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走进病房的中年人,身材显得异常的魁梧高大,如果用“五大三粗”这个词来形容他,一点都不为过。

    而且毛发也格外浓密。

    如果不是典型的华夏人面孔,说不定会误以为他是一名西方人。

    总之,从外貌来看,此人给人的感觉,看起来不像是神医,更像是屠夫。

    不过,他身上倒是有一种傲然的气势,让人不敢小觑。

    面对这样一位神医,杜书记显然也感到极为诧异。

    不过,不能以貌取人,这是谁都懂的道理。

    杜书记自然不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

    何况,要比以貌取人,自己儿子更符合这一点。

    既然连他都可以无视此人屠夫的外貌,相信此人能够治好他奶奶,那证明此人的确有着不凡之处。

    杜书记连忙道:“这位神医,不知道怎么称呼?又是哪家医院的医生呢?”

    中年人道:“林英俊!叫我林医生就行!我不是哪家医院的医生,只是开了家私人诊所,替人治病维持生计而已。”

    林英俊?

    听到中年人的自我介绍,杜家人纷纷无语。

    从此人的外貌来看,“英”是够“英”,就是跟“俊”字完全不搭边啊。

    而杜书记关注的重点不同,微微色变:“私人诊所?”

    林英俊道:“怎么?杜书记是看不起我们这种私人诊所的医生吗?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辞了!”

    说完转身欲走。

    虽然知道他只是装装样子,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居然敢和杜书记这样说话,还真是胆大。

    由此也可以证明,他的确底气十足。

    十有**,真是一名神医。

    杜书记连忙道:“不,不是,林医生别误会,我并没有怀疑你的医术,我母亲的病,还请林医生出手相治。”

    林英俊果然停下脚步,说道:“放心!既然我来了,肯定就能将病人治好!不过,事先声明,我治病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留在病房里,干扰我治病。否则,一旦出什么岔子,造成治疗失败,我可概不负责。”

    “这……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我们这就离开,让林医生一个人留在这里治病。”杜书记连忙保证道。

    此时的杜书记,看上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孝子,为了母亲的病,可以做出任何妥协。

    连忙对家人说道。

    “好了,大家先出去吧。闵医生……”

    不等杜书记主动开口,闵敏就识趣的说道:“好,我会出去的。”

    虽然她不相信这个林医生,有这样神奇的能力,但是,自己也没有立场阻止别人给岑老治病。

    也许自己没有这样的能力,但是眼前这位神医,真的有能力治好岑老呢。

    就在闵敏和杜家人一起,纷纷准备离开病房的时候,萧逸飞站了出来,直接冲杜书记说道:“不行!杜书记,任何事情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既然你先前都答应让闵医生给岑老治病了,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又让其他人来给岑老治病呢?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尊重我们闵医生了?”

    “啊?”杜家人纷纷望向萧逸飞。

    杜书记也是一脸懵呆。

    之前闵医生不是都亲口承认了,她没有能力治好病人吗?

    虽然她后来又改口,要试着给自己母亲治病,但是谁都能够看出,她并没有什么信心能够治好自己母亲。

    这不,不等自己开口,她自己都答应会离开病房,把治病的机会,交给这位林神医。

    可是眼下这个年轻人,怎么又说出这样的话呢?

    而闵敏听到萧逸飞的话,顿时感到一阵头大。

    真后悔把萧逸飞一起带到这里来。

    连忙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低声道:“你搞什么鬼啊?你到底是要保护我,还是要故意害我啊?快跟我走!”

    拉着他的手,就要离开病房。

    但是没拉动。

    萧逸飞站着原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闵医生,你的医术这么神奇,干嘛偏偏要这么低调呢,你明明有能力治好岑老的病,却偏偏因为低调,而自我否定。我看岑老经过你的治疗,已经好多了啊!你这一走,岂不是要将治好岑老的功劳,拱手让人?身为你的助理,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的功劳,被别人抢走呢!”

    什么?

    岑老的情况,已经好多了?

    大家听到萧逸飞的话,纷纷望向岑老。

    虽然明知道萧逸飞的话,简直荒谬,毫不可信。

    但是,大家却还是忍不住抱着一丝希望,想看看岑老是不是真的好多了。

    结果看到,病床上的岑老,还是老样子。

    哪里有半点“好多了”的情况出现!

    大家顿时将萧逸飞的话,当成是在胡说八道。

    杜书记狐疑的望着萧逸飞。

    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说话太不着调了。

    心里有些生气。

    老太太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格外重要。

    浪费一秒钟,都是在谋杀。

    眼下,萧逸飞跑出来捣乱,让林神医不能及时的给老太太治病,这就是一种谋杀!

    连忙给几名内卫使眼色,暗示他们赶紧将萧逸飞带走。

    闵敏此时则更是羞怒,恼道:“萧逸飞!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呢?别在这里捣乱了,快跟我走!”

    萧逸飞?

    当闵敏失口喊出这个名字时,杜书记那双隐含怒意的眼睛,忽然一亮。

    “等等!”

    杜书记失声打断了闵敏,问道:“闵医生,你刚才说,这个年轻人叫什么?”

    “萧逸飞啊……”闵敏说道。心里好奇,杜书记怎么会对萧逸飞的名字感兴趣。

    等等!

    杜书记不会是心里生气了,所以想要搞清楚萧逸飞的名字之后,以后好秋后算账吧?

    这么说,自己把萧逸飞的名字告诉了他,岂不是害了萧逸飞?

    一时间,闵敏颇为自责。

    于是连忙帮萧逸飞求情。

    “杜书记,对不起,小萧他不是故意这样说的,这都怪我,希望您不要见怪。”

    让她感到担心的是,杜书记此时的眼睛里,闪耀着精芒,很显然是真的生气了,只是隐忍着没有爆发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