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闵敏用审视的目光,紧盯着萧逸飞的眼睛,想要从萧逸飞的眼睛里,看穿他的心。

    可是在萧逸飞的眼睛里,看到的除了自己的投影之外,全都是无辜和坦然之色,没有丝毫的心虚。

    “闵神医,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我还要去探望依然呢。”萧逸飞弱弱道。心里暗想,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有多迷人吗,这样看着人家,人家会动心的好不好。

    闵敏有些不甘心的松开了手。

    可是,就在萧逸飞刚刚站稳,整理着身上被闵敏弄乱的衣服时,闵敏趁他不备,忽然一脚踩在了萧逸飞的脚面上。

    萧逸飞遭此一击,顿时疼的倒吸一口气,怒问道:“你干什么?”

    “报仇!”闵敏冷笑道,“还记得昨晚你对我做过什么吗?这就是报应!”

    萧逸飞顿时无语。

    没想到这位闵大神医,居然这么记仇,受到欺负,就要报复回来,简直就是小女生嘛。

    萧逸飞嘴角一裂,忽然露出一丝坏笑。

    闵敏看到此景,顿时感到心里一紧,突然有了一种不好预感。

    怀疑萧逸飞也要进行报复。

    于是连忙后退一步,将脚藏起来,一脸警备的问道:“你想干嘛?”

    哪知道她完全判断失误。

    萧逸飞并没有打她脚的主意,而是张嘴大喊:“闵神医,你怎么在这……”

    闵敏惊了一跳,连忙上来一把捂住了萧逸飞的嘴。

    要是被患者家属听到喊声,那就糟了。

    小手贴在嘴上,凉凉的,柔柔的,香香的,带给萧逸飞一种奇妙的感觉。

    而闵敏此时也感到一种酥麻的感觉,自手心泛滥开来,身体仿佛在过电一样,微微发颤。

    如果不是担心萧逸飞继续大喊,她现在肯定会羞涩的赶紧将手从他嘴上拿来。

    可惜她反应虽然不慢,却还是晚了一步。

    萧逸飞的喊声,实在是太洪亮了,足以被走道上的人听见。

    很快,几名患者家属纷纷朝这边望了过来。

    将乔装打扮的闵敏,一眼就认了出来。

    “闵神医!真的是闵神医!”

    “闵神医,求求你了!”

    ……

    患者家属们纷纷朝着这边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一旦被围上,闵敏只怕就逃不掉了。

    闵敏顿时惊慌不已。

    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

    直往萧逸飞身后躲。

    萧逸飞看得心里一软,同时有点自责。

    本来这位闵神医就是在帮自己背锅,现在自己又害她被堵,这样似乎有些过分了。

    忙道:“你先进电梯,我来拦住他们。”

    说着,伸手拦住了冲过来的患者家属。

    说来神奇,十多个患者家属,就这样被萧逸飞一个人拦了下来。

    就算他们用力推搡,也未能突破萧逸飞一个人构成的防线。

    可惜闵敏现在只顾着按电梯键,没发现这样的异常。

    等到电梯好不容易来到,门刚打开,就赶紧跑了进去。

    然后使劲的按关门键。

    电梯门缓缓关闭。

    这个时候,闵敏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发现,萧逸飞以一人之躯,替她挡住患者家属的情景。

    看到萧逸飞为了保护自己,宛如螳臂当车一般,以单薄的身子,抵挡着众人的冲击,心里莫名的生出一丝感动,以及一丝悸动。

    甚至都忘了,萧逸飞这是自作自受。

    如果不是他大喊大叫,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

    这个时候,电梯门已经关的只剩下三四十厘米左右的缝隙。

    就在闵敏认为,不用担心有人还能进电梯的时候,眼前却忽然人影一闪,之前还在外面拦着患者家属的萧逸飞,闪身穿过门缝,进了电梯。

    真是太危险了!

    差点就被电梯门给夹住。

    别说闵敏没有反应过来,就连那些患者家属们,也都没能及时的反应过来,直到电梯门终于关上,朝着下面运行。

    这个时候,他们就算反应过来,也来不及了。

    闵敏回过神来,皱眉看着萧逸飞:“你怎么进来了?”

    萧逸飞道:“废话,我要是不进来,还不被那些患者家属给撕成碎片啊。”

    闵敏哑然。

    的确,萧逸飞虽然挺身而出,保护了她,但是也得罪了那些患者家属啊,要是他继续留在上面,只怕那些家属连吞了他的心都有。

    萧逸飞的确被刚才那些疯狂的患者家属们给吓到了。

    心想,还真是凶险啊!

    通过刚才的情况,萧逸飞可以预感到,一旦自己能够治愈癌症的消息传了出去,到时候就别想安生。

    而现在,一切还没做好准备,所以最好尽量保守住这个秘密。

    看来,只能暂时先委屈那位闵神医了。

    刚想到这里,就听见闵敏说道:“对不起……不,谢谢你刚才帮我。”

    “不用客气。我还没好好谢谢你,治好了依然的病呢。”萧逸飞道。

    “对了,你和小夏是在谈朋友吗?”

    “不是,我们只是同学兼同事。”

    “你和小夏是京城哪所医学院的学生?你们又在哪家医院实习?”

    “不是京城,是位于江城的省医大的同学。不过,现在已经不算同学了,我早就被省医大开除了,现在在一家小诊所上班。”

    “啊?”闵敏本来还想摸一摸萧逸飞的底呢,哪知道竟然得到了这样的答复。

    这下,她彻底死心了。

    知道萧逸飞不可能是治好夏依然的人。

    但是,她也彻底郁闷了。

    本来可供怀疑的对象就不多,现在还排除了嫌疑最大的萧逸飞,那到底是谁治好了夏依然呢?

    就在这时,电梯已经到了底层。

    等到电梯门打开之后。

    看到电梯外面,站着两名神情肃然,带着墨镜,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二人身上都散发出一种特殊的肃然气势。

    四人打了个照面。

    就在闵敏被对方的气势所惊到,准备绕开这两人,走出电梯的时候,一名黑西装忽然迎面走来,开口道:“闵医生,请跟我们走一趟!”

    闵敏心里一惊,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

    黑西装一语不发,直接伸手亮出证件。

    闵敏眸中瞳孔一缩:“啊?大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