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上车之后,看着萧逸飞沉默不语,夏依然不免有些担心。

    “对不起,逸飞,你是不是因为我擅自做主,将我们交往的事情告诉了我爸妈,所以在生我的气?要不,我这就让他们不要对外声张我们交往的事情。”

    说完准备下车。

    萧逸飞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依然,我没有生你的气。既然我答应过要暂时当你的男朋友,就会说到做到的。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为了迁就我,而委屈自己。说真的,我还是更喜欢原来充满自信的你。你现在这样,我反而感到有些不习惯。”

    “真的吗?”夏依然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的问道。

    “对,真的。”萧逸飞肯定道。

    “好,那我听你的。”夏依然说道。

    刹时间,她身上气质大变,马上又恢复了以往冰山女神般的形象。

    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这样的她,反而让萧逸飞感觉亲切自然了许多。

    很快就到了军总医院。

    才下车,就看到许院长在往这边招手。

    “逸飞,这边。”

    萧逸飞带着夏依然走了过去。

    笑着打了声招呼:“许院长。”

    许院长笑道:“逸飞,你终于来了。咦,这位是?”

    好奇的看着萧逸飞身边的夏依然。

    萧逸飞道:“这是我女朋友。夏依然。”

    本来夏依然看着眼前这位许院长,心里颇为怨念。

    因为她知道,眼前的许院长,就是昨晚给萧逸飞打电话的那人。

    要不是此人的一个电话,昨晚她和萧逸飞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可是,此时听到萧逸飞向对方这样介绍自己,内心顿时欣然不已,心里那点小小的不快,也抛在了脑后。

    主动向许院长打招呼:“您好,许院长。”

    许院长也笑着说道:“你好,小夏。你和逸飞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夏依然自然很高兴听到这样的话。

    就算明知道这可能只是对方的一句客套话,但还是很开心,也彻底放下了心里的那点芥蒂。

    三人一起走进了医院。

    一路上,所有医护人员都好奇的望着萧逸飞和夏依然。

    对他们的身份感到很好奇。

    不知道这两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和院长走在一起,而且还相谈甚欢。

    萧逸飞边走边好奇的问道:“许院长,你说的那位病人,患的到底是什么病?为什么连咱们军总医院,都没办法治好?是患了某种癌症吗?”

    许院长道:“如果是癌症,那就好了。毕竟现在连晚期癌症,都有了治愈的可能性。对了,逸飞,万协医院那边,有医生治好了晚期癌症患者的事情,你听说了没有?”

    “这个嘛……”萧逸飞坦然说道,“其实,那位患者,就是我女朋友,依然。她现在的确已经病愈了。”

    “啊?那个患者是小夏?没想到,真是没想到。逸飞,你的医术如此高深,会不会治好小夏的人,其实是你呢?我可不信万协医院,突然就拥有了治愈晚期肺癌的医术。”

    “这……”萧逸飞既不便承认,又不愿睁眼说瞎话,于是索性转移话题道,“许院长,还是说说眼下这位病人的病情吧。”

    许院长看到萧逸飞这对这个问题,选择了避而不答,心里顿时仿若明镜,脸上神色怪异。

    但他没有说破,介绍道:“这位病人所患的病,不是绝症,但近似绝症。或者说,是一种不治之症。”

    “哦?到底是什么不治之症?”萧逸飞好奇的问。

    许院长不答反问:“逸飞,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无痛症?”

    “无痛症,这是什么病?是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吗?”萧逸飞一头雾水。

    身为医生的他,竟然都从没有听说过,世上还存着这样一种病。

    这让萧逸飞意识到,原来自己在医学方面,还是存在着很多不足之处。

    甚至连有些病,自己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样可不行!

    在拥有正常人二十七倍记忆力的情况,自己有必要对世上任何种类的疾病,都进行最详细的了解。

    这样,以后不管听到什么奇怪罕见的病名,都可以迅速的调出资料。

    而不至于像今天这样,被许院长一个问题就给问得愣住了。

    许院长看出萧逸飞并不知道无痛症的情况。

    心里顿时感到一阵失望。

    本来,他还想着将萧逸飞叫过来,或许有治好这种病的可能。

    而既然萧逸飞连这种病是什么,都没有听说过,那显然不可能将这种病治好。

    就在这时,一旁夏依然忽然开口说道:“逸飞,无痛症,实际上名为先天性无痛无汗症,是一种遗传性感觉自律神经障。这种疾病类型的患者,其痛感的传导受到阻滞,即丧失了痛觉,但智力及冷热、震动、运动感知等感觉能力则发育正常。”

    “完全丧失痛觉,意味着对有害刺激丧失了警觉。因为患者不知道疼痛,所以经常受伤,有时候还会因为自残而受伤。而一旦受伤的话,伤口就很难愈合,时间一长容易感染发炎。”

    “另外,这种病只要温度一到20c,患者就开始全身发热。因为,患者的身体无法正常代谢,调节机制遭到破坏,体温常常爆表,身体炎症难以消退。而且,因为没有疼痛感,所以连内部发炎也不知道,有可能等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很难治疗。”

    “还好这种病,非常罕见。据估计,就算将那些还未被确诊的患者算在内,全世界范围内,可能也只有不到40位的无痛无汗症的患者。”

    “而至今,无痛无汗症在全世界的医学界,都还是一个未解之谜。所以许院长说的没错,这种病,目前真的根本无药可治。”

    萧逸飞平静而认真的听着夏依然的讲述。

    确定自己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怪病,一时间不禁颇为好奇。

    只是对如何治好这种病,萧逸飞心里也有些没底。

    这种病,听起来好像很难治啊!

    至少从夏依然说的这些情况,萧逸飞暂时对如何治疗这种病,感到一头雾水。

    那么,今天被许院长请来这里,可能要无功而返。

    这种情况,还是他成为毒修之后,第一次发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