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杜明回到病房的时候,检查刚刚做完。

    杜书记和闵敏都在紧张的等待着结果出炉。

    看到杜明进来,杜书记问道:“杜明,林神医呢?他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

    什么狗屎神医啊!

    明明就是一个狼人。

    还好没给他机会,替奶奶治病,不然后悔都来不及。

    甚至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正因如此,杜明内心才对萧逸飞越加感激。

    因为萧逸飞不只是救了他,还救了他最亲爱的奶奶。

    杜明朝着自己老爸摇头道:“没有,林神医已经走了。不过,我觉得他的医术也就那样。”

    “啊?”杜书记错愕不已。

    没想到刚才还极力推崇林神医的儿子,只是出去一趟,回来之后就态度大变,对林神医的医术开始不屑一顾起来。

    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看来应该是刚才出门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比如儿子在林神医那里受了气,所以才变成这样。

    这时,杜明问道:“爸,刚才那位萧医生是什么人啊?”

    杜书记对萧逸飞的了解,仅仅只限于他立下一等功之前的事情,而且了解的也不算详细,而偏偏关于一等功的事情,又不便对外透露,包括自己的儿子。

    因此说道:“这个问题,你应该问闵医生,刚才萧医生是和闵医生一起过来的,闵医生肯定更了解萧医生的情况。”

    杜明连忙望向闵敏。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位闵医生,居然还是一位成熟美女。

    只不过,因为萧逸飞的关系,他可不敢生出任何的邪念。

    客客气气的对闵敏问道:“闵医生,你能告诉我那位萧医生的情况吗?”

    闵敏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其实我对他的情况……咦,对了,萧逸飞呢?他人到哪里去了?”

    闵敏这才发现,萧逸飞居然人已经不在病房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会是担心检查结果出来之后,会暴露他胡说八道的事实,所以吓得趁机开溜了吧?

    就在这时,却看到萧逸飞从外面走了进来。

    闵敏连忙迎了上去,问:“萧逸飞,你刚才去哪了?”

    萧逸飞道:“没去哪啊,只是出去楼下透了下气。”

    这时,杜明在一旁说道:“对对对,萧医生只是去楼下透了下气,我刚才还在下面遇到他了,并且还跟萧医生聊了一阵。这一聊,真是相谈甚欢啊,没想到萧医生年纪虽小,但是却见多识广,医术高超,让我深感敬佩。所以,我决定了,以后我要拜萧医生为师,跟在他身边学习。”

    废话!

    难得遇到这样的奇人异士,当然得抓住这个机会,抱紧这条大腿。

    所以,自己必须要拜对方为师啊!

    要是能够学到对方的本事,不,哪怕是一半的本事,那就发达了!

    杜书记对儿子的话,信以为真。

    并且对儿子说要拜萧逸飞为师这件事,不但不表示反对,反而心里还感到很高兴。

    毕竟他知道萧逸飞的本事。

    觉得儿子要是能够从萧逸飞那里,学到一身不错的医术,总比他每天跟一些纨绔子弟混在一起,不学无术要强。

    而闵敏听到杜明的话,却暗自吐槽。

    他见多识广,医术高超?

    我怎么没发现?

    不过,不管是闵敏,还是杜书记,甚至杜明,他们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满脸兴奋的吴医生给吸引住了。

    吴医生拿着一份资料,神情激动的走进了病房。

    不等众人询问,就激动道:“初步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两项,而这两项结果都表明,岑老的身体居然有了极大的好转,不,不是好转,而是痊愈了。”

    “闵医生,之前你治愈那位绝症患者的案例,我已经知道了一些。而眼下岑老的情况,与这位绝症患者的情况极为相似。”

    “所以,等到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出来之后,极有可能表示,岑老的病真的被你治愈了。”

    “神医啊!闵医生,你可真是神了!岑老的病情严重成这样,居然被你轻轻松松就给治愈了!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你是不是掌握了某种治愈癌症的药物啊?”

    等到吴医生把话说完,杜家人顿时惊喜万分。

    而杜书记更是激动道:“吴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母亲的病情,真的得到了这么大的好转?她真的有痊愈的可能吗?”

    而闵敏听到吴医生的话,顿时就傻了:“吴医生,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吴医生说道:“闵医生,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这是检查报告,你自己看看吧,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闵敏急忙将报告接了过来,仔细翻阅。

    却发现这两份报告,与今天早上,夏依然第一次做检查时的报告结果,几乎完全一模一样。

    唯一的差别,就是岑老的身体状况,没有夏依然恢复的好。

    这也难怪,毕竟岑老的病情更严重,而且年纪更大,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正常的。

    只是,对这样的检测结果,闵敏表示不能接受。

    不!

    不是不能接受,是接受不能!

    怎么会出现这样诡异的事情呢?

    怎么岑老的病,就莫名其妙的好了呢?

    这比夏依然的病愈,还要更加的古怪。

    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曾经多少给夏依然进行过一些治疗。

    可是今天,自打来到这里,从头到尾,自己根本没有替岑老治过病,可是岑老的病,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痊愈了。

    真是匪夷所思。

    接连出现两次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让闵敏感到满头雾水。

    总不至于自己身上带着治愈光环,只需要和患者呆在一起,就能将患者的病治愈吧!

    那为什么以前没有病人因此而痊愈,而偏偏今天就出现这种情况了呢?

    和以前相比,今天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对了!

    萧逸飞!

    和以前相比,唯一的区别在于,今天多了一个萧逸飞。

    不管是夏依然,还是岑老,病愈之前,萧逸飞都曾在她们身边出现过。

    难道说,她们其实是萧逸飞出手治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