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没想到,堂堂一大准二流家族,居然会因为一个年轻人,而沦落至此!不过,莫家落到这样的田地,也是罪有应得。谁让他当初落井下石,想要利用爷爷的病,来要挟三叔你们,让依然嫁给那个莫绍明呢!”

    夏坤说着皱了皱眉。

    “对了,三叔,我爸得知这件事之后,特意派人调查了一下,发现这个萧逸飞,竟然就是治好爷爷的那个年轻神医!为此,我爸正准备找你商量,看怎么才能好好保护他,免得他遭到莫家的报复。”

    “啊?什么?”

    夏山河顿时愣住。

    之前,他是真不知道萧逸飞会与莫家落败的事情有关。

    于是连忙朝着萧逸飞望去。

    而萧逸飞则挠了挠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倒是没想到,自己现在都这么有名了。

    连京城这边都已经知道,自己便是造成莫家落败的真凶。

    看到夏山河的奇怪反应,夏坤不禁问道:“三叔,你怎么了?”

    循着夏山河的视线,他总算是看到了站在夏依然身边的萧逸飞。

    有些好奇的问:“咦,三叔,这位小兄弟是?”

    夏山河笑道:“这就是你刚才说的,治好了你爷爷的年轻神医,萧逸飞。”

    夏坤惊诧的睁大眼睛:“啊?他就是萧逸飞?”

    此时,在夏府的后院里,夏苍松夏老爷子正在与莫宝安莫老爷子下棋。

    上次莫绍明因为成功拍下翡翠矿,召开庆功宴的时候,莫老爷子还是一头黑发,然而现在,却已经两鬓花白了。

    莫宝安的注意力,明显不在棋盘上。

    随手放下一枚棋子之后,道:“夏老,我今天过来找您的目的,想必您也清楚了,所以,我也就干脆直言不讳了。这次我们莫家遇到了资金问题,希望夏老能够出手相助,给我们提供一些资金上的援助。而这份恩情,我们莫家日后一定会全力报答!”

    夏苍松跟着在棋盘上落下一字,说道:“莫老,你也知道,我现在已经把家里的事情,都交给青海来打理了。所以,能不能给你们贷款,这事我现在也做不了主,还是让青海来答复你吧。”

    站在一旁的夏青海连忙说道:“夏老,您也知道,现在经济环境本来就不好,而且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我们传统银行所在的金融生态系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互联网发展改变了客户的行为和预期,金融业竞争者日益多元化,加上利率市场化等外部因素,我们传统银行的发展,也面临着重重挑战,转型已经势在必行。为此,现在我们对贷款申请的审核标准,变得很严格。”

    “而且更重要的是,因为最近康宁制药的风湿特效药,已经占据了高达九成的风湿类药品市场,很多药企损失惨重,而我们银行之前刚刚向几大药企贷出了不少资金,因此,现在我们银行自身的资金方面,也受到不小的影响。所以,如果你们要贷几千万或者上亿的资金,这倒不是什么问题。可是,如果相贷更多的话,那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如果只是要贷几千万的话,那莫家也就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狼狈,而且,莫宝安也不至于亲自出马,向夏老爷子求救。

    而莫宝安当然知道,夏家父子扯来扯去,纯粹就是不想借钱给自己。

    只是明知如此,却偏偏没办法说破,真是感到郁闷得不行。

    这时,夏青海问出了很多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莫老,你们为什么不向龙家求助呢?”

    “这……”莫宝安神情古怪,心里有些不爽。

    其实,不是他不愿意找龙家帮忙,而是龙家根本不愿意出手相助。

    连他上门求助时,也吃了闭门羹。

    当时他还不明白,龙家对自己的态度,为何出现如此大变。

    后来才知道,原来龙家现在对他们莫家非常不满。

    究其原因,是因为龙家认为,当初是莫家主动招惹了萧逸飞,结果才连累龙家莫名其妙就与萧逸飞结仇,让龙家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在龙家看来,他们纯粹是无辜躺枪了。

    而在莫宝安看来,龙家是害怕了。

    没错!

    龙家显然是怕了那个萧逸飞,拿萧逸飞没有办法,所以才迁怒于莫家。

    这样的发现,让莫宝安感到难以置信的同时,也感到后怕不已。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他们莫家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敌人。

    原来,萧逸飞这个年轻人,竟然是连龙家都深感忌惮的存在。

    可是自己莫家,居然屡屡与之为敌,真是不知死活。

    如果世上有后悔药,莫宝安肯定会先吃上一粒,然后再给莫绍明和莫邵峰这两孙子一人塞上一**。

    事情闹到这样的田地,虽然莫宝安也要担责,但是最大的过错,还是在自己这对孙子身上。

    真是坑爹啊!

    不!

    是坑爷才对!

    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了。

    整个莫家上下,现在已经没有了与萧逸飞为敌的心思,只求能够保住家里的产业。

    而龙家不愿施加援手,莫家只能自力更生。

    可是没有了龙家这个靠山,其他家族不落井下石也就罢了,怎么可能还会雪中送炭呢。

    大家没有这份交情。

    这也只能怪莫家自己,以前仗着有龙家这个靠山,各种作死,得罪了太多家族,以至于现在落入了众叛亲离的境地。

    莫宝安知道,按照眼下的情况,如果自己不能拿出足够的筹码,光靠动嘴皮子,是不可能让夏家人施加援手的。

    于是直接拿出了底牌。

    “夏老,你们家依然的病,现在已经无药可治,但是,我有办法将她治愈,而我就用这治病之法,来跟你们换取一笔资金,如何?”

    “什么?依然的病已经无药可治?依然有什么病?她生病了吗?”夏老爷子惊愕的问道。

    旁边的夏青海,此时的心顿时“咯噔”一下,猛然往下一沉,有些恼怒的看了莫宝安一眼。

    他们一家人为了将依然生病的事情,瞒着老爷子,各种小心翼翼。

    没想到此时此刻,竟然被莫老爷子一句话就给说穿了。

    真是防不胜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