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另一边,林凡与黄蓉准备离开这里,刚刚到海边的时候,只见两艘大船,径直朝桃花岛而来,只见两艘大船上面。

    大概站着二,三百个手拿长刀的人员。

    船帆上面有两个大字,写着盐帮。

    “盐帮的人,今日怎么上岛了”黄蓉略带疑惑的说道。

    林凡笑问道:“听说这个盐帮,和你父亲有点关系”。

    黄蓉说道:“恩,十八年前,我和父亲回岛之前,又收了一名弟子,这个弟子出师之后,就在码头附近收了一名混混做弟子”。

    “也就是现在的盐帮,不过那个时候,盐帮只是一个十几人的小帮派,现在的盐帮帮众已经衔生到上千人了”。

    后来的事情,林凡就大概知道了,这个盐帮肯定是借用了黄药师的威名,才慢慢发展起来的。

    就在两人谈话间,两艘大船已经靠岸,一个身穿华袍,手拿折扇的翩翩公子,从船上跳了下来,他的身后跟着的,都是盐帮帮众。

    林凡两人发现他们的时候,盐帮的人也发现了两人。

    “黄姑娘,你没有受到伤害吧”这个翩翩公子看着黄蓉略带紧张的说道,边说还边看了旁边的林凡一眼,不过当看到黄蓉牵着这个陌生人时,翩翩公子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

    “你是谁,还不赶快放开黄姑娘”翩翩公子用充满寒意的语气对着林凡喝道。

    “沈轩,谁叫你上岛来的”黄蓉脸色不愉的看着翩翩公子。

    沈轩的脸色连忙多云转晴,故作关心的说道:“昨天我听说有人贸然闯上了桃花岛,今天立刻带着三百盐帮帮众,来到桃花岛之上,还好黄姑娘你没有事”。

    说道这里,沈轩依旧用妒忌的眼神看着林凡,眼中时不时露出一丝杀意,因为在他看来,只有他才能配的上黄蓉。

    该死,黄蓉什么时候找了一个小白脸,我怎么不知道,沈轩在心中疯狂的吼了一声。

    因为林凡看起来很小,细皮嫩肉的,所以沈轩把林凡当成了小白脸。

    沈轩出自码头的一个普通混混家,对于相邻不远的桃花岛的黄药师的大名,他们是如雷贯耳,对于他们来说,黄药师就是天上云端之人。

    两者本来是没有交集的,可是一次意外,他的父亲被黄药师的弟子救了,然后他的父亲拜了黄药师弟子为师。

    学了武功之后,本来在盐帮只是一名普通混混的沈云龙,靠着武功打败了大当家,成为了盐帮的首领,而且对外称呼,他是黄药师弟子的弟子。

    他沈云龙算的上是桃花岛主的徒孙。

    借着黄药师的余威,沈云龙开始大肆发展盐帮,周围的帮派因为黄药师的缘故,都不敢惹盐帮,盐帮吞噬了几个帮派。

    成了附近闻名的大帮派。

    而他沈轩,也从一个低下的混混之子,一跃成为了盐帮的少爷,身份水涨船高,沈轩也体会到了权势带来的好处。

    又一次沈云龙上跟着父亲上桃花岛,发现了美貌的黄蓉,沈轩就告知父亲自己的想法,沈云龙不仅没有责骂他,反而暗暗鼓励他,把黄蓉追到手。

    沈云龙深知,自己根本不入黄药师的法眼,虽然自己是盐帮帮主,但终究只是一个小混混,为了让自己和黄药师的关系更加牢靠。

    就鼓励儿子把黄药师的女儿追到手。

    后来桃花岛主给他下令,不许任何人上岛,沈轩的父亲沈云龙自然是照办,不过却时常借助汇报一些情报,带着儿子沈轩上桃花岛。

    给自己儿子制造机会。

    沈轩只是一个混混,除了依靠父亲的名声耍威风,一无是处,而当时黄蓉心中已经有了林凡,对于沈轩这个狗皮膏药,自然非常厌恶。

    而且因为父亲突然变老的缘故,这个沈轩和他的父亲沈云龙,已经没有向以前那样对她恭恭敬敬,卑躬屈膝了。

    “黄姑娘可是要出岛”沈轩看着黄蓉笑眯眯的说道。

    “和你无关”黄蓉冷冰冰的说道。

    沈轩眼睛一眯,也没有任何不悦,假戚戚的说道:“不知道黄姑娘要去哪里,不如我陪黄姑娘一起去吧,顺便保护一下黄姑娘”。

    黄蓉看着沈轩冷声讥讽:“就凭你那半吊子武功,也能保护我,你还是安安心心的当你的盐帮公子吧”。

    沈轩的眼睛终于闪过一丝寒光,冷幽幽的说道:“黄姑娘带着你的姘头出去,也不怕你的父亲随时老死在桃花岛吗”。

    若是以前,沈轩自然不敢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语,不过自几年前,黄药师突然一夜白头,身体变得瘦弱起来,好像失去了武功一样。

    他们对于桃花岛主,就没有多少尊敬了。

    要不是因为害怕桃花岛主武功还在,沈轩都想带人把黄蓉绑架过来,送到他的床上。

    听到对方的话语,对自己父亲完全没有尊敬,黄蓉更是冷幽幽的盯着沈轩。

    其实自从见到沈轩父子的第一眼起,那谄媚的脸色,让黄蓉觉得沈轩父子对她父亲,并不是真正的忠心,现在,对方的狼子野心终于露出来了。

    哈欠!

    林凡在旁边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蓉儿,对于这种反骨仔,没必要和他浪费口舌,要不我替你动手杀了吧’。

    不用林凡多想,也大概猜到了眼前这人的身份。

    或许就是黄药师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的徒孙的儿子吧,听到对方的口气,竟然对黄药师没有半分尊敬,林凡就对这人充满了厌恶感。

    就算是一条流浪狗,在饥饿的时候,你拿东西给它吃,它也会把你当做恩人,对你摇尾巴。

    而沈家父亲学到了黄药师的本领,虽然只是皮毛,但是黄药师对他们有再造之恩,可以说没有黄药师,就没有沈家父子的今天。

    而这个沈家父子,不仅没有一点感恩,而且对黄药师没有一丝尊敬。

    这样的人,算得上的忘恩负义之辈的楷模

    所以林凡才在旁边像这样说道。

    而林凡的话语,让微笑的沈轩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他目光死死的盯着后者,声音冷漠无比的说道:“刚刚的话语,你能在重复一遍吗”。

    沈轩正愁不知道该怎么找这小白脸的麻烦,没想到对方自动出来找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