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并没有想到,夏青海居然会为了报恩,拿出了比夏老爷子更重的谢礼。

    想到之前夏坤说的话,知道夏青海这样做,肯定有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

    毕竟自己要是成为了双江银行的股东,夏家就有出手庇护自己的理由,到时候,莫家如果想要针对自己进行报复的话,就需要好好掂量掂量,顾忌到夏家的反应。

    只是夏青海,乃至夏家人显然并不清楚,就算给莫家一百个熊心豹子胆,都不敢报复自己。

    反倒是夏家,如果和萧逸飞走得太近的话,说不定会引来龙家的报复。

    如果是以前,面对这样的酬礼,萧逸飞肯定会断然拒绝。

    他出手治好夏老和夏依然,可不是为了挟恩图报。而是为了报恩。

    如果不是夏依然当初的出手相助,他怎么可能有幸与老军医诊所发生交集,又怎么可能认识师姐呢?

    只是这一次,萧逸飞在沉思片刻之后,并没有拒绝,而是点头道:“好,夏老,还有夏伯伯,这些股份,我收下了!”

    萧逸飞才答应收下股份,夏青海便开始为了这事忙碌起来。

    真是有够雷厉风行的。

    也能看出他,以及夏家对萧逸飞的感激和重视。

    而对于一家上市银行来说,私底下转让股份,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为了配合夏青海的工作,萧逸飞暂时留在了夏家。

    自己的病彻底没事了,孙女也病愈了,夏老爷子现在的心情,简直说不出的畅快。

    似乎刚才和莫老爷子的对弈,并没有尽兴。

    夏老忍不住问萧逸飞:“逸飞,你会下棋吗?有没有兴趣和我切磋两把?”

    反正也是无事,萧逸飞答应道:“好啊。”

    于是坐上莫老爷子刚才的位置,开始和夏老爷子对弈厮杀起来。

    现在下棋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所以,自然不必奢望像萧逸飞这样一个年轻人,能够有多深的棋艺。

    夏老一开始,并没有把萧逸飞这个年轻人放在眼里,甚至还存着故意放水的心思。

    结果才下了几分钟,夏老脸上的神情,就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发现自己今天居然遇到了一个棋艺高深的对手。

    旁边观战的夏山河,也很快就被萧逸飞展现出的棋艺给惊到了。

    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不但医术神奇,而且连棋艺也如此精湛。

    连夏依然,很快也变得惊讶不已起来,望着萧逸飞,脸上异彩涟涟起来,美眸中更是透露出耀眼的光辉。

    夏老爷子并不知道,萧逸飞的棋艺岂止是精湛那么简单。

    前世那个毒修,本身就是琴棋书画,样样全能。

    而且那个毒修平时下棋的对手,都是修真界的各大高手。

    棋艺远非夏老爷子可以相提并论。

    而萧逸飞现在,不但完全融合了毒修的棋艺,而且,他现在的思维能力,更是超出了常人几十倍,这样一来,他就像是暗藏作弊器一样,完全可以做到在棋盘山大杀四方,所向披靡。

    在和夏老对弈时,萧逸飞甚至还不得不故意放水。

    否则,恐怕用不了两盘,夏老爷子就要被打击得心灰意冷,发誓从此不再碰棋了。

    在萧逸飞一直暗中放水的情况下,一老一少,杀了个旗鼓相当。

    夏老爷子好久没有遇到跟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了,不禁大呼痛快。

    其实,下棋为次,以棋观人,才是夏老爷子真正的目的!

    而萧逸飞在对弈中,表现出的那种淡定自信,云淡风轻,更是呈现出他的不凡。

    心里对萧逸飞这个年轻人,更是喜爱。

    再看看一直在旁边,像小丫鬟一样,给萧逸飞端茶送水的孙女,夏老爷子心思百转。

    晚饭自然也是在夏家吃的。

    饭桌上,萧逸飞也认识了夏家的其他一些主要成员。比如夏依然二伯,夏云湖一家三口。

    而这些人得知萧逸飞的身份之后,顿时都对萧逸飞非常的热络。

    这种其乐融融的气氛,让萧逸飞颇为享受。

    入夜,夏府。

    卧室内,萧逸飞盘膝坐在床上。

    手中拿出两枚公爵狼人血核。

    “尽管公爵血核的毒性,还是只有凡阶五级!”

    “但是,却是凡阶五级巅峰!”

    “离凡阶六级,只有一步之遥。”

    “而且一枚公爵血核的血毒含量,比侯爵血核要多出了成百上千倍。”

    “服下一枚,就能让我现在的修为,得到巨大的提升。”

    “如今我的修为,已经到了非常接近炼气五层中期的境界。”

    “而这两枚公爵血核,足以让我直接晋升到炼气五层中期!甚至更高!”

    对此,萧逸飞充满了强烈的期待!

    于是立刻将一枚公爵血核,扔进口中。

    马上,大量的血毒在体内扩散,但是却在第一时间,就被毒皇母树吸收,成为毒皇母树进化的养料。

    就在这时,身上的手机忽然响起。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夏依然打过来的。

    “奇怪了,依然的房间,就在我隔壁。如果有事,直接上门说不就行了吗,干嘛还要打电话呢?”

    话虽如此,还是立刻接了电话。

    不等萧逸飞开口,就听见夏依然说道:“逸飞,你能来我房间一趟吗?我有事想跟你说。”

    “这……好啊。”

    带着疑惑,萧逸飞出门来到夏依然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哪知道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敲,自己就打开了。

    放眼望去,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看不到夏依然的身影。

    不会出事了吧?

    连忙进到房间,大声问道:“依然?你在吗?”

    这时,从浴室里传来一阵流水的声音。

    接着又听见里面传来夏依然的声音:“逸飞,我正在沐浴,你能先在房里等我一下吗?”

    “……好吧。”

    萧逸飞摸了摸鼻子。

    呆在房间里,和夏依然独处一室,听着浴室里的哗啦流水声,看着夏依然刚刚从身上脱下,随手扔在床上的衣物,感觉有些尴尬。

    特别是最贴身的衣物,居然就这样放在最上面,而凭着二十倍常人的嗅觉,还能闻到上面散发出的阵阵牛奶般的体香,令心志坚定如萧逸飞,也不免心猿意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