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赶紧眼观鼻,鼻观心,凝神,内视,感受着体内毒皇母树的进化。

    让萧逸飞感到兴奋的是,公爵血核就是公爵血核,才这会儿功夫,毒皇母树就吸取了大量的毒素,已经临近晋级的边缘,马上就要晋升凡阶五级中期了。

    忽然,浴室里传来重物坠地的闷响,打断了萧逸飞的内视。

    连忙回过神来,朝着里面问道:“依然,你怎么了?”

    “没,没事。”里面夏依然吸着气回答道。

    情况显然不太好。

    萧逸飞担忧的问:“你是不是摔倒了?有没有受伤?”

    “没,没有……咝……”夏依然开始倒吸冷气。

    萧逸飞心里一紧,担忧道:“还说没有,快告诉我,你到底摔到哪里了?严不严重?要不,你出来我替你看看。”

    “我,我摔倒腿了,爬不起来了。”

    “那怎么办?我去叫方阿姨过来……”

    “不,不用!”夏依然急忙道,“你进来帮我吧。”

    萧逸飞傻眼道:“什么?我进去……这不好吧。”

    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啊!

    而且还是在浴室这种地方。

    要是夏依然身上没穿……

    咳咳!

    萧逸飞赶紧将脑海中的画面给打上了马赛克。

    “没事的,我裹着浴袍呢。”夏依然说道。

    “这……好吧。”

    萧逸飞也很紧张夏依然的伤势,于是不再磨蹭,推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走了进去。

    门刚打开,就有一股带着浓郁芳香的暖人白雾,迎面飘来。

    其中既有沐浴露的香味,又有一种和外面衣物上相似的香气。

    而整个浴室里面,都充斥着这种带着香气的白雾,如入仙境,撩人心魄。

    萧逸飞赶紧默念静心咒,才能平心静气的面对这诱人芬芳,在白雾蒙蒙中,搜寻夏依然的身影。

    很快就在浴缸旁边找到了她。

    此时的夏依然,正坐在浴缸旁边的地上,颦眉轻揉着脚踝,似乎刚才意外失足,把脚给扭到了。

    而她身上,的确裹着浴袍。

    但是,这浴袍是不是有些太小了。

    上露覆雪山峰,下面也是风景隐现。

    这比没裹还要来的更诱人,更加的震撼。

    所谓犹抱琵琶半遮面,讲的就是她现在的样子。

    看到此景,萧逸飞吓得差点就退出了浴室。

    只是看到夏依然双目含泪,满脸痛苦的样子,心里一软,连忙走了上去。

    “依然,你的脚怎么了?”

    不知道是热气熏的,还是什么原因,夏依然不但满脸绯红,而且浑身上下的几乎,都是粉嫩嫩的,嫩得出水,秀色可餐。

    说道:“好像不小心崴到脚踝了。”

    “我帮你看看。”萧逸飞说道。

    连忙将她的脚捧在手上,轻轻揉了揉,哪知道马上就听到夏依然痛哼一声,然后整个身子往他身上倾倒过来,随后更是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一时间带给萧逸飞一种温玉满怀的感觉。

    萧逸飞此时的心思都在她的脚伤上面。

    担心的想。

    有这么痛吗?

    不会是骨裂了吧?

    连忙问道:“依然,你感觉很疼吗?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拍个片看看。”

    “不用了,我现在感觉好些了。”夏依然连忙说,“逸飞,你先抱我出去吧。”

    也对!

    夏依然坐在浴室地板上。

    而地板现在又冰又潮,呆久了对身体不好。

    “好,我抱你出去。”萧逸飞连忙用力抱起夏依然。

    可是刚刚抱起她,夏依然身上的浴袍,却忽然脱落了,掉在了地上。

    一下子,夏依然整个完美的身段,毫无遮掩,完全展现在萧逸飞眼前。

    太美了!

    实在是太完美了!

    萧逸飞顿时就看愣住了。

    而夏依然似乎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整个人也愣住了。

    二人面面相对。

    一时间,浴室里升腾起一股异样的气息。

    直到夏依然忽然一头扑进了萧逸飞的怀里,萧逸飞这才被惊醒过来。

    很好奇夏依然此时竟然没有发出惊叫。

    但是萧逸飞已经顾不上了。

    此时此刻,情况真是太尴尬了。

    谁会想到,竟然会发生这么巧的事情。

    而最尴尬的是,他的手此时一上一下,毫无阻隔的放在她身上,触手之处,柔软异常。

    萧逸飞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赶紧抬起头,直视前方。

    不敢再继续看下去。

    然后迅速抱着夏依然走出浴室,回到了卧房。

    将夏依然放在了床上,替她盖上了被子。

    等到确定一切都看不到之后,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不好意思的看着夏依然,道:“依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夏依然裹着被子,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露出在外,说道:“不用道歉,刚才只是意外。”

    只是意外就好。

    萧逸飞生怕夏依然乱想,怀疑自己对她心怀不轨。

    不禁问道:“你的脚还疼吗?”

    夏依然道:“稍微好些了。逸飞,你身上都打湿了,要不,你去洗个澡吧。”

    萧逸飞这才注意到,刚才浴袍掉了之后,夏依然身上的水,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都给浸透了。

    “没事,就这点水,很快就干了。”萧逸飞无所谓的说道。

    “不行,你要是因为我而着凉了,我可不会原谅自己。求你了,你去洗澡好吗?”夏依然坚持的说道,美目中满是央求之色。

    “……”萧逸飞顿时哭笑不得,就这点水,随随便便就能运功蒸干了,怎么可能会感冒呢。

    可是面对夏依然央求的目光,再想到夏依然这样做,可能也是想支开自己,好穿上衣服,于是说道:“好吧,那等我洗完澡,再给你治疗脚伤。”

    “嗯。”

    萧逸飞转身进了浴室。

    很简单的洗了个澡。

    等到洗完澡之后,才发现郁闷了,根本没带衣服进来。

    须弥戒指里倒是有,但是不敢穿啊。

    不然肯定会把夏依然给吓到,怀疑是不是见鬼了。

    而暂时,萧逸飞还没想过要向萧逸飞公开自己毒修的身份。

    只好向夏依然求助。

    朝着外面问道:“依然,你房间里有多余的浴巾吗?”

    夏依然很快就回应道:“有啊,你等等,我马上拿给你。”

    “好的。谢谢……小心你的脚。”

    “我会注意的。”

    很快,磨砂玻璃门外,就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萧逸飞连忙躲在门后,将门打开一条缝,本来以为进来的会是夏依然拿着浴巾的手,哪知道,眼前人影一闪,一道光溜溜的身子,就从门外挤了进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