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想到这两个黑西服,竟然是传说中的大内禁卫。

    闵敏顿时诧异的问道:“你们为什么找我?”

    “闵医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你跟我们去了之后,就知道答案了。请!”

    看两位黑西服摆出来的架势,就知道不跟他们走是不行了。

    闵敏只好心情忐忑的跟着两个黑西服,一路走出了医院。

    外面停着两辆挡风玻璃上贴满各种通行证的轿车。

    黑西装客气的说:“闵医生,请上车。”

    闵敏坐上车之后,黑西装正准备关上车门,忽然,有个声音在后面说道:“等等,我还没上车呢。”

    众人惊了一跳。

    等闵敏看清楚说话之人,竟然是萧逸飞时,这才发现,萧逸飞居然一直跟着他们,之前她太过于紧张,都把他给忘在了脑后。

    而黑西装也转身惊诧地看着萧逸飞。

    他也是刚刚才注意到,萧逸飞竟然从出了电梯之后,就一直跟着他们。

    可是他居然一直未曾察觉。

    这种情况,对身为大内禁卫的他来说,实在是一种巨大的失误。

    “还好现在不是在保护领导人,否则……”

    黑西装打了个寒战。

    皱着眉,冲萧逸飞问道:“你是什么人?”

    萧逸飞道:“我是闵医生的助理,小萧。因为现在处于特殊时期,闵医生的安全非常重要,所以,谷院长让我负责保护闵医生的安全,不能让闵医生离开我的视线,不管她去哪,我都要跟着她!”

    说完冲闵敏使了个眼色。

    闵敏顿时哭笑不得。

    知道萧逸飞纯粹就是在胡编乱造,忽悠那黑西装。

    只是,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连大内禁卫都敢忽悠,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黑西装也没想到,自己亮出身份之后,会有人胆大包天到忽悠自己,外加上他觉得现在的确是特殊时期,万协医院这边做出这样的安排,是很正常的事情,因此,对萧逸飞的话,信以为真,只是很程序化的询问闵敏:“闵医生,他是您的助理吗?”

    “对。他是我的助理。”闵敏鬼使神差的点头道。

    等到话说出口,她才猛然惊醒过来,自己怎么会跟着萧逸飞一起,撒谎忽悠大内禁卫呢。

    可惜想改口也晚了,那黑西装审视的看了萧逸飞一眼,确定这只是个无害的年轻人之后,点头道:“那好,你也上车吧。”

    话音刚落,萧逸飞就已经一屁股坐在了闵敏身边。

    闵敏:“……”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行驶在车流湍急的路上。

    前面的车里,坐着的都是黑西装。

    而后面的车内,负责开车,和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也都是黑西装。

    只有后排位置上,坐着闵敏和萧逸飞。

    闵敏脸上的神情,显得很紧张。

    得知这些黑西装的身份,竟然是大内禁卫时,她就感到纳闷,这些人为什么会来找自己呢?

    不会是自己犯什么事了吧?

    可是自己一直都是守法公民啊。

    还好这些大内禁卫对她很客气,看来事情应该不至于这么严重。

    旁边萧逸飞安慰道:“闵神医,你很紧张吗?不用担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闵敏暗暗吐槽:你倒是真乐观。从上车到现在,就没看到你紧张过。

    不过这也正常。

    毕竟人家找的不是你,而是冲着我来的啊。

    “对了,你刚才为什么要跟我一起上车?”闵敏压低声音,疑惑的问道。

    本来刚才这些大内禁卫们,找的是自己,所以,萧逸飞明明可以装作不认识自己,置身事外,明哲保身。

    哪知道萧逸飞竟然冒充是自己的助理,一起混上了车。

    也不知道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虽然跟萧逸飞谈不上多熟,仅仅见过两次面,但是至少是认识的人,有他在身边陪着自己,总比自己一个人要好。

    萧逸飞回答:“谁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是骗子呢。要是骗子的话,我跟着你,也能保护你啊。怎么说,你也是依然的救命恩人,我有义务和责任保护你的安全。”

    闵敏闻言顿时哭笑不得。

    心想,他们这么多人,而你就一个人,要真出什么事,你自身难保都困难,也能保护我?

    不过,脑海中忽然浮现起,之前萧逸飞在楼上,帮她挡住那些患者家属的情景,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信任。

    也许自己遇到危险,他真的能够以一人之力来保护我。

    闵敏甚至怀疑,之前自己站在电梯里,看到的萧逸飞宛如螳臂当车一样,拦住患者家属时的背影,也许这辈子都难以忘怀。

    至于前面的两位黑西服,听到萧逸飞的话,嘴角直抽搐。

    你当着我们的面,说怀疑我们是骗子,这真的好吗?

    一名黑西装干咳两声,说道:“闵医生,您别担心,这次请您过去,只是让你给人治病,并没有其他原因。”

    听说只是治病,闵敏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她的心马上就揪紧了。

    她身为肿瘤专家,肿瘤科的主任,如果找她看病,当然是关于肿瘤方面的疾病。

    而这些大内禁卫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在夏依然被治愈,自己晋升为“神医”之后,便第一时间过来找自己。

    难道说,他们是想让我给哪位绝症患者治病?

    而且,不会是想让我像“治愈”夏依然那样,治好这位绝症患者吧?

    不仅如此,这位绝症患者,还极有可能是某位大领导,至少也是大领导的家属。

    这可怎么办?

    闵敏感到头皮发麻。

    很想把事情问清楚。

    可是,接下来不管她怎么问,这些大内禁卫都避而不答,让她感到很是郁闷,也很是焦虑。

    就在闵敏越来越感到焦虑不安的时候,两辆轿车最后都驶进了位于京郊的一座疗养院。

    在大内禁卫的带领下,直接走进了一间病房。

    病房里,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位瘦得只剩皮包骨的老太太,浑身上下插满导管,看起来气若游丝的样子。

    如果不是胸口还在微微起伏,只怕以为老人已经仙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