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蔡景同如遭雷殛,叫道:“什么?”

    方凡文目光一沉,下令道:“杀!”

    “是!”

    随着方凡文一声令下,一名手下狞笑一声,提掌就朝蔡景同的夫人劈去。

    掌势所向,大厅里,赫然惊起一阵风雷之声!

    可见此人这一掌的威力,到底有多强!

    也可以想象,这一掌下去,要是劈在人的身上,将会造成什么样的效果。

    毫无疑问,蔡夫人肯定必死无疑!

    “不要!”

    蔡景同惊得睚眦欲裂,怒吼着就要冲上去救自己的夫人,但是却被身边的年轻高手,直接一脚踹翻在地。

    然后故意用非常羞辱的方式,踩在他的背上,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

    只能趴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夫人就要被人一掌劈死!

    现场好多人都面色黯然,不忍直视。

    他们其实都知道,方凡文这是准备杀鸡儆猴,震慑他们。

    也知道,蔡家既然被方凡文选来当“鸡”,那么这次肯定在劫难逃。

    他们甚至觉得,蔡家这只“鸡”,是方凡文一早就选好的。

    甚至唐家也在这其中出了份力。

    谁让蔡家以前老是和唐家作对呢。

    所以,方凡文既然选择了与唐家联姻,那么,在杀鸡儆猴的同时,还能顺便给唐家报报仇,可谓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大家虽然很同情蔡家的遭遇。

    只可惜事已至此,此时此刻,已经无力回天。

    还有谁能够阻止惨剧的发生呢?

    “方凡文,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在蔡景同愤怒而绝望的叫骂声中,在所有人都觉得悲剧即将发生,在蔡夫人即将被掌毙的时候,忽然之间,有个声音从大厅大门处赫然响起:“住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喝问声,顿时惊了大家一跳。

    那个已经快要将蔡夫人劈死的武修高手,也被惊得心神一跳,掌势骤止,停在了离蔡夫人脑门只有半寸之遥的地方,然后错愕的循声望去。

    却看到在大厅的大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赫然多了一个陌生的身影。

    刚才的喝问声,就是此人传出来的。

    方凡文也没有想到,此时居然会有人跑出来捣乱,坏他的好事。

    面色一沉,心里生起一丝怒火,“嗖”的一下,目光似箭,朝着来人直射而去。

    哪知道等他看到来人的样子之后,脸上顿时露出极为精彩的神情。

    最后赶紧给手下使了个眼色,让他暂时停手。

    其他人此时也都纷纷看清楚了来人的样子,同时也感到非常意外。

    其实,此人早就应该在现场出现的。

    但是之前,一直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却没想到,此时此刻,他却忽然出现了。

    这下,大家纷纷朝着方凡文望去。

    很想知道,方凡文将会如何面对来人。

    方凡文也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在此时出现。

    虽然心里感到很是不爽,但是,还是收起怒容,微微笑着迎了上去,喊了一声:“唐叔叔……”

    来人却皱起眉头,道:“事到如今,你怎么还叫我叔叔呢,你现在该改口喊爹了。”

    “啊?”方凡文顿时愣住。

    喊爹?

    还真是!

    因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唐闻生的弟弟,唐如雪的亲生父亲,唐越。

    既然方凡文要与唐如雪订婚。

    那么,唐越就相当于成了他的未来岳丈。

    因此,虽然现在就改口喊爹,好像为时过早,也有些奇怪,但是呢,要是唐越这个未来岳父,主动让方凡文这个未来女婿喊爹,倒也不是不能喊。

    只是……

    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有些忍不住想笑呢?

    刚才方凡文还是一副牛逼哄哄,杀伐果断,唯我独尊的样子,现在却马上要对人喊爹。

    这是不是有些太搞笑了!

    可以说,方凡文之前费尽心思,耍尽手段,好不容易才震慑住所有人,在所有人心中竖立起了绝对强势的霸气形象。

    可是随着唐越的出现,他立刻从高高的神位上跌落下来。

    所有的霸气形象,瞬间倒塌。

    方凡文现在是气的差点当场喷血。

    心里有一瞬间,恨不得将对面的唐越给一掌劈死!

    该死的家伙!

    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要在此时出现!

    为什么偏偏要我改口喊什么爹!

    该死!

    真是该死!

    可是,就算心里再怨恨,他也不能真的将唐越劈死,毕竟对方是他未婚妻的父亲,也是未来的岳丈。

    虽然此时此刻,就算他杀死唐越,也没有人敢说他的半句不是。

    但是,私底下肯定会落得一个六亲不认的评价。

    自己现在已经实现了计划,掌控了整个江城,完全没有必要背负上这样的污名。

    因此,方凡文还是将心里的怒火强压了下去。

    但是,无论如何,这一声“爹”,他是绝对叫不出口的。

    强笑着说道:“唐叔叔,现在订婚宴还没有开始呢,现在就改口,是不是有些为时过早……”

    “怎么?说来说去,你还是连一声爹都不愿叫。就这样,你还想娶我女儿,是不是没有什么诚意?”唐越不开心的打断了方凡文的话。

    “这……”方凡文赶紧朝着唐闻生使眼色。

    唐闻生此时也极为郁闷。

    之前为了今晚的计划,他刻意吩咐唐越,不要提前来大厅,等自己派人通知他之后,才过来这里参加订婚宴。

    为什么这唐越提前就过来了呢?

    唐闻生连忙走了上来,道:“二弟,你怎么来了……”

    话还没说完,又被唐越给打断了。

    “废话!今天可是如雪订婚的日子,我要是不过来,那还像话吗?”

    还真是!

    唐越可是唐如雪的亲身父亲。

    女儿订婚,身为父亲的他,怎么可能不来。

    但是,这不是唐闻生想说的话。

    他只是在向唐越抱怨。

    唐越怎么不听自己的话,提前过来了。

    唐闻生正要再开口的时候,唐越却不耐烦道:“好了,什么话都不说了,今天我只想知道,你方凡文到底喊不喊这声爹!”

    方凡文心里怒火升腾,冷着脸道:“叔叔,我现在还有正事,这些事情,呆会再提!”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有道清亮的声音传了进来。

    “方凡文,你别转移话题。你要是不喊这声爹,就别想娶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