已久的人物,那次过后,江湖就没有两人的事迹了,两位高手很显然已经隐居起来了”。

    尼摩星脸色涨红,也不敢说中原武林没有高手了,因为马光佐说的这几位他一个也不打不赢,但依旧嘴硬的说道:“难不成,你以为是这黑衣人,是当中一人”。

    马光佐说道:“当然有可能,别忘了洪七公是是郭靖的师父,来的可能性也很大”。

    眼见两人越吵越厉害,大汗沉声打断了两人:“好了,其实我也不是怪大家有人闯入蒙古军营,大家没有发现,就算救走郭芙又如何,我们蒙古人攻破襄阳城,是势在必得的,好了,大家都去睡吧,传令下去,明日一早召集大军,整装待发,打襄阳城一个措手不及”。

    “是,大汗”大汗旁边的一位蒙古将军应道,然后走出了帐篷。

    随后,这些武者也离开了大汗的帐篷,只有金轮法王坐在那里,皱着眉头。

    大汗看向金轮法王,问道:“国师,可还有什么事情”。

    “没有”金轮法王摇了摇头,把心中的不安感觉驱除了脑外,对着大汗说道:“大汗晚安”。

    金轮法王心中有强烈的预感,感觉明天的战争,他们蒙古大军会输的很惨,不过大汗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他没有反驳的权力,

    所以也就没有把担心的话说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