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四周躺满一地的手下,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痛苦"shen yin"。

    李侯爵面无血色的怒视着萧逸飞,发出不解的质问。

    “高教授,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萧逸飞笑了笑,道:“我们之间的确无冤无仇,但是,那些惨死在你们手上的无辜人类,却与你们有着血海深仇,我只是在收集血核的同时,顺便替他们报仇而已。”

    李侯爵愕然不已:“你说……你在替人类报仇?可是,你和我们不是同族吗?你为何要替人类报仇,而对我们这些同族自相残杀?而且,好像这些年,死在你手上的人类,也不少吧?你如果想要替人类报仇,那为什么不自裁谢罪呢?”

    萧逸飞笑道:“我可从没说过,我和你们是同族。至于高教授,他的确已经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李侯爵震惊道:“什么?你和我们不是同族?这不可能,刚才我明明闻到你的身上拥有血毒之气?等等,你说高教授付出了代价……你,你不是高教授?那你到底是谁?”

    “呵呵。你猜。”萧逸飞笑道。

    并没有告诉李侯爵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告诉他,自己只是用毒皇真气,模拟了血毒的特征,所以才成为“血族”,骗过了李侯爵。

    因为这些真相,对必死的李侯爵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

    何况,一想到李侯爵这些血族的所作所为,萧逸飞就不愿让他做个明白鬼。

    果然,一句“你猜”,将李侯爵快要气死了。

    而马上,面对萧逸飞的审讯,李侯爵就会知道,他现在还能生气,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萧逸飞立刻对李侯爵进行审讯。

    很快就从李侯爵口中,得知了不少关于血族的情报。

    这些情报,比从高教授那里得到的情报,自然要详细得多。

    审讯完李侯爵之后,萧逸飞又将整个大厦顶楼搜寻了一遍,将一些还躲藏在暗处的血族,一一找了出来。

    同时,也找到了一处密室。

    密室里面,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就算意志坚硬如铁的萧逸飞,只是看了一眼,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看来,这些血族的恶行,比高教授之前交代的还要恶劣无数倍。

    而跟在身后的俞黎,以及战无道,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不忍直视,恨得咬牙切齿。

    “高教授,现在怎么办?你准备怎么处置这些血族?”俞黎面色苍白的问道。刚才的画面,对身为女孩子的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她刚才差点都快吐了。

    正因如此,心里更是感到怒火中烧,对李侯爵这群血族更是恨之入骨。

    萧逸飞道:“这里,还有这些血族,就交给你们姐妹处理吧。”

    “谢谢,谢谢高教授!”俞黎毫不客气,而又无比感激的说道。

    她知道,萧逸飞说将这里交给她们五姐妹处理,等同于随手送给了她们一个立功的机会。

    毕竟剿灭一处血族的据点,这可是一个非常大的功劳。

    当然,俞黎并不是看中这份功劳。

    而是目睹了密室的景象之后,她现在对李侯爵这些血族,真的恨之入骨,也真的很想亲手惩处他们,让他们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因此,对于萧逸飞的大方,她没有丝毫犹豫就接受了。

    她相信,如果火凤组其他姐妹知道这件事,也会做出和她一样的反应。

    而且,她已经将对萧逸飞的感激,深深的铭记在心。

    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回报他!

    叮!

    电梯在顶层停下。

    等到电梯门打开,露出一群年轻人的身影。

    这些年轻人刚刚准备走出电梯,就看到李侯爵站在电梯间门口,正笑望着他们。

    一群年轻人吃了一惊,连忙走出电梯,纷纷朝着李侯爵恭敬的行礼:“主人!”

    可是回应他们的,却是李侯爵的冷笑,以及一个硕大的手掌!

    “砰砰砰!”

    一群血族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李侯爵轰飞出去,顺便摘掉了血核。

    等到最后一名血族轰飞出去,李侯爵,也就是萧逸飞,对从玄关处现身出来的俞黎说道:“好了。这栋大厦的血族,已经彻底清除了,你留在这里等她们过来吧,我先走了。”

    俞黎急忙道:“高教授,要不等队长她们到了之后,您再离开吧?”

    “不了。”萧逸飞说着走进了电梯,回头看着愣在当场的战无道,笑道,“战大师,你难道准备留在这里吗?”

    战无道顿时回过神来,连忙跟着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

    一路下降。

    电梯内,战无道惊疑不定的望着萧逸飞。

    犹豫半天之后,才开口说道。

    “李侯爵……不,高教授……也不对……”

    战无道顿时哭笑不得。

    在亲眼目睹了萧逸飞摇身一变,就从高教授变成了李侯爵的样子,以及听到萧逸飞自称不是高教授之后,他就知道,眼前的这位“高教授”,应该真的不是真正的高教授,而是某位神秘高人所扮。

    只是不知道这位神秘高人,到底是什么人。

    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样子,年龄多大,都不知道。

    正因如此,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眼前这位神秘高手了。

    萧逸飞笑了笑,道:“叫我萧医生好了。”

    “萧……医生?您是医生吗?”战无道愕然道。

    萧逸飞点头道:“没错,我是一名医生,你不是找我看过眼睛吗?”

    “这……”战无道顿时感到颇为尴尬。

    他的确找萧逸飞治过眼疾,但是目的不纯。

    只是为了将“高教授”弄晕,然后好利用俞黎,找到那些血族。

    而结果呢……

    战无道歉声道:“对不起,萧医生,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还请您原谅……”

    萧逸飞无所谓道:“算了,你不用道歉,我刚才已经请李侯爵他们教训过你了,所以这笔账早就已经两清了。”

    战无道愕然。

    旋即苦笑。

    难怪刚才这位“高教授”,任由那些血族围攻自己,却一直不曾出手相助,原来是因为自己之前冒犯过他,所以他才假借那些血族的手,来教训自己呢。

    不过他也并不怪对方,毕竟这都是自己自找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