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无视周围人异样的眼神,快步走到了堆放翡翠毛料的地方。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自信。

    在别人眼中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他来说,却简直轻而易举。

    因为,他手中有寒玉冰蚕这样的赌石神器!

    寒玉冰蚕是一种特别喜欢吞食各种玉石的毒虫,正因如此,它们对玉石拥有着一种特殊并且敏锐的感知能力。

    就好像寄宿小学内,连深藏在石像内部的玉石,都能被它给找到。

    这种能力,要是用在赌石上面,那简直就是无往而不利。

    以前,萧逸飞从来没有赌过石,所以,就算明知道寒玉冰蚕拥有这种特殊的能力,也没有与赌石联系起来。

    直到在诊所,偶然听到梦露提起赌石的时候,他才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件事情。

    而萧逸飞从中看到了一条敛财之路,所以才一口答应来这里赌石。

    “呵呵,要是有人知道这世上有寒玉冰蚕这样的毒虫,不知道会不会进行疯狂的抢夺呢?”

    萧逸飞在一块块毛料当中快速走过。

    暗地里,却根据藏在身上的寒玉冰蚕的各种反应,来判断这些翡翠毛料的情况。

    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里,更是觉得萧逸飞对赌石一窍不通。

    别人挑选毛料,都是仔细研究,精挑细选,哪有人像他这样走马观花一样,随便挑选毛料呢?

    这样挑选毛料,时间倒是节省了,可是,如果最后挑选一块垃圾毛料出来,那节省的一点时间有什么用呢?

    “菜鸟就是菜鸟啊,这样他能赢才怪呢!”

    就在这个时候,萧逸飞却在其中一块毛料前面站定,然后弯下腰,直接将这块毛料从地上拿了起来。

    对,没有看错!

    是“拿”了起来,而不是“抬”了起来,或者“搬”了起来。

    因为这块毛料个头很小,只有两个拳头大小,一只手轻轻松松就能拿起来。

    要是萧逸飞拿起这块毛料之后,继续挑选其他毛料的话,大家或许还觉得没什么。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萧逸飞拿着这块毛料之后,竟然对其他毛料毫无兴趣,直接就朝附近的一名店员走去。

    “不是吧,他准备只挑选这样一块毛料吗?”

    “这毛料才多大啊,而且品相也是一般,且不说能不能赌涨了,就算开出了翡翠,也值不了多少钱啊!”

    “除非能解出冰种或玻璃种,否则,他必输无疑啊!”

    萧逸飞并不在意别人是怎么想的,径直走到店员前面,问道。

    “帮我算一算,这块毛料多少钱?”

    “先生,这里的毛料一斤……”

    “不用说这些,直接给我一个最终价格就行。”

    “好的。先生请稍等。我先去过称。”

    等到店员称完毛料回来,报出了这块毛料的价格。

    “先生,一共是四千八百元。”

    “四千八是吗?这是五千,不用找了,老公,你快去解石吧。”

    梦露迅速从钱包里取出一叠现金,递给了店员,然后对萧逸飞说道。

    此时的她,面对萧逸飞如此不靠谱的选择,居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怀疑。

    反而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坚定与信任。

    也许是因为萧逸飞以前的种种神奇表现,让她对萧逸飞非常信任。

    也许是此时萧逸飞表现出的云淡风轻,让她受到感染,情不自禁地选择了相信萧逸飞。

    还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

    萧逸飞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她对自己的信任,心里有些感动。

    他也没有太矫情,连忙拿着毛料去解石。

    为了方便顾客赌石,现场的解石机和解石师傅数量都不少。

    之前萧逸飞在挑选毛料的时候,还有好几个解石师傅都没有干活,可是此时他却发现,这几个解石师傅竟然都开始忙活了起来。

    这才过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呢。

    “这也太巧了吧?”

    如果真是巧合,那还没什么,就怕是人为操纵的。

    可是,萧逸飞很快便看见柳一峰一脸得意的朝他走来,于是立刻知道,这一切还真是人为造成。

    “哈哈,萧逸飞,不好意思啊,我买的毛料有点多,需要几个师傅一起解石才能忙的过来……这不会影响到你吧?要不,你先等等?反正不用几分钟就好了。”

    柳一峰得意的笑道。

    他刚才躲在一旁,看到了萧逸飞与周金元他们发生冲突,并且与任小月打赌的情景,所以趁此机会,故意买了一些垃圾毛料,让所有的解石师傅帮他解石。

    他做这些,就为了让萧逸飞不能及时的解石,最后输掉赌局。

    为了报复萧逸飞,他也算是不择手段了。

    萧逸飞也没想到柳一峰这么卑鄙。

    但是又不得不承认,柳一峰这样做,的确将他逼到了尴尬的境地。

    现在跟柳一峰说再多都没用了,对方不可能放弃报复他的机会,所以萧逸飞并没有理睬柳一峰,而是四处观察,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梦露此时匆匆赶了过来,听到柳一峰的话,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顿时愤然不已。

    “柳一峰,你真卑鄙!”

    她朝着那些解石师傅大声道:“谁来帮我们解石?一块十万!”

    “露露,这样没用的。我们柳家在这一行还算有点名气,这些师傅们肯定多少要卖我一个面子。再说,谁要是站出来,我大不了多加十万,让他再回去,所以,何必这样浪费钱呢。而且时间也浪费了。”

    梦露狠狠的瞪了柳一峰一眼,然后不服气的大声喊道:“二十万一次,谁来帮我们解石,我给二十万!”

    可是,并没有解石师傅站出来。

    “呵呵,我就说没用吧。”柳一峰得意的笑着,然后用手往旁边一指,道:“不过,这里倒是有一台解石机是空着的,你们大可以亲自动手解石啊,哈哈。”

    换做一般人,在没有经过针对性训练的情况下,绝对不敢亲自动手解石。

    不然结果肯定惨不忍睹。

    所以柳一峰才会这样“好心”的提醒萧逸飞他们。

    可是,听到柳一峰的话之后,萧逸飞却眼睛一亮,忽然笑道:“谢谢柳少提醒,要是呆会我侥幸赌涨了,肯定给你封个大红包。”

    “嘎……”

    笑声嘎然而止。

    柳一峰愣愣的看着萧逸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我准备亲手解石而已。”萧逸飞笑着说道。 嫂索{半-/-浮生-绝品毒医

    “什么?你要亲手解石?”

    柳一峰下巴都快垂地上了。但是马上他就哈哈大笑起来。

    “好啊,那你就赶紧解石吧,我等着收你的红包呢。”

    在柳一峰看来,萧逸飞一旦亲手解石,那肯定死的更快,也死的更惨。

    “老公,你别冲动!”梦露不放心的劝阻道。

    “只剩下三分钟了!”

    这时,之前的那个年轻人,又在旁边给萧逸飞报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