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位医生说的没错,雁姐你的身体情况,的确不能正常的生育小孩。除了怀孕困难之外,还可能危及你自己的生命,以及小孩的健康。”

    萧逸飞点了点头,肯定了那位医生的诊断结果。

    但是这对杨雪雁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脸上的神情顿时为之一黯。

    虽然自己是大明星,但是,自己同样也是一个女人。

    身为女人,正常情况下,谁希望孤零零的独守空闺一辈子呢,谁不想结婚生子,养育自己的小孩,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呢。

    特别是杨雪雁,虽然是大明星,但是,本身思维比较传统,又特别喜欢小孩。

    想到自己这辈子都无法结婚,无法养育小孩,心里的伤心难过,自然不用多说。

    只不过当着萧逸飞的面,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萧逸飞笑了笑,说道:“好吧,雁姐,其实这个问题,跟治病没关系,只是身为雁姐粉丝的我,一直感到有些好奇的问题,谢谢你的解答。而接下来的问题,才是与治病有关。”

    杨雪雁脸上顿时露出无比错愕的神情,旋即又好气又好笑,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萧逸飞给戏耍了。

    萧逸飞却收起笑容,正色道:“雁姐,你说的感到浑身发冷的情况,是不是并不仅仅只限于晚上?其实,白天你也会感到身体发寒,只不过,白天的时候,这种不适的感觉,尚在身体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杨雪雁美目一亮,颌首道:“对,是这样。”

    她心里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萧逸飞竟然能够知道这些情况。

    萧逸飞又问:“那你每次感到体内寒气增强,难以承受的时候,时间是不是都是在戌时?也就是晚上七点之后?是不是感觉寒气是从骨髓深处冒出来的?并且源源不断?”

    杨雪雁美目变得更亮,点头道:“是的。就是这样。”

    眼看萧逸飞连续说中自己的病况,她忽然变得有些激动起来。莫非,眼前此人,真的有贝贝说的那样神奇,真的能够给我治好病吗?

    感到激动的同时,她也连忙竖起耳朵,全神贯注的听着萧逸飞的问题。

    生怕漏过一个问题。

    听到萧逸飞问道:“那你对男女之事方面,是不是有着很强烈的需求?”

    杨雪雁马上点头:“对……什么?”

    杨雪雁“嗖”的一下,从沙发上弹射而起,脸色变得时红时白,怒视着萧逸飞。

    她没想到萧逸飞竟然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而偏偏自己因为太紧张,一时不慎,结果还承认了。

    这让她感到既羞且怒。

    怀疑萧逸飞是不是给自己下的套,故意要套自己的话,抓住自己的把柄。

    而想到这样的秘密,一旦传扬出去,对自己的声誉将会造成巨大的影响,杨雪雁就感到无比紧张。

    更担心萧逸飞得知这个秘密之后,用来要挟自己,那事情就更加糟糕了。

    一旦他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自己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之前,她本来对萧逸飞的印象还算不错,此时却荡然无存。

    萧逸飞看到杨雪雁的反应,连忙说道:“雁姐,不要误会,我早就说过了,这些问题或许有些尴尬,但是与你的病息息相关,我只有知道得越多,越仔细,才能越加准确的为你确诊,找到给你治病的方法。”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这种情况,是由你身体里面的寒气决定的,所以,你并不需要感到尴尬或者不好意思,而你也放心,我就算知道这个秘密,也会替你保密的。”

    杨雪雁怒视着萧逸飞,看上去还是很生气。

    但是心绪却稍稍有些平静。

    甚至感到有些惊讶。

    冷静下来之后,才猛然意识到,萧逸飞既然能够问出这种问题,就证明他之前真的已经通过诊脉,得知了这个秘密。

    “他不过只是给我诊了下脉,居然对我的身体情况,就了解得如此透彻。”

    “他的医术真的有这样神奇吗?”

    “还是他之前通过某些渠道,从其他医生那里,收集了关于我的这些情况呢?”

    “他之前不是说是我的粉丝吗?一切疯狂的粉丝,外加上又有钱,还真的有可能做出这种疯狂的事情。”

    而杨雪雁能够确定的一点是,关于自己身体的秘密,知道的人寥寥无几,特别是自己对男女之事的需求,更是自己最大的秘密,外人一无所知,她甚至从来没有对任何医生透露过这个情况,就算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也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所以,就算萧逸飞真的是通过金钱开道,从其他医生那里收集到了自己的病情,但是也不可能得知这么私密的秘密。

    “除非……他拥有读心能力?能够看到我心里在想什么。”

    这就有些太夸张了。

    世上不可能存在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杨雪雁心情复杂的说道:“好吧,你现在知道了这些事情,那就告诉我,我的身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到底患了什么病?”

    萧逸飞摇了摇头,非常肯定的说道:“不,雁姐,你患的不是病,而是毒。”

    “什么?患毒?这怎么可能?”杨雪雁一脸的不相信,“我的病,可是从一出生就有,难道从那个时候,就有人对我下毒呢吗?有谁这么残忍,会对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下毒呢?”

    她只差没说萧逸飞是在胡说八道了。

    萧逸飞道:“不!怎么说呢,你所中的毒,叫做天阴寒毒。这种毒无人可下,也并不是别人下的。”

    “天阴寒毒?这是什么?”杨雪雁一脸茫然。

    所谓久病成医。

    因为所患怪病的原因,这么多年来,她通过寻医问药,自己查阅医书,了解了很多的医学知识。

    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天阴寒毒之类的说法。

    事实上,她不知道也很正常。

    就算她翻烂了各种医术,找寻所有的医生,都不可能知道天阴寒毒的事情。

    萧逸飞可以肯定。

    除了自己,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知道天阴寒毒为何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