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推测被否定之后,黄副院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时,谷院长也说道:“既然病人是在我们医院被治愈的,中间没有离开过医院,也没有接受过外人的治疗,那么,这就意味着,她的病痊愈,肯定与我们医院有关,也肯定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治好了她。闽主任,既然你说不是你,那会不会是你们肿瘤科的其他同事治好她的?”

    “这……我也说不准。”闵敏不确定的说道。

    谷院长说的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性。

    只是闵敏怎么也想不出,肿瘤科到底有谁有这样的医术。

    这时,脑海中忽然浮现起昨晚萧逸飞的身影。

    会不会真的就是他治好小夏的?

    她赶紧将这件事讲了出来。

    但是黄副院长马上就摇头笑了起来:“不可能!他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孩,而且还是个医学院学生,怎么会有这样的医术呢?与其相信是他治好的病人,那我还不如相信闵医生您呢。”

    谷院长也点头附和:“对,而且你说他顶多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给病人治病。半个小时就治好这样的绝症,这太夸张了。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接着有人喊道:“院长,央视的记者过来了,说是想采访夏先生一家,还有闽主任。”

    “什么?”谷院长顿时色变。

    如果是刚才,他肯定非常欢迎央视的记者过来采访,可是现在知道真相之后,央视记者的到来,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总不能面对记者的询问,一问三不知吧。

    到时候就不是大出风头,而是让医院变成别人口中的笑柄。

    闵敏也感到很着急。

    “院长,我可不能接受采访!”

    谷院长点头道:“这样,央视方面我来进行交涉,领导那边,也由我去解释,小闵,你先回去休息一段时间,我们争取尽早将这件事调查清楚。”

    看得出,谷院长还是很有担当的,为了保护闵敏,把事情全都承担了下来。

    而眼下这也是无奈当中,最好的安排了。

    闵敏点头:“好。院长,谢谢你。”

    此时,萧逸飞刚刚搭乘电梯,来到了外科楼26层。

    刚出电梯,就看到病房前面的过道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

    每个人脸上,全都写满了激动之色。

    而且还看到了几位扛着**,拿着话筒的央视记者。

    看到此景,萧逸飞感到有些诧异,暗道:“发生什么事了?”

    等听到周围传来的议论声之后,立刻恍然大悟。

    原来是夏依然病愈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而且,大家都把治愈夏依然的功劳,全都记在了昨天那位闵医生的头上。

    现在大家都在求闵医生,给自己的家属治病。

    而且连央视记者都闻讯赶来,想要采访闵敏。

    这样的情况,既在萧逸飞的预料当中,也有些出乎意料。

    他想过事情传开之后,肯定会引起轰动。

    却没想到,大家会将闵敏当成是治好夏依然的人。

    目前为止,萧逸飞并不知道,这种张冠李戴的情况,到底只是因为误会呢,还是万协医院想要抢功呢?

    在没有搞清楚万协医院的态度之前,萧逸飞暂时不想轻易的露面。

    如果万协医院,以及闵敏,真的是想抢功,从中牟利,那么,萧逸飞不介意让他们好好吃吃苦头。

    如果只是误会,那萧逸飞就……更加不愿露面了。

    看到这些狂热的患者家属,萧逸飞可不想成为他们围追堵截的目标。

    就在萧逸飞站在电梯间门口,准备给夏依然打电话的时候,忽然,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老医生,出现在走道上。

    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骚动。

    “谷院长出来了!”

    “谷院长……”

    所有人纷纷朝着老医生围拢上去,然后很快就在老医生的带领下,朝着夏依然的病房走去。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谷院长吸引住的时候,乔装打扮后的闵敏,偷偷的溜出办公室,朝着电梯间快步走来。

    在电梯间门口,二人顿时打了个照面。

    互相认出了彼此的身份。

    闵敏双眸一亮,急忙过来一把抓住萧逸飞的手。

    “跟我来!”

    将萧逸飞拽进了电梯间。

    电梯间除了他们之外,空无一人。

    闵敏将萧逸飞拽到电梯间角落,美目直视着他,问:“告诉我,小夏的病,是不是你治好的?”

    “怎么可能!依然的病不是闵神医你治好的吗?我刚才可是听大家都这样说。闵神医,依然的病真的好了吗?真的是你治好她的吗?太好了,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啊!”萧逸飞一边欣赏着近在咫尺的美丽面容,数着她长长的睫毛,一边“惊喜”的问道。

    闵敏黛眉皱起,继续质问:“你少装蒜!昨天你不是说,有七八成把握治好小夏吗?那除了你,还能是谁?如果小夏真是你治好的,你赶紧站出来承认,我可不想替你背锅!”

    萧逸飞心里一动。

    看来,这位闵医生并没有抢功的想法,真的只是替自己背锅了啊。

    不过,虽然同情她的遭遇,但是,萧逸飞可不敢改口承认。

    否则,一旦闵敏扯开嗓子一喊,就该轮到他倒霉了。

    萧逸飞一脸无辜:“闵医生,你也知道我昨天只是在吹牛,为此,我都跟你道过歉了啊。而且,你是知道的,我也没时间给依然治病啊。”

    的确,如果萧逸飞真的有治好夏依然的能力,昨天就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自己道歉了。

    闵敏暗自失望:“真不是你?”

    “真的不是我!我可以发毒誓,如果是我治好依然的,那么,就让我被世上最毒的毒给毒死!”萧逸飞果断发出毒誓。

    只可惜,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这样的毒誓,对他来说,就跟世上最毒的毒一样无害。

    闵敏就不知道这样的真相。

    听到萧逸飞的毒誓之后,竟然信以为真了,以为这件事真不是萧逸飞干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