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笑道:“对!是真的!虽然我不能保证,能够治好所有的无痛症患者,但是,刚才那个小女孩,我绝对能够治好!只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既然人家不领情,我又何必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呢。再说,给那个小孩治病,这也不是什么美差。能省就省吧。只是可惜了那个小女孩。我还是挺想将她治好的。”

    许院长叹息一声。

    想到那个可怜的小女孩,有点想劝萧逸飞出手给她进行治疗,但是又意识到,现在需要劝说的人,好像不是萧逸飞,而是小女孩的母亲。

    因为,就算萧逸飞改变主意,愿意给小女孩治病,人家母亲也根本就不领情,说不定根本就不允许萧逸飞给她的女儿治病。到时候,难道让萧逸飞再次承受一次羞辱吗?

    这对萧逸飞来说,就太不公平了。

    而萧逸飞的这番话,刚好被走出病房的南希听在耳中,脸上顿时浮现起无比精彩的神情。

    连忙喊道:“萧医生……”

    就在这时,忽然,两名护士推着一张病床,从某间重症病房内跑了出来,匆匆赶往电梯间的方向,看样子是要将病人送去手术室。

    看来,这名病人的病情,肯定已经很严重了。

    那两名护士就算看到了站在过道上的许院长,也只是匆匆点头打了声招呼,就准备将病床推进电梯间。

    而当她们推着病床,从萧逸飞面前匆匆经过时,萧逸飞却忽然面色一变,开口喊道:“等等!”

    并且一把抓住了病床。

    病床嘎然而止!

    两名护士由于惯性,差点摔倒。

    还好被萧逸飞及时扶住。

    一名护士急恼的打开萧逸飞扶着她的手,道:“你干什么?快让开,病人的情况很危险,得赶紧送去手术室。”

    许院长也是感到很诧异。

    不知道萧逸飞为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出手阻拦护士送病人去手术室。

    萧逸飞却说道:“不用去手术室了,这病人我来治!”

    说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根银针,扎入了病人的胸口。

    护士愣道:“什么?你来治?你知道病人是什么情况吗?你居然还用针灸……这样治不好他的!”

    另外一名护士也急忙道:“对啊,你快点让开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许院长此时却眼睛一亮,连忙道:“不用急,听萧医生的,这个病人就让萧医生来治!”

    “这……”两名护士顿时惊讶不已。

    没想到院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不说眼前这个萧医生,看起来这么年轻,医术应该高明不到哪里去。

    就说眼下这位病人的病情,也不是谁都能治好的啊!

    甚至于可以说,目前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治好这位病人!

    可是,既然连院长都发话了,身为护士的她们,就算觉得院长的决定太莽撞,又怎么能违背院长大人的意愿呢。

    不过护士们还是据实相告:“院长,病人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而且生命垂危,甚至基本上无药可治,就算送去手术室,也很难救治,这样真的合适让这位萧医生给他治病吗?”

    许院长好奇的问道:“病人到底是什么病?”

    “狂犬病……”

    “什么?”许院长差点蹦起来。

    狂犬病,是由狂犬病病毒引起的人畜共患病。

    狂犬病病毒具有很强的神经组织亲和性。

    病毒进入人体以后,会从被咬伤部位周围的神经开始,逐渐侵入神经中枢。

    临床上会出现恐水、呼吸困难、吞咽困难等症状。

    当病程进入最后阶段,病毒可能沿神经走向全身各个器官,如眼、舌、唾液腺、呼吸肌、心脏等,病人最终可能会因呼吸麻痹、循环衰竭而死。

    整个病程进展急促,从发病到死亡2天到一周不等。

    如果是在潜伏期,那么狂犬病还处于可防可控的局面。

    然而一旦发病,那就无药可治。

    死亡率可以说是100%。

    目前为止,全球只有一例有记载的痊愈患者。

    因此,许院长听到护士说,这名患者身患狂犬病,顿时就大吃一惊。

    因为,既然这名患者已经住进医院,确诊为狂犬病,就证明狂犬病已经发病。

    所以患者基本上已经没治了。

    再看看现在病人的状态,恐怕病程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也就是说,他随时随地就会死去。

    就算送去手术室抢救,基本上也是在做无用功,结果还是逃不过一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将病人交给萧逸飞治疗,这合适吗?

    或者换种说法。

    萧逸飞现在接手这名病人,这完全就是在主动找黑锅背啊。

    要是他能够治好这名病人,那毫无疑问,肯定可以功成名就。

    但是,一旦他治不好这名病人,那过错就都算在了他的身上。

    到时候声名狼藉都有可能。

    而毫无疑问的是,这种不治之症,萧逸飞很难能够治好。

    许院长现在对萧逸飞非常欣赏,自然不希望他阴沟里翻船,栽在一名狂犬病人身上。

    于是连忙开口劝阻萧逸飞:“逸飞,我看……”

    不等他说出心里的话,萧逸飞就已经率先开口道:“院长,没事的!相信我!”

    一句相信我,就让许院长从焦虑状态,迅速恢复了平静。

    想到萧逸飞的种种不凡医术,再看到萧逸飞此时镇定的神情,心里不由得对他变得信心十足起来。

    暗暗想着:“也许……逸飞他真的能够治好这不治之症呢?”

    于是放弃了劝阻萧逸飞的念头。

    旁人看到此景,自然是感到意外不已。

    不管是那两名护士,还是其他的实习医生,都被萧逸飞和许院长的举动给弄的一头雾水。

    心想。

    这萧医生未免有些自信的过头了吧,他居然觉得他能够治好狂犬病?

    还有,院长怎么这么相信他?就因为一句话,就这样放纵他?

    那名女实习医生急忙走了出来,语气焦急道:“萧医生,你疯了吗?你怎么可能能够治好狂犬病?还有,许院长,你怎么也跟着发疯?怎么可能相信有人能够治好狂犬病?还不赶紧拦住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