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都认出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马家大少马玉龙。

    以前的马家,在江城十大家族当中排名第二,仅仅只逊色于唐家。

    可是随着鼎鑫拍卖行易主之后,马家的实力就大大受损。

    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风光。

    好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虽然昔日十大家族老二的位置,已经被蔡家所取代,但是,他们至少还能排在前三位。

    在以前,因为马家本身的实力很强,以及和唐家走得很近,在唐如雪的众多追求者当中,马玉龙一直处于遥遥领先的状态。

    甚至在很多人看来,马玉龙极有可能是最后的胜利者,成功抱得美人归,成为唐家的乘龙快婿。

    然而随着马家的落魄,唐家对待马家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

    从原来的盟友关系,逐渐有将马家当成附庸家族看待的意思。

    尽管如此,在大家看来,唐家如果想联姻的话,马家依然是最合适的对象。

    而且相比之下,马玉龙也算是和唐如雪门当户对。

    可是,唐家偏偏选择了什么都不如马家的方家,以及什么都无法和马玉龙相提并论的方凡文,为联姻对象。

    因此,马玉龙心里有多郁闷,可想而知。

    此时此刻,看到马玉龙忽然跑出来,面色阴沉的朝着方家人,或者准确的说,是朝着方凡文走去,所有客人们第一反应就是,觉得马玉龙无法接受输给方凡文的事实,所以现在是准备上去找方凡文麻烦的。

    大家的脸上,顿时都露出了无比精彩的神情,内心充满了期待。

    眼前仿佛出现了,马玉龙与方凡文,直接发生正面冲突的精彩画面。

    也不知道,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唐家方家到时候该如何收场。

    此时,心里感到最高兴的,莫过于蔡家的家主蔡景同,以及凌家的家主凌霄云。

    蔡家和凌家是盟友。

    两家和唐家一向都是对手。

    所以,蔡景同和凌霄云,自然非常乐意看到唐家倒霉。

    “呵呵,马贤侄啊马贤侄,希望你不要怂,就是怼,总之,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就在所有人的期待当中,马玉龙已经大步走到了方凡文的面前。

    看到马玉龙一脸不善的样子,方亦文也担心他是要对自己弟弟不利,连忙上前想要拦住马玉龙,嘴里还笑着说道:“马少……”

    但是却被方凡文伸手拦住了他。

    “没事的,大哥。”

    方凡文轻轻松松的说道,脸上还带着淡定如风的笑容。

    方凡文的身份与实力,在方家核心成员之间,已经不是秘密。

    所以如今的方亦文,早已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的与众不同。

    此时看到弟弟胸有成竹的样子,便放弃了上去阻拦马玉龙,站在原地,用警惕的目光望着马玉龙。

    方凡文拦住大哥之后,便站在原地,面带微笑的望着迎面走来的马玉龙。

    等到马玉龙走到方凡文面前,便抬起拳头,好像作势就要朝着方凡文胸口一拳砸去。

    旁人看到此景,顿时双目放光。

    “果然!果然是这样!”

    “马玉龙果然是要跟方凡文算账啊!”

    “正戏还没开始,好戏就要上演了!”

    一群宾客唯恐天下不乱的想道。

    唐如风看到此景,心里感到很焦急。

    暗骂一声该死,就要开口喝止马玉龙。

    唐闻生也是眉头紧皱,担心不已。

    他倒是不怕马玉龙会伤到方凡文。

    实际上,唐闻生知道,就算是一百个,乃至一千个马玉龙加在一起,都没办法伤到方凡文一根毫毛。

    他只是担心,马玉龙和方凡文之间的冲突,会造成马家方家互相对立的结果,甚至还会影响自家与马家之间的关系。

    不过想到接下来的计划,他便释然了。

    觉得马家的立场和态度,已经并没有那么重要。

    于是没有出声喝止马玉龙。

    此时此刻,面对马玉龙高高抬起的拳头,方凡文竟然好像视若无睹,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笑望着马玉龙。

    而就在这时,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马玉龙将右拳高高抬起之后,竟然并没有用力笔直地轰向对面的方凡文,而是将左手顺势抬起,朝着方凡文做了一个抱拳行礼的动作,笑着说道:“文少,恭喜恭喜!恭喜你和唐小姐订婚快乐,希望你们能够早结连理,百年好合!”

    此时他的脸上,哪里有半点阴郁愤怒之色,相反,还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

    甚至如果仔细观察,还可以发现他的笑容当中,还带着几分讨好和谄媚之色。

    “啊?”

    “晕!”

    “怎么会这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嘛!”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惊叫。

    因为,眼前这马玉龙的反应,完全不科学啊!

    心上人都被人抢走了,他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反而还在祝贺他的情敌,这真是无语了。

    面对这样的结果,所有人顿时感到很是匪夷所思。

    连唐闻生和唐如风父子两,也是满脸错愕。

    搞不懂马玉龙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而蔡景同和凌霄云两位正等着看好戏的家主,此时也不禁目瞪口呆。

    二人都被马玉龙的古怪反应给搞蒙了。

    只有方凡文,显得极为平静,好像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事实也的确如此。

    其实早在当初,马家遭遇变数,拍卖公司被人抢走的时候,方凡文就已经开始出面,趁马家落魄的时候,暗中接触马永年和马玉龙父子。

    在许以重利的情况下,将马永年马玉龙父子成功的收买。

    而这一切,全都瞒着外人。

    连唐家人也都瞒在鼓里。

    因此,大家本来都认为,现在马家已经快要沦落成唐家的附庸。

    但是实际上,马家真正投靠的对象,其实是方家。

    正因如此,刚才方凡文才会提前知道,马玉龙不可能攻击自己。

    对此时马玉龙向自己贺喜的举动,他也是毫不意外,意有所指的笑着回应道:“马少,谢谢,一会事情完了之后,咱们一起好好的喝上几杯,以示庆贺。”

    马玉龙会意的点着头,笑道:“好,我等着这杯庆功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