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蛊师原本被烧焦的右手,大致上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连脸上被萧逸飞拳头揍出来的淤青,也基本上都消退了。

    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正常,完全看不出任何受伤的样子。

    而且,他的眼睛依旧清明,没有一点浑浊。

    眼神也非常自然,看不见任何的迷茫。

    如果光从表面来看,谁也不会相信,他会是某个人的傀儡。

    可是偏偏眼下这名蛊师,已经被寄生孢子成功的寄生,如同那些寄生毒物一样,被萧逸飞完全的控制。

    就跟傀儡差不多。

    萧逸飞颇为惊喜的打量着眼前的蛊师。

    以前他用寄生孢子控制的对象,都是各种毒物,而眼下,他还是第一次成功的寄生了人类。

    这种感觉,还有所代表的意义,还是与寄生毒物存在着很大的区别。

    其实眼前的寄生人,与寄生毒物相比,除了一个是人类,一个是毒物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与对方之间,依然建立着强大的精神联系,而且只要萧逸飞愿意,还能达到视野共享的效果。

    而且,眼前的蛊师,还保留着寄生前的记忆。

    甚至智商经过进化,变得比以前更高了。

    其实刚才在寄生过程中,萧逸飞就已经探知了这名蛊师的所有资料。

    原来这名蛊师,名叫刀不平,来自彩云省。

    从小就拜入一个炼蛊门派,练成一身不俗的蛊术。

    几年前,此人便打着出外游历的名号,离开了这个炼蛊门派,来到了俗世。

    但是到了外面之后,他其实一直干着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勾当。

    不但没有将一身蛊术用在正途上,反而还助纣为虐,谋害了不少无辜之人。

    其实这次,他只是路过江城市,不过却恰好认识了周金元的二叔周二江。

    之后,他便收了周二江的钱,替他对付萧逸飞。

    却不小心栽在了萧逸飞的手上。

    萧逸飞冷峻的望着刀不平。

    “以此人之前的所作所为,可以说就算死一万次都不足惜啊。”

    “就算之前我出手杀了他,也是替天行道。”

    “何况我只是将他变成了寄生人呢。”

    当然,以前的刀不平,其实相当于已经死掉了,而现在的刀不平,只是披着原来的外壳,其实内在已经完全不同。

    “主人!”

    刀不平朝着萧逸飞恭敬的喊道。

    而萧逸飞直接向他下达命令。

    “去帮她将蛊解掉。”

    “是!”

    刀不平顺从的走到梦露身边,开始替梦露解蛊。

    其实想要解蛊很简单,他取出御蛊铃,轻轻摇晃着,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就看到一只控心蛊从梦露体内爬了出来,然后被刀不平收了起来。

    看到此景,萧逸飞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同时,他看着刀不平的眼神也变得狂热起来。

    本来他将刀不平变成变异人,只是想利用他去报复周二江和周家人,可是现在看到刀不平给梦露解蛊一幕后,他却灵机一动,发现刀不平的用途,并不仅仅只有这一点。

    “此人既然擅长蛊术,那么以后炼蛊的事情,完全都可以教给他来做。”

    “比如前不久炼制贪食蛊,从选材到炼制,都可以交给他来完成。”

    “这样可以给自己节省不少的时间和精力。”

    “而且,如果将这件事交给普通人来做,自己还会担心对方会不会背叛自己。”

    “可是交给他这样的寄生人,却永远都不用担心背叛的事情。”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对周家人的报复。

    所谓礼尚往来。

    既然周家人今天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那么自己也应该还给他们一个“惊喜”才是。

    想到这里,萧逸飞对刀不平问道:“记住我的命令了吗?”

    “记住了。”

    “下去吧!”

    “是,主人!”

    等到刀不平离开之后,萧逸飞便将目光投放在梦露的身上。

    此时的梦露,还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完全没有意识到身边的风云突变。

    而她睡熟的样子,看上去非常的可爱。

    只见她侧身而眠,就像很多小宝宝睡觉时一样,双手握拳合拢,放在脸下压着。

    双目紧闭,天然的长睫毛微微翘起,不时的颤动几下。

    而粉嫩的樱唇微微撅起,就像是在睡梦中向人撒娇一样。

    看到她鲜嫩的粉唇,萧逸飞不禁想起了刚才为了迷惑蛊师,而强吻她的情景,不禁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他朝着梦露走了过去。

    等走到沙发旁边,他便弯下腰,伸手将梦露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朝着卧室走去……

    辉煌夜总会,某包厢门口。

    一名保镖推开门,恭恭敬敬的将刀不平说道。

    “刀大师,请进!”

    刀不平神色倨傲的走进了包厢。

    包厢之内,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被几个夜总会小姐围在中间,嘻嘻笑笑,喝酒聊天。

    而且这中年人还不时的在这些小姐们身上上下其手,引来阵阵娇呼。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中年人,与周金元长的有几分相似。

    而他正是周金元的二叔,康宁制药的老总周二江。

    看到刀不平进来,周二江这才有所收敛,呵呵笑着起身相迎。

    “大师,您来啦?快过来坐。你们几个,快过去陪大师喝酒,谁要是把大师陪好了,大大有赏。”

    两个小姐连忙跑到刀不平身边,一人挽着一只胳膊,将刀不平扶到沙发上坐下,娇滴滴的劝刀不平喝酒。

    刀不平泰然自若的坐下,接过一杯酒,一饮而尽之后,然后对周二江说道:“周老板,幸不辱命,你交代的事情,我刚才已经办妥了,你答应的东西,是不是该跟我兑现了呢?”

    “啊?这么快就搞定了?”周二江倒是吃了一惊。

    虽然刀不平在动手之前,已经跟他提前打过招呼了,甚至刚才接到刀不平的电话之后,他就已经猜到刀不平可能完成了任务。

    而等到现在从刀不平口中真正证实了这一点后,他还是感到很是吃惊,没想到这位刀大师的办事效率如此之高。

    看来,自己之前还是低估了刀大师的实力啊!

    此时他倒是感到庆幸,还好之前自己对这位刀大师尊敬有加,没有得罪对方。

    不然要是得罪这样一位高人,那肯定后患无穷。

    而既然知道了刀大师的强大实力,他自然更加看重对方,甚至还想要拉拢对方。

    “怎么?你是在怀疑吗?”刀不平佯装不快道。

    周二江连忙解释:“当然不是,我怀疑谁也不会怀疑大师啊,我只是有些感叹,大师不亏是大师,果然是出手不凡,轻轻松松就解决了那个小子,实在是令周某感到佩服啊!来,周某敬大师一杯。”

    “哪里哪里,其实那个萧逸飞还是很厉害的,不过,因为我比他更厉害,所以要解决他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刀不平毫不谦虚的自我吹嘘道。

    周二江看到刀不平当众说出萧逸飞的名字,顿时感到很紧张。

    眼下可是还有外人在呢。

    要是被这些外人听到关于萧逸飞的事,一旦萧逸飞发生了意外,自己岂不是有暴露的危险?

    可是他不知道,萧逸飞压根就没事,所以就算再多人听到刀不平的话,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周二江连忙借敬酒转移话题。 http://.banfusheng.

    “大师,来,我再敬你一杯!这里这么多美女,呆会你要是看上了谁,直接带走,今晚所有的花销都包在我身上。”

    “好,那就多谢周老板了。”

    刀不平色迷迷的笑着,与周二江碰杯。

    而就在两只酒杯相碰的那一刻,一只控心蛊从他手上,跑到了周二江的酒杯当中。

    昏黄的灯光下,周二江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只控心蛊的存在,将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而那控心蛊,也趁机进入他的体内。

    看到此景,刀不平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异芒,嘴角也勾勒起一丝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