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来有绝症患者被治愈的消息,已经在病房里到处传开了,所以这些患者家属,才会纷纷跑来找闵敏求治。

    等到病房门关上之后,谷院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笑容满面。

    这些患者的反应,证实了他先前的猜测,这样的病例,要是传开,绝对第一时间引起轰动。

    “小闵,看来你得幸苦一下了。不但要给病人治病,同时还要把你给小夏治疗的病案,好好整理一下,最好是把你治愈小夏的方法写清楚,这件事我得立刻进行上报,到时候肯定有领导会接见你,所以最好提前做好充足的准备!而且,我看你已经可以准备大量的获奖感言了,以为今年国内国外的各项医学奖,肯定都非你莫属,哈哈!”谷院长是越说越开心。

    闵敏的成就,就是万协医院的成就,也是他这个院长的成就。

    所以闵敏获得的成就越大,对医院的反哺就越多。

    而其他医护人员们,此时纷纷用羡慕的目光注视着闵敏,没有一个人会感到嫉妒。

    因为,这样的事情,完全嫉妒不来。

    你要是嫉妒,有本事就找个癌症患者治好呗。

    而闵敏听到谷院长此言,顿时慌了神:“院长,我……”

    这时,谷院长身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等到打完电话之后,顿时露出无奈的神情,说道:“消息传得真快,我们这边检查结果刚刚出炉,外面就得到消息了,刚才是一位领导打过来的,问我们闵医生的事情!并且还说请闵主任帮忙给一位亲属治病。我已经替闵主任答应下来了。”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无奈,可是谁都能看出,谷院长此时心情极佳。

    其他人纷纷羡慕的望着闵敏。

    能够给谷院长直接打电话的领导,职位肯定不会,肯定不是普通领导。

    而能够给这位领导的亲属治病,这份人情可就大了。

    这样的机会,别人想都想不到啊!

    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啊。

    消息都还没有完全传开呢。

    一旦消息传开,那更不得了。

    由此已经可以看到闵敏的光辉前程!

    谷院长的心情好了,闵敏的心情却非常糟糕。

    请我去给领导的亲属治病?

    治个鬼啊!

    小夏的病到底是怎么好的,我完全就是一头雾水,请我去治病,这不是开玩笑吗?

    闵敏惊醒过来。

    连忙准备向谷院长说出实情。

    “谷院长……”

    哪知道刚刚开口,谷院长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而且不只是谷院长,连黄副院长身上也传出了手机铃声。

    打来电话的,全部都是询问情况的领导。

    而且级别越来越高。

    到了最后,谷院长和黄副院长,不得不直接关了电话,不然就没完没了了。

    谷院长笑呵呵的对闵敏说道:“小闵,情况你也看到了,麻烦你受下累,接下来就要幸苦你了。”

    闵敏已经无语了。

    没想到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事情就已经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了。

    此时什么都不用说了,闵敏急忙道:“院长,能够找个地方私聊吗?”

    ……

    办公室外面,聚集着大量的患者家属。

    办公室里面,谷院长,黄副院长,还有闵敏,三人面对面的坐着。

    气氛怪异。

    “事情就是这样。”闵敏说道。

    之前,她已经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讲叙了出来。

    也澄清了自己并非神医的事实。

    听完闵敏的讲叙,谷院长呆愣了许久,这才神色肃然的问闵敏:“闵主任,你确定小夏的病不是你治好的?”

    闵敏同样神情肃然的说道:“谷院长!我可以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小夏的病,真的与我无关!”

    谷院长看出闵敏说的是实话,一边感到失望的同时,一边纳闷:“那就奇怪了!小夏的病,到底是怎么痊愈的呢?”

    是啊!

    夏依然的病,到底是怎么一夜之间就痊愈了呢?

    这个问题,也是闵敏一直感到头疼的问题。

    “谷院长,您难道不觉得这件事太蹊跷了吗?你觉得这世上有可能出现绝症患者,一夜治愈的情况吗?而且,小夏现在的身体状况,也显得很奇怪。”

    谷院长在受到打击之后,也已经冷静了下来。

    仔细一想,觉得这件事的确非常蹊跷,充满了不合理的地方。

    如果不是第二次给夏依然检查时,从检查开始,到结果出炉,一直都在现场监督,肯定会以为检测报告是被人篡改过的。根本就不科学嘛。

    其实,他早该注意到这些情况,只是因为太激动太兴奋了,所以才疏忽了这些细节。

    这下谷院长也开始头大了。

    “糟了!刚才我可是答应了不少领导的请求,这可怎么办呢?总不能现在给那些领导们打电话说,这些都是误会吧!”

    黄副院长也是头大:“是啊,刚才我可是在领导们面前夸下海口了,现在怎么收场啊!”

    不说这些领导了,就说现在聚集在外面的那些患者家属,也得给人家一个交代啊。

    这种事情,可不能用简单一句误会就能搪塞过去。

    怎么也要给领导,或者患者家属解释清楚。

    可是偏偏连他们自己也都感到一头雾水,那怎么给别人一个信服的解释呢?

    闵敏也是无语了。

    心想,要不是你们两位院长先斩后奏,不征求我的意见,就乱开空口支票,事情哪会变得怎么麻烦。

    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用了。

    只能赶紧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时,旁边黄副院长说道:“闵主任,你说情况会不会是这样的,可能你在给病人治病的时候,用的某种药,或者某种治疗的方法,正好就是能够治愈癌症的药,或者疗法,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效果?”

    闵敏道:“这……不太可能吧。我给小夏治病所用的药和疗法,都比较常规。和治疗其他病人的药和疗法,都差不多。不可能其他人治不好,偏偏就治好了小夏。”

    其实黄副院长自己,也觉得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很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