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豆子!”

    两道惊呼声,同时响起。

    突如其来的一幕,把白纱女子和蓝可盈都吓了一跳!

    特别是白纱女子,心惊不已。

    没想到萧逸飞在她们眼皮子底下,将小豆子打飞了出去。

    问题是,萧逸飞明明站在原地没动,连手都没有动过,他是怎么做到,在隔得这么远的情况下,将小豆子给打飞出去的呢?

    难道他拥有隔空伤人的能力吗?

    不!

    白纱女子否定了这个可能!

    她不相信世上有人拥有这样的能力。

    别说是天级高手,就算是先天高手,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白纱女子想到了小豆子被打飞之前,那一闪而过的白光。

    知道这道白光,就是其中的关键!

    只可惜那道白光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事发突然,连她也未能看清楚这白光到底是什么。

    而且这个时候,她也没有时间去探寻这个问题。

    眼看小豆子好像被人扔出去的沙包,朝着远处飞去,白纱女子连忙纵身追了上去。

    她的身法极快。

    居然后发先至,追上了小豆子,将小豆子一把接在怀里!

    双手刚刚接触小豆子的身体,就感觉好像碰到了一块坚冰,冰寒刺骨。

    一股惊人的寒气从小豆子身上传递过来,差点将手掌冻伤,而且这寒气还极为霸道的试图侵入体内。

    “怎么会这样?”

    白纱女子倏然一惊。

    连忙运转内气,将入侵的寒气逼出体外。

    同时赶紧查探小豆子的情况。

    低头望去,却看到小豆子双目禁闭,嘴角流血,生死不明。

    身体无比僵硬,感觉好像变成了一块冰雕,并且身上还不断升腾起散发出阵阵寒气的白雾。

    白衫女子心里骤然一紧。

    还以为小豆子已经命陨当场。

    不过,她很快就从小豆子身上感受到了微弱的脉搏,证明小豆子还活着。

    但是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小豆子就算活着,也处于生命垂危的状况。

    她身上莫名出现的这种强烈的寒气,足以将她冻毙!

    于是,白纱女子立刻开始将内气注入小豆子的体内,试图帮小豆子祛除寒气。

    哪知道将内气注入小豆子体内之后,却发现小豆子体内的气脉,已经寸寸断裂。

    就好像她之前,将那些毒门弟子体内的气脉震断后的情况一样。

    气脉断裂,意味着修为尽失!

    甚至以后都不能再修炼古武。

    对于武修者来说,变成这样,就相当于变成了废人。

    蓝可盈和小豆子,是白纱女子最喜爱的两位弟子。

    不然,这次来江城寻找蓝可盈,也不会只带着小豆子。

    看到爱徒身受如此重创,修为被废,甚至生命垂危,白纱女子心中怒火升腾,抬头怒视着萧逸飞,呵斥道。

    “萧逸飞!你也太过分了吧!居然下手如此无情,把我徒儿的气脉全部震碎!她可还是一个孩子啊!”

    萧逸飞淡淡道:“不是外形看起来像孩子,就真的是孩子。一个孩子,也能修炼到玄级后期吗?一个孩子,也能够如此牙尖嘴利?一个孩子,也能打伤我数名毒门弟子?”

    “还有,不是只有你徒弟的气脉是气脉,而我毒门弟子的气脉,就不是气脉,随随便便就可以废掉!你既然能废掉我毒门弟子的修为,我为什么不能废掉你的弟子呢?”

    白纱女子哑口无言。

    的确,小豆子只是外形看起来比较年幼,实际上,她仅仅只比蓝可盈小一岁而已,如果这都还算是孩子,那么,这世上就没有成年人了。

    只是在她这个师傅心里,一直觉得小豆子还只是一个孩子,不管做错什么事情,都应该得到原谅。

    而有她这个强大的师傅在,小豆子以前的确犯了不少错,但是不管大错小错,最后也的确得到了“原谅”。

    可是,现在小豆子终于遇到了一个不肯“原谅”她的对象,结果……

    而且,的确是她震断毒门弟子的气脉在先,而且还一口气震断了五十八名毒门弟子的气脉,因此,就算萧逸飞震断了自己爱徒的气脉,好像自己也没有资格指责他做的太过分。

    可是,这只是正常人的想法。

    在白纱女子心里,就算五十八名毒门弟子,也比不过自己的一位爱徒。

    她压根就看不起什么毒门!

    因此,白纱女子说道:“没错,我的确废掉了你们不少毒门弟子的修为,可是,这只是一场误会。你既然都知道了这件事是误会,为何还要这样报仇?”

    萧逸飞道:“五十八人的仇,一句误会就算完了?如果不是我这个毒门宗主还算有点本事,这些人恐怕这辈子就都完了!你亲手废掉了五十人的修为,摧毁了他们所有人的梦想,到现在,却都没有任何道歉和悔过的表示,可我只是废掉了你一名弟子的修为,你就反应如此激烈,呵呵……”

    “算了,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

    萧逸飞冷冷道:“我说过了,五十八名毒门弟子的仇,我会向你们全部算清!而这,只是我收的一点利息而已!你还是想想,到底是想要自断气脉,还是让我来动手帮你?”

    被一个毛头小子如此指责,白纱女子感到羞怒无比!

    心里也动了真火。

    其实,以她的骄傲,就算错在自身,想让她开口给萧逸飞,以及那些功力被废的毒门弟子道歉,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不谈让她自己废掉自己的修为,来表示道歉。

    而且,萧逸飞废掉自己爱徒的修为,这笔仇也无法用道歉来化解。

    只要想想小豆子现在的情况,就算现在萧逸飞向她跪地认错,她也不会轻饶了对方。

    轻则废掉萧逸飞的修为,重则干脆杀了萧逸飞。

    甚至这样,她都觉得不能消除自己爱徒功力被废的仇怨。

    因此,她现在与萧逸飞之间,已经不是区区误会那么简单了。

    二人算是结下了深深的仇怨。

    白纱女子冷冷说道。

    “好!你要找我算账,而我也要找你算账,那我们就看看谁能先跟对方算清这笔账!”

    说完,整个人化为一道白影,宛如鬼魅,朝着萧逸飞飞掠而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