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的沉默,让南希的心绷得紧紧的。网

    就怕萧逸飞再次说出拒绝的话。

    就在这时,一名医生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手里拿着检测报告。

    喊道:“院长!好消息!检查结果出来了,那位狂犬病病人,已经痊愈了!他已经彻底没事了!”

    “什么?”许院长连忙一把接过检测报告,翻看之后,顿时欣然若狂。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哈哈,逸飞!你快看,那位狂犬病病人,真的已经被你治好了!你真是太神奇了!太了不起了!”

    而周围的医护人员们,更是直接送给萧逸飞热烈的掌声。

    每个人都是兴奋不已。

    谁都知道,萧逸飞治愈狂犬病病人,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简直就是医学界的奇迹啊!

    相信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肯定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甚至影响力,仅仅只比万协医院治愈癌症患者这件事,要稍小一些。

    而萧逸飞因此而功成名就,那是一定的。

    说来真是神奇!

    万协医院刚刚才传出治愈癌症患者的消息。

    眼下他们军总医院,就出现了狂犬病病人被治愈的案例。

    两种不治之症,居然就这样一前一后给治愈了。

    难道这是代表华夏医学将会强势崛起的祥瑞吗?

    狂犬病病人证实被治愈的结果,成了压断南希内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彻底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向萧逸飞继续恳求。

    “萧医生,如果我答应支付你巨额的医疗费,你可以替艾米治病吗?一亿华元够不够?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尽我一切的能力,来帮你竞逐诺贝尔医学奖。当然,凭借你治好狂犬病病人,还有治好我女儿艾米的无痛症,你就算不用我的帮助,也有极大的把握能够获得诺贝尔奖。”

    这时,史密斯在旁边说道:“这可不一定,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竞争可是相当激烈,要是没有一定的运作能力,很难说一定能够获奖。萧医生,只要你答应给艾米治病,我可以利用我们家在医疗界的影响力,替你全力运作,包你获奖。否则,你很有可能会与诺奖失之交臂。如果这样,那就太遗憾了。”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在玩威胁。

    萧逸飞笑了,说道:“二位倒是孤陋寡闻,难道你们不知道,昨天万协医院,一名你们瞧不起的华夏医生,刚刚治愈了一名晚期癌症患者吗?所以,今年的诺奖,不管怎么运作,肯定都是这位医生的。”

    “什么?晚期癌症也能治愈?这怎么可能?你是在开玩笑吧?”史密斯失声惊呼道。

    这样的消息,简直比看到萧逸飞治好狂犬病还要来的更震惊。

    什么时候,让他百般瞧不起的华夏医生,居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先是治好狂犬病,现在又治好晚期癌症。

    这简直就是要将他的脸打肿成猪头的节奏啊!

    南希也被这样一个惊人的消息给震惊到了。

    她想到了自己因为患癌而去世的丈夫。

    如果早知道华夏医生和华夏医术,如此厉害,当初就应该带着丈夫来华夏求医,这样,她也不至于年纪轻轻就成了。

    想到这里,南希顿时感到无比懊恼。

    而这件事,也让她认识到,华夏医术,比她想象的要神奇得多。

    如果这次不能抓住机会,让萧逸飞出手医治她的女儿,那么,极有可能会重蹈覆辙,让女儿的将来,变得和丈夫一样,因为不能得到及时而有效的救治,而早早的离开自己。

    因此,连忙恳切的请求萧逸飞。

    “萧医生,如果一亿华元不够,那我可以给你一亿米元。或者,你可以提出其他的要求,只求你能够治好艾米的病,一切都好商量。”

    萧逸飞说道:“这件事……容我先考虑考虑再说。”

    南希急道:“萧医生……”

    萧逸飞打断道:“好了,南希夫人,你是想我直接拒绝吗?”

    南希连忙道:“不,不是。”

    “既然如此,那就等我考虑好了再通知你吧。时间不早了,许院长,我也该回去了,再见!”

    萧逸飞直接带着夏依然准备走人。

    而看着萧逸飞远去的背影,南希心里顿时感到一阵苦涩。

    自己酿制的苦酒,只能自己喝。

    现在她也算是为她先前的偏见,吃到了苦头。

    甚至心里还有些埋怨身边的史密斯。

    如果不是他带节奏,她又怎么会犯下这样愚蠢的错误呢。

    看到萧逸飞态度坚决,不肯改口替南希的女儿治病,许院长也就没有再继续开口相劝。

    本来还想让萧逸飞留下来,大家一起吃顿饭什么的,萧逸飞也拒绝了。

    婉拒了许院长和袁副院长的送别,萧逸飞和夏依然一起走出了医院。

    正准备去停车场取车的时候,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喊声。

    “萧医生!”

    回头望去,看到之前那个看着有些似曾相识的女实习生,正往这边快步走来。

    等对方走到跟前,萧逸飞不由得好奇的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女实习生点点头,道:“我有个问题想咨询一下萧医生。”

    “请讲!”

    女实习生问道:“萧医生,请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很好骗呢?”

    “什么?”萧逸飞愣神不已,完全不知道对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忽然,女实习生一脚踩在了萧逸飞的脚上。

    而且还用尖尖的鞋跟,狠狠的碾了几下。

    这点疼痛,其实微不足道。

    但是,对方的异常举动,却让萧逸飞有些发懵。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一言不合就踩脚呢?

    关键是,自己跟她不过第一次见面,什么时候骗过她了?

    “你干什么啊?怎么能这样?”夏依然心痛的一把推开女实习生,气恼的冲对方质问道。

    而女实习生却气质大变,站在那里,怒视着萧逸飞,恨恨道:“他害我整整一个晚上都没睡好觉,一直提心吊胆到现在,我这样对他,已经算是脚下留情!萧逸飞,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dl8p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