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口罩取下来之后,还有纱布。

    萧逸飞将纱布轻轻揭开,手指托着她的下巴,仔细观察。

    看到在叶眉右脸下部,靠近嘴角的位置,有一条非常明显的伤口。

    从伤口不规则的形状来看,这应该是用破碎的酒**之类的东西划伤的。

    伤口很深,看起来很严重。

    尽管已经进行了缝合处理,但是,从伤口的情况来看,就算伤口愈合了,也还是会留下明显的疤痕。

    而且疤痕还不会很小。

    说是毁容,一点都不夸张。

    这样一张绝美的面容,此时却出现这样严重的伤势,连萧逸飞看着也不禁为之感到心疼。

    身为女孩子,遇到这样的情况,受到的打击有多严重,可想而知。

    一般女孩子,甚至会彻底垮掉。

    坚强一些的,也很难从痛苦中走出来。

    因此,叶眉现在的表现,已经算是非常的坚强了。

    “这伤到底是怎么弄的?说来听听。”

    “这是内……”

    “别跟我扯什么内部资料,不能公开的话。我要知道真相。”

    “……江城以前的毒品市场,白水帮就占了五成,是最大的毒枭。随着白水帮覆灭,其他毒贩都吓到了,很是消停了一段时间。但是,近期我们了解到,那些毒贩又开始死灰复燃了。而且市面上还出现了一种新型毒品。”

    将这种毒品的情况,对萧逸飞说了之后,又道:“前几天晚上,我和两个同事穿着便装,去一家夜总会调查情况的时候,果然发现了正在兜售新型毒品的小混混。可是,当我的两个同事准备对小混混进行抓捕时,没想到遭到了对方同伙的偷袭,结果两人当场挂彩,甚至被对方用枪挟持,我后来开枪射伤了他们的枪手,救了两个同事,但是不小心被人偷袭,用玻璃**在脸上戳了一下。后来我们虽然缴获了一些毒品,可惜还是被那些毒贩给逃走了。”

    虽然叶眉说的很简单,但是萧逸飞能够想象得到,当时是什么惊险情况。

    可以说,叶眉身为女人,在那种情况下,做出这样的牺牲,真的非常了不起。

    知道大概的情况之后,萧逸飞继续专注的给叶眉进行检查。

    其实,当萧逸飞解开自己脸上口罩的时候,叶眉之前还闭着眼睛。

    后来,她睁开了眼睛,一直在密切关注萧逸飞脸上的反应。

    想看看他之前到底只是在安慰自己呢,还是真的有把握治好自己。

    一开始,她还被萧逸飞近距离的关注,搞得很是羞涩。

    直到萧逸飞开口询问时,一问一答中,才逐渐恢复了平静。

    可是此时,她却发现,萧逸飞在给自己检查之后,眉头微皱,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

    “哐当”一声!

    心猛然往下一沉。

    “他之前果然还是只是在安慰我吗?”

    失望的想要推开萧逸飞的手,准备将纱布戴起来,嘴里说道:“不要再看了,我知道这样的伤疤,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治好的。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可是没推动。

    萧逸飞继续托着她的下巴,夸张的看来看去,嘴里调戏道:“难得看到你变得这么丑的样子,要是不趁机看看,以后就没机会了。”

    叶眉瞪大眼:“什么?”

    萧逸飞一脸纠结道:“我现在真的很纠结。不知道是应该趁你脸上的伤势没有愈合之前,就提前进行治疗,让你的伤完美愈合,不留下任何疤痕呢?还是应该等你的伤愈合,形成伤疤之后,再进行治疗,帮你把伤疤给消掉?这两种办法,你觉得应该选哪个?”

    “你刚才皱眉,就是因为在考虑这个问题吗?”叶眉错愕的问道。难道自己之前完全误会了?

    “对啊!不然你以为我在想什么?以为我看到你的伤势之后,发现有心无力,治不好你的伤吗?呵呵。”萧逸飞好笑的说道。

    叶眉这才知道,萧逸飞之前露出那样的神情,完全就是在故意捉弄自己。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萧逸飞还能跟自己开玩笑,足以证明他真的信心十足。

    因此,面对萧逸飞的调侃,叶眉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非常激动。

    “你的意思是……你真的能够治好我?其实,你如果只是在安慰我的话,就不用了。”

    “十万吧!”萧逸飞忽然说道。

    叶眉顿时一愣。

    “什么十万?”

    萧逸飞说:“你现在给我十万,就当是治疗费,我保证让你的伤势完美痊愈,不留下任何疤痕。而我收了你的钱,要是到时候不能说到做到,治好你的话,你就可以直接去曝光我,这样我就身败名裂了。”

    叶眉定定地望着萧逸飞,好像在确定他是说真的,还是只是开玩笑。

    半晌后,她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这十万我不必给你,因为我……相信你。”

    “干嘛不必给啊,这可是我该收的医疗费啊,你难道想赖账不成?不行,你必须提前给我,不然我不给你治!”

    “你……”叶眉顿时哭笑不得。

    忽然,噗嗤一声笑了。

    越笑越大声。

    最后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然后一头扑进萧逸飞的怀里。

    抱着他边哭边说。

    “我真以为我要毁容了,这辈子都要变成丑八怪了,以后也只能随便找个男人嫁了,还要受人家的嫌弃……呜呜呜,现在听到你这样说,我太高兴了,呜呜呜……”

    萧逸飞也知道,这些天叶眉肯定是在焦虑,伤心,还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中度过。

    心情和神经,早就压抑紧绷到了极限。

    接近崩溃。

    现在突然得知,不用再担心毁容了,一时间,便忍不住将以前所有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

    这个时候,自然不适合将她推开。

    抱着她,笑着拍着她的香肩,说道:“好了,好了,不用哭了。叶大队长,这种事情,你应该早就告诉我啊,你也知道我是神医啊,这种区区小伤,还能难得到我吗?以后你要是再受伤,不用去其他医院,直接找我就行……”

    “什么再受伤,你这是在咒我吗?”叶眉哭笑着在萧逸飞背上锤了锤。

    萧逸飞呵呵一笑:“一时失误而已,不要介意……”

    二人正抱在一起,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