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薛少的话,引来周高卓和何毅军的一致赞同。

    这期节目的内容,的确叫做名医特辑。

    为此,他们这些在京城或者中海,甚至全国都小有名气的年轻名医,才会收到邀请,前来参加节目。

    可是,现在贝安吉居然说,其中一位嘉宾,居然是一家小诊所的医生,这算什么事?

    难道让他们这些名医,跟一名小诊所医生一起参加节目吗?

    这不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吗?

    还是节目组为了省经费,所以随便找了个人来滥竽充数?

    此时此刻,他们对贝安吉口中的这个小诊所医生,产生了一些好奇。

    但同时,也对其很是反感。

    可是此时,姚一鸣心里却咯噔一下,猛地往下一沉。

    暗咐:“贝安吉说的那人,不会就是那个叫萧逸飞的小子吧?”

    他想到了当初在卧牛山营地,噩梦般的遭遇。

    也想到了那个差点让他身败名裂,背负骂名,让他回到京城之后,也恨之入骨的小子。

    为此,他甚至连江城都恨上了。

    如果不是看到这次能够参加《姐妹》这样的节目,能够与贝安吉,杨雪雁这样的大明星接触,还能借着这个机会,功成名就,他绝对不会再来江城。

    可是,难道贝安吉说的那个小诊所的医生,真的就是萧逸飞吗?

    仔细想想,好像也只有萧逸飞,才符合在小诊所当医生,又能配得上名医称号的情况。

    所以,贝安吉说的人,十有**就是萧逸飞。

    只要想到当初被萧逸飞所支配的恐惧,他就感到心里发虚。

    真想直接下车,飞回京城。

    不过,放弃和众位美女明星亲密接触,以及一举成名天下知的机会,就这样回去,心里感到极不甘心。

    他眼珠子咕噜一转,看了薛少一眼,决定利用薛少,好好的对付萧逸飞。

    姚一鸣恨恨的想道。

    “哼,就算你小子医术高超,那又怎样?遇到像薛少这样的豪门大少,还不是得跪!”

    贝安吉听到薛少的话,美目一转,道:“谁说小诊所就没有名医?他虽然是一家小诊所的医生,可是不但在江城赫赫有名,而且现在在全国范围内,都小有名气。你要是没听说过,那只能说你太孤陋寡闻。”

    萧逸飞的神医之名,在江城现在的确是赫赫有名,但是出了江城,就没什么名气了,好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

    但是,萧逸飞凭借在腾城翡翠公盘上的表现,博得了“赌石王”的美誉。

    赌石王萧逸飞的名字,在全国范围内,的确是小有名气。

    因此,贝安吉这样说,并不算吹牛。

    只不过,好多人都只听说过赌石王萧逸飞的名字,但是萧逸飞到底是什么人,长什么样子,却是知之甚少。

    贝安吉也知道,她当着薛少的面这样说,肯定会让薛少对萧逸飞更加不满。

    但是,她同样也知道,萧逸飞根本就不会怕这个薛少。

    当初,萧逸飞可是从莫绍峰手上赢走了一百多亿。

    现在萧逸飞不还是活蹦乱跳的,也不见莫家对他进行报复。

    总之,她就是不想听到任何人说萧逸飞的不好。

    所以,眼看薛少跑出来针对萧逸飞,她就忍不住要替萧逸飞出头。

    薛少听到贝安吉的话,果然心有怨气,不以为然的笑道:“呵呵,要是小诊所都能出名医,那华夏各地岂不是遍地都是名医?不知道此人身在何处,我倒是对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贝安吉道:“放心,他就在江城,你很快就能见到他的。”

    薛少道:“好,呆会我定要好好见识一下,看看他这位名医,到底有多厉害。”

    接完了所有嘉宾之后,大巴车驶离机场,沿着机场大道,朝着江城市区的方向开去。

    很快就到了市区。

    冯珂珂接到一个电话之后,便笑着对众人说道:“刚才萧医生给我打电话了,说是对这次耽误大家太多时间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所以,今天他想亲自做东,请大家吃顿饭,向大家赔礼道歉。他已经订好了酒席,让我们直接过去。”

    薛少目光一闪,道:“这位萧医生,一定就是那位小诊所的名医吧?”

    “对。萧医生叫萧逸飞……其实,薛少,萧医生他并不是故意要耽误大家的时间,希望你可以大人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冯珂珂想要从中说和。

    但是薛少淡淡一笑,敷衍道:“呵呵,再说吧。”

    冯珂珂见状只能叹了一口气。

    她虽然身为节目组的制片人和导演,但是对薛少这样的豪门大少,实在是没有多达的约束力。

    对方不愿接受自己的调和,她也是无能为力。

    只希望呆会不要闹出太大的事端。

    就在这时,贝安吉握住了冯珂珂的手,道:“冯姐,别担心,我保证,不会有事的。”

    冯珂珂诧异的望着贝安吉。

    不知道她为什么就这么自信。

    而姚一鸣却在暗中咬牙切齿:“靠,果然是那小子!”

    司机按照萧逸飞说的地址将车开了过去。

    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等车停下来,看到外面的景况,薛少不禁皱起眉头。

    “怎么,这位萧医生就是在这种地方请我们吃饭吗?这样是不是太没有诚意了?”

    周高卓,何毅军,还有虞芳芳,看着窗外的那家酒楼,也觉得萧逸飞太不知好歹。

    既然是请客道歉,按照大家的身份,怎么说也应该把这一顿饭,安排在大酒店,或者高档餐厅吧,这样才能表现出他道歉的诚意啊。结果却把他们带到这样一家小酒楼来吃饭,这算是怎么回事?

    以为在这样的地方请大家吃饭,就算是表示出了道歉的诚意吗?

    这明明就是瞧不起大家嘛。

    其实,眼前的这座酒楼,规模并不小。

    即便是放到京城,也算是中档酒楼。

    在这里请客吃饭,并不算太掉档次。

    只不过,因为这些人都对这个萧逸飞心有不满,所以才会吹毛求疵。

    姚一鸣更是笑着说道:“薛少,人家萧医生毕竟只是小诊所的医生,经济条件有限,所以,请我们来这里吃饭,也是人之常情。说不定请这顿饭,人家需要节衣缩食好几个月呢。一会咱们可要嘴下留情,给萧医生省点生活费,呵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