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神奇,正因为他的丹药如此神奇,正因为他可能是唯一能够救治掌门伤势的人,这些长老们在得知,施公望将整个长生门一不小心输给萧逸飞之后,意外的没有生气,反而还在今天,摆出如此隆重的架势,欢迎萧逸飞的到来。

    倒是那些目前还被蒙在鼓里的普通弟子们,看到让他们大张旗鼓,倾派而出,隆重迎接的对象,居然是这样一个年轻人时,差点惊掉了大牙,议论纷纷。

    “这位年轻人是谁啊?”

    “我们今天要迎接的人,不会是就他吧?”

    “没看到连施师叔也跟在他的身后吗?而且,看施师叔的样子,好像对他很尊敬啊!”

    “是啊,此人不会是哪个大门派的弟子吧?”

    众目睽睽之下,萧逸飞面带微笑,神色淡然的走到了几位长老面前。

    施公望连忙上前进行介绍。

    长生门的五位长老,分别是大长老乌丹生,二长老仁成礼,三长老向红云,这三位都是天级前期修为。

    还有四长老李牧,五长老赵康永,都是地级后期修为。

    萧逸飞与这五人见过面之后,没有过多废话,说道:“带我们去见常掌门吧。”

    “诶……是,大师请!”

    在五位长老的带领下,萧逸飞在长生殿后院,见到了常成言。

    此时的常成言,样子看起来颇为不佳。

    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他,发根竖起,面部扭曲,神情狰狞,但是偏偏又是面色煞白,气若游丝,似乎已经油尽灯枯。

    看起来,好像是在极度的疯狂之后,耗尽了浑身元气,结果脱力所致。

    而且,他的双手,双腿,以及身体,都被不知名材料制成的绳索,紧紧捆绑在床上,限制着他的行动。

    尽管如此,在旁边的地上,还扔着几根断裂的绳索。

    这些绳索好像是被生生扯断的。

    大长老乌丹生解释道:“那天掌门在服下大师炼制的丹药之后,就忽然实力暴增,然后打死了龙家的白袍供奉,还吓跑了龙家的那位黑袍供奉,而且掌门还一路追赶那位黑袍供奉,一直追出了长生谷,只把那黑袍供奉吓得扔下了白袍供奉的尸体,只带着龙云,然后逃进了大山之中。”

    “就算是这样,掌门还是一路穷追不舍。最后差点不知所踪。我们也是一路追赶,好不容易才追到了掌门,结果发现掌门倒在山林里,昏厥了过去。”

    “我们赶紧准备给掌门喂食小还丹,给他疗伤,掌门却忽然醒了。醒来之后,掌门形似疯癫,六亲不认,出手攻击每一个靠近他的人。”

    说到这里,几位长老脸上都露出尴尬之色。

    当时常成言展现出来的实力,简直是超乎想象,所以,面对常成言的攻击,他们几位长老,就跟那个逃走的黑袍供奉一样,根本不敢上前与之交手,而是被常成言追得漫山遍野到处逃匿,非常狼狈不堪。

    还好常成言虽然实力强悍,但是因为似癫似狂,神志不清,所以他们才没有被追上,不然的话,估计他们就要被常成言给误伤。甚至还会像白袍供奉一样,惨死在常成言的手中。

    这么尴尬和丢脸的事情,乌丹生却还是亲口说了出来。

    之后又说:“掌门好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神志不清,狂躁疯狂,在追赶我们的时候,还在疯狂攻击周围的树木,于是,在僵持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掌门因为内力耗尽,这才又一次昏厥了过去。”

    “我们把掌门带回来之后,担心掌门醒来后会再次走火入魔,不得已,只好用特制的绳索,将他像这样绑在了床上。可是,就算是这样,掌门中间醒来之后,还是生生将绳索给扯断了。”

    “再后来,掌门一直时醒时睡。每次醒来之后,都是非常的疯狂,每次疯狂之后,都会耗尽大量的精元。到现在,掌门已经油尽灯枯,情况非常危险……其中,我们也给掌门服食了一些丹药,但是,这些丹药不但没能治好掌门,反而让掌门的情况变得更严重。所以,我们已经感到束手无策!”

    “大师,现在恐怕只有您才能救我们掌门,还请您出手相救,救救我们掌门?”

    乌丹生说完之后,诚恳的请求道。

    其他长老也是纷纷开口请萧逸飞出手救治常成言。

    萧逸飞看着常成言此时的样子,心里暗暗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啊。”

    其实,之前在万丰的电话里,萧逸飞对常成言的情况,就已经有所了解。

    也已经知道常成言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现在亲眼看到常成言的现况,再听到乌丹生的详细描述之后,更是确定了这一点。

    面对长生门众长老恳求的眼神,萧逸飞说道:“你们常掌门之所以变成这样,其实原因很简单。我给小施的那四枚丹药,叫做毒灵丹。这种丹药,服下之后,不但能够增强内力,而且还能增强灵魂之力。但是,因为其药效超强,所以,不是常人能够服用的。像你们这样修为一般的武修者,最多只能服下一枚毒灵丹的四分之三。而只有先天高手,才能服下一枚完整的毒灵丹。”

    听到这里,几位长老脸色极为怪异。

    他们几人怎么说也都是地级后期以上的高手啊,可是在萧逸飞的口中,他们却只是修为一般的武修者。

    要是别人这样说,他们或许还会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可是这种话从萧逸飞嘴里说出来,却让他们只是感到羞愧,并没有因此而生气。

    因为,他们都被萧逸飞最后面那句话给震住了。

    这样的丹药,居然只有先天高手,才能服用完整的丹药。

    这岂不是说,这种毒灵丹,竟然是先天丹药?

    而能够炼制先天丹药的人,那又会拥有怎样的修为呢?

    莫非,眼前的年轻人,竟然已经是一位先天高手?

    如果萧逸飞真是先天高手,那他还真有资格评论他们几个修为一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