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梦露不禁讶然望向萧逸飞,心里惊诧道:“难道唐如雪当上唐家家主,和老公有关系吗?”

    可是怎么想都想不通,自己老公怎么能帮唐如雪当上唐家家主。

    萧逸飞无奈的看了唐如雪一眼,干咳两声后,正准备转移话题,这时,秦朝东走了过来,呵呵笑道:“好了,两位老总,时间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开始正式举行开业典礼了?”

    萧逸飞道:“再等一会!秦老,还有几位客人要来。”

    “哦?还有客人吗?”秦朝东讶然道。

    梦露也感到意外:“难道又是哪位家族的家主要过来?可是,江城这边能够排得上名号的家族,好像差不多都到齐了吧?”

    就在这时,却看到王富贵王美玉夫妇,吴大恭,以及宋美月拿着花篮走了过来。

    “弟妹,恭喜恭喜啊!”王富贵呵呵笑道。

    梦秦珠宝店开业典礼,正式开幕了。

    之前,这边的热闹,早就引来了不少客人们的围观。

    而等到开业典礼活动进行到一半,彩虹翡翠被送上主席台,第一次对外公开露面之后,顿时引起了轰动。

    在场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神奇罕见的七色翡翠,一时间,差点被亮瞎了眼。

    连众多本来只是过来应付场面的家主们,也都是感到惊艳不已,纷纷感叹不虚此行。

    旁边那些还在观望的珠宝店老板们,看到此景,不禁纷纷绝望的哀叹。

    “大势已去!大势已去啊!”

    等到开业典礼结束之后,梦露这才让店员们打开了紧闭的店门,正式对外营业。

    自从珠宝店装修好之后,就一直都是大门紧锁,连玻璃墙都用厚厚的幕布遮挡起来,让人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

    而现在,随着大门开启,幕布撤下,这家珠宝店,也是第一次将真容公开展现。

    等到凑热闹的顾客,打探情报的珠宝店老板,以及唐如雪等家主们,纷纷进入这家珠宝店时,立刻就被深深的震撼住了。

    只见正对大门的位置,竖立着一座高高的展示柜。

    放眼望去,柜子里面,各种顶级翡翠,顶级玉石,随处可见。

    几乎每一件,都是精品!

    其中最为亮眼的,就是几座玉雕。

    且不说这些玉雕的材质,都是选用的顶级翡翠,就说其展现出的雕工,就连外行人,也都能看出其中的不凡。

    单单只是这一展柜的展品,就让人感觉到这家珠宝店的不同寻常。

    而很快,大家便发现,连普通柜台内陈列待售的珠宝首饰,也不乏精品。

    而且价格极为优惠。

    一时间,好多本来只是进来看热闹的人,都忍不住兴起了想买一套首饰的念头。

    连那些家主们,也都对这家珠宝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向负责招待他们的秦老咨询情况。

    消息传开后,顾客纷至沓来。

    看到店内客人变得越来越多,梦露顿时松了一口气,她知道,有了这样完美的开始,这家珠宝店,已经注定了会获得成功。

    而这一切,都是萧逸飞带来的。

    要不是他送给自己的彩虹翡翠,要不是他提供的诸多顶级翡翠,要不是他亲自雕刻了那几座玉雕,肯定无法达到现在这样的轰动效果。

    不过,想到这家珠宝公司,本来就是属于萧逸飞的,梦露也就释然了。

    但是,她还是难以压抑内心越来越浓烈的爱意,将身子轻轻的靠在萧逸飞身上,感受着有他在身边的美好与幸福。

    幸福孤儿教养院。

    正在院子里陪着孩子们玩耍的左卫李阳,看到缓缓停在院子外面的一辆宝马suv,以及从车上下来的汪大成,不禁无语道。

    “汪大主管,你怎么又来了?”

    这位汪大主管,就是温婉茹的那个上司,汪大成。

    上次在萧逸飞面前吃瘪之后,这汪大成居然不但没有灰溜溜的离开,而是死皮赖脸的留了下来,帮着干了半天的活。

    之后,打着给孩子们送礼物的幌子,每天时不时的开车过来孤儿院,比温婉茹都要来的更频繁。

    而今天,汪大成果不其然又跑过来了。

    汪大成一边将路上买的礼物分发给孩子们,一边厚着脸皮给左卫李阳打招呼。

    “左兄,李兄,今天蓝小姐不在吗?”

    这时,蓝可盈走了出来,道:“汪大主管,我在不在有什么关系,你来这里的目的,无非是想找我老公。对不对?”

    汪大成老脸一红。

    的确,自从上次在孤儿院,见识到萧逸飞的身份不凡后,便知道自己这次是得罪了贵人。

    于是他才一次次的跑到孤儿院来。

    一边是想,看能不能化解恩怨,一边也是想,看能不能攀上萧逸飞的关系,因祸得福。

    可惜自从那天之后,萧逸飞就再也没有在孤儿院这边露过面。

    而如今,他再也不敢打温婉茹的主意了,甚至在公司里,还对温婉茹百般照顾。

    眼下,既然被蓝可盈一语道破自己的心思,汪大成也就干脆不再遮遮掩掩,直接笑着问道:“蓝小姐,不知道萧医生什么时候会过来这里呢?我还想着向他当面道歉呢。”

    “哼!谁知道!”蓝可盈冷冷的说道。

    前几天,萧逸飞让她留在孤儿院,替他保护这里的安全,结果他自己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潇洒了,一连好些天都没有消息。

    只要想到这里,心里就不自觉的生出一股怨气。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箫声,忽然随风飘来。

    箫声缠绵悱恻,凄婉动人,听在耳中,不自觉地产生一种哀伤之意。

    这一刻,不但左卫李阳不再说话,连正在闹腾的孩子们,也都安静下来,倾耳聆听。

    蓝可盈面色微变,旋即不着痕迹的说道:“左卫,李阳,你们两个好好看着这里,我先出去走走,散散心!”

    左卫李阳也知道这位蓝大小姐最近心情不佳。

    闻言后点了点头,没有太放在心上。

    蓝可盈走出了孤儿院。

    等到四周无人时,便忽然纵身朝着箫声传来之处飞掠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