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如今的意志,非常的坚强,不可同日而语。

    就算面对这样一笔巨额的意外之财,他也只是稍稍激动了一会,然后马上就恢复了冷静。

    梦露看在眼里,心里自然对他更是崇拜不已。

    因为她非常清楚萧逸飞以前到底有多穷。

    而要是换做任何人,忽然从一个穷光蛋,摇身一变成为千万富翁,肯定会激动得情难自已,甚至直接发疯都有可能。

    可是偏偏萧逸飞却能保持如此冷静的态度。

    这实在是非常的难能可贵。

    这样的男人,肯定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

    难怪之前他遭遇了那么多的挫折和困难,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走出了困境,获得了现在的成功!

    而且,他未来的成就,肯定比眼前要伟大的多。

    梦露忽然很感谢任小月。

    如果不是任小月爱慕虚荣,又怎么可能将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送到自己面前呢?

    其实万丰也一直在悄悄观察萧逸飞这位表姐夫。

    而看到萧逸飞如今淡定的样子,更是觉得这位表姐夫肯定不是凡人,应该也是大家族出来的世家子弟。

    如果他知道他的推断,与真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对了,表姐夫,你还准备继续赌石吗?要不再露两手,给我们开开眼界?”万丰一脸期待的说道。

    萧逸飞皱了皱眉,道:“还是算了吧,时间不早了,我晚上还有事。”

    其实,他是觉得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现在肯定很多人都在关注着他,而他要是继续赌石,并且继续赌涨的话,引起有心人的窥觑,那就不好了。

    所以倒不如见好就收,尽早离开。

    虽然萧逸飞的答案,让万丰感到很失望,可是,他现在也急着将手上的这块毛料进行处理,好拿去当生日礼物送给梦父,所以倒也没有坚持要留下来赌石。

    就这样,三人便一起离开了赌石现场。

    来到电梯门口,开始等待电梯。

    很快电梯就到了。

    而就在电梯门开启的那一刻,忽然间,萧逸飞发现毒皇母树又出现了一丝奇怪的反应。

    萧逸飞心里一凛,知道周围又出现了强大的毒物。

    而且,这毒物貌似就在……

    “不好!”

    萧逸飞猛然一惊,连忙上前一步,用身体护住了梦露和万丰,挡在了他们与电梯门之间。

    这个时候,电梯门才打开了一条细缝。

    而凭借超强的眼力,萧逸飞看见从细缝当中,忽然飞出一只微小的飞虫。

    这飞虫实在是太微小了,恐怕只有半粒绿豆那么大,而且速度快的惊人,当它急速飞行时,寻常人很难注意到它们的存在。

    如果不是萧逸飞眼力惊人,恐怕也会将它忽视。

    可是,看到这飞虫,萧逸飞心里大吃一惊。

    因为毒皇母树之前感知到的毒物,居然就是这只飞虫。

    而且,通过毒皇母树的反应,这只飞虫至少也是二级凡阶毒物。

    “这是什么毒虫?为什么以前从未见过?”

    不但现实当中没有见过,就连在毒修的记忆当中,也没有见过这种毒虫的信息。

    此时此刻,萧逸飞没有时间去思索这个问题。

    这只飞虫从电梯内飞出来之后,竟然朝着他所在的位置飞射而来。

    而且来势汹汹,不怀好意!

    萧逸飞来不及多想,迅速施展《毒火功》。

    掌心毒火闪现,掌势如风,朝着飞虫一掌拍去。

    在外人看来,以为萧逸飞只是因为太热,用手扇了下风而已。

    这一掌下去,正好拍在了飞虫的身上。

    那飞虫顿时遭到重创,毒火焚身,剧痛难忍,不敢继续攻击萧逸飞,连忙逃之夭夭。

    虽然萧逸飞很想追上去,将其给击杀,好吸取毒液,提升修为。

    可是这只飞虫速度太快,而且直接逃进了天花板上的通风管道内,恐怕一时间难以找到它,索性只好放弃了。

    而此时,电梯门也终于完全打开了。

    电梯内乘客不多。

    萧逸飞的目光在人群中迅速扫过。

    很快,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矮小干瘦的中年男人,引起了萧逸飞的注意。

    因为在此人的脸上,分明有一丝惊诧的神情还没来得及完全消散。

    结合刚才的那只飞虫,萧逸飞发现此人肯定有问题。

    此人应该也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暴露了,所以并没有走下电梯,而是后退一步,站在其他乘客的身后,将这些乘客当成了盾牌,防备萧逸飞出手攻击。

    而萧逸飞既然意识到危险的存在,周围又有这么多外人在场,他也只能尽量与其保持距离。

    “表姐夫?我们不上去吗?”万丰看见萧逸飞一直站在电梯门口,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而梦露,以及电梯里其他无知的乘客们,心里也存在同样的疑惑。

    萧逸飞一边警惕的防备着那个黑瘦中年人,一边说道:“人太多,我们还是等下个电梯吧?”

    “啊?人多吗?”

    万丰看着略显空旷的电梯,感到很是无语。

    而这么一耽误,电梯门开始关闭。

    萧逸飞顿时松了一口气。

    同时心里灵机一动。

    藏在身上的寒玉冰蚕,忽然将身体化为透明状,乘人不备时,赶在电梯门关闭之前,悄悄溜进了电梯,躲在暗中监视着那个黑瘦男人。

    而至始至终,梦露和万丰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

    大厦门口,万丰嘿嘿笑道:“表姐,我就不打扰你和表姐夫的好事了,下次我再请你们吃饭。”

    万丰笑得非常邪恶。

    说到“好事”的时候,还刻意加重音调,显然意有所指。

    萧逸飞顿时感到相当尴尬。

    而梦露更是气骂道:“滚吧你!”

    “哈哈,那我走了!”万丰说着,挥挥手便闪人了。

    等他一走,现场顿时就只剩下了萧逸飞和梦露两个人。

    “梦露,你的账户是多少?”萧逸飞忽然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梦露皱眉的说。

    “刚才的毛料,是你花钱买的,所以,这笔钱我不能收……”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都说好了,今天你挑选的毛料由我来买单,赌涨了都算你的。”

    “不行,这笔钱太多了,我真的受之有愧,要不,我们一人一半吧?”萧逸飞坚持的说道。

    可是也不知道梦露到底怎么了,忽然生气的“哼”了一声,也不搭理萧逸飞,朝着停在路边的甲壳虫走去。

    萧逸飞急忙喊道:“喂,梦露……”

    可是梦露还是头也不会的上了车,开着车就径直离开了,把萧逸飞一个人扔在了原地。

    萧逸飞顿时傻眼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