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连周围那些实习生们,也都惊呆了。

    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竟然会是军总医院的荣誉顾问。

    这怎么可能?

    这年轻人看起来,跟他们年龄差不多大啊。

    甚至感觉更年轻。

    可他们现在还没毕业,刚刚开始实习不久呢,怎么眼前的年轻人,居然都已经获得了这样大的成就呢?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其实,这些实习生们,根本就不相信这是事实。

    可是偏偏这些话,是许院长亲口说出来的,而许院长会拿这种事情来看玩笑吗?

    所以,不管他们愿不愿意相信,这应该就是事实。

    眼前这个年轻人,应该真的就是医院的荣誉顾问。

    而在这些实习生当中,那个戴着眼镜和口罩的女实习生,此时眼睛里也满是愕然。

    当然了,因为南希,史密斯,以及许院长,全程都是用英语在对话,所以,那些英语不行的实习生,基本上全程懵逼,压根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萧逸飞不存在听不懂的问题。

    他在上学时,本身英语就不差,外加上记忆力等等各种能力的提升,所以只是随便用点功,英语能力就已经相当强悍了。

    甚至平时有时间,还在学习其他的外语。

    因此,史密斯和南希的质疑之言,他听得很明白。

    对此,萧逸飞显得很平静,倒是夏依然先急了。

    现在萧逸飞可是她的男朋友,看到别人这样质疑和否定他,她怎么能忍受得了呢。

    忍不住就要站出来替萧逸飞出头。

    但是却被萧逸飞阻止了。

    而许院长此时也急忙解释道:“二位,你们不要误会,萧医生的的确确是我们医院的荣誉顾问,而且的的确确是一位医术高深的专家,这一点,我可以以自己的名誉来保证。南希女士,你应该知道,我不至于在这个问题上面骗你们。而且,萧医生只是要给艾米做个检查。至于治疗的事情,可以等萧医生做完检查之后再商量,如何?”

    南希此时冷静下来之后,也觉得许院长身为堂堂军总医院的院长,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只是眼前的萧逸飞,实在是太年轻了,怎么也没办法将他与专家和荣誉顾问这两个头衔联系起来。

    考虑片刻,还是说道:“好吧,那就让他给艾米检查看看。”

    史密斯闻言后立刻开口劝阻道:“南希,你难道真的想让他给艾米检查吗?开什么玩笑?就他能够检查出什么结果?就算检查出无痛症,他也治不好啊。还不是浪费时间。”

    “算了,只是检查一下,应该没什么的。”南希说道。她只是给许院长一个面子而已,其实和史密斯一样,对萧逸飞并不报任何的希望。

    “好,那就看看他到底能够玩出什么花样!”史密斯不屑的说道。

    见南希点头,许院长连忙对萧逸飞说道:“逸飞,你先给病人检查看看吧。”

    萧逸飞点了点头,朝着病床边走去。

    一边走着,一边继续开启毒皇母树的感毒能力。

    如今的毒皇母树,感毒范围已经达到了三百米的距离。

    也就是说,他现在站在这里,开启感毒能力,可以将整个军总医院都囊括在感应范围之内,感应到整座医院,每个角落存在的毒素。

    而且现在感毒能力的精准度,也提升了无数倍。

    自从进入病房开始,萧逸飞其实就已经开启了感毒能力,查探艾米身体的情况。

    但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发现。

    女孩身上,除了每个人都存在的,极其微弱,甚至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毒素之外,再就没有任何其他毒素的存在。

    这就代表,这个叫艾米的小女孩,并没有中毒。

    或者说,她的病与中毒无关。

    而这就意味着,萧逸飞很难用解毒的方法,来给她治病。

    “这就麻烦了!”

    本来萧逸飞对治好这种无痛症就没有多大的信心,现在一来,更是感觉希望渺茫。

    不过,还是等给小女孩做完检查之后再说。

    也许会有意外的发现呢。

    萧逸飞走到病床边,开始替小女孩进行把脉。

    这个时候,他发现小女孩的手,还有手臂上,有很多道伤口。

    有的是旧伤,已经结了伤疤,有的伤口还在流血,应该是不久前才弄伤的。

    而这并不是她受到了虐待。

    而是因为她没有痛觉,所以才经常不小心弄伤自己。

    以小女孩艾米的家庭环境,平时身边肯定有很多保姆在贴身照顾她,可就算这样,她还是因为自残,在身上留下了这么多的伤口。

    可想而知。

    如果是那些家庭条件一般的患者,因为父母不能长期贴身照顾,情况肯定会更严重。

    萧逸飞收起杂念,暗中利用真气,感知着女孩体内的情况。

    本来并不报什么希望。

    可是,很快,萧逸飞的眼睛就赫然变亮起来。

    “居然是这样!居然是这样!”

    检查的结果,真是让萧逸飞感到非常意外。

    没想到这种无痛症,居然是这样形成的。

    恍然大悟的同时,萧逸飞并没有声张,而是放开小女孩的手,停止了诊脉,从床上站了起来。

    等候在旁边的许院长,抢在夏依然面前问道:“逸飞,情况怎么样?”

    他是在问萧逸飞,有没有办法对艾米进行治疗。

    夏依然却非常坚定的相信,相信萧逸飞肯定有办法治好这个小女孩。

    就算她明知这种病,是不治之症。

    因为,所谓的不治之症,萧逸飞已经治好很多了。

    比如远到王富贵的昏睡病,近到她的晚期肺癌。

    等等等等!

    所以,她现在对萧逸飞的医术,都已经产生了一种盲目的自信。

    而事实上,萧逸飞也从未让她失望过。

    坚信,今天也不例外!

    一旁,史密斯的想法,却和她截然相反。

    一脸不屑的说道:“情况还能好到哪儿去?难道还真的奢望他,能够治好艾米吗?萧医生,如果你准备为了钱,而胡说八道,说你有办法治好艾米的病,那劝你还是算了,你如果想要钱,就跟我们直说,钱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随便送你一点也无所谓。但是,希望你不要欺骗我们的感情,浪费我们的时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