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东方如梦道歉道:“对不起,刚才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同时谢谢你救了我。”

    萧逸飞嘿嘿一笑,说道:“没什么,你要是跟我相处久了,就会发现我这人很大方的。特别是对自己老婆,更是宽容,区区小误会,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哈哈!”

    “老婆?什么老婆?你在说什么啊?”东方如梦听得一头雾水。

    而旁边金小鱼却满脸尴尬,朝着萧逸飞一个劲的暗使眼色,让他先不要乱说。

    萧逸飞视若无睹,笑着对东方如梦说道:“没关系,你让她跟你解释一下,就知道答案了。”

    东方如梦连忙望着金小鱼,问道:“小鱼,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没,没什么。”金小鱼很是尴尬的说道,这样的话,让她实在是难以启齿啊!

    还不知道东方如梦知道真相之后,会不会气的跟自己翻脸呢。

    这时,那严邵华却目光一闪,说道:“如梦,真的没什么,你不要听这小子胡说八道。好了,如梦,你既然已经好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还好你这次没事了,不然的话,我都不知道到时候怎么跟伯父伯母他们交代呢。”

    他这是想要赖账的节奏啊。

    金小鱼此时眼睛也赫然一亮,暗道:“对啊,既然如梦姐已经没事呢,那干脆不如直接赖账闪人!”

    虽然这样做好像不太道德,可是总比让如梦姐嫁给这个变态要强吧?

    于是金小鱼闷声不语,但是却作势想将东方如梦从吊床上扶起来,然后直接开车闪人。

    可是奇怪的是,对于他们这种公然的耍赖行为,萧逸飞却毫无反应,一脸淡然的站在那里,看上去并不生气。

    换做任何人,都不该是这样的反应啊!

    这种反常的现象,反倒让金小鱼和严邵华感到有些忐忑不安。特别是想到之前萧逸飞身上种种诡异之处,顿时不敢冒然走人。

    金小鱼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就不怕我们真的走人吗?”

    萧逸飞不解问道:“我干嘛要怕?脚长在你们身上,你们要走要留,我都管不着,再说,我从不为难人!”

    “真的?你真的让我们走?”萧逸飞越是大方,金小鱼却越不相信,总觉得这背后藏着什么阴谋。

    “我又不是你们!我向来都是说到做到!你们爱信不信!”萧逸飞扔下一句话,转身就朝着院里的屋子走去。

    金小鱼和严邵华顿时傻眼了。

    没想到萧逸飞还真的不在乎他们耍赖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

    严邵华朝着萧逸飞暗道一句:“看在你这么识相的份上,之前的帐就不跟你算了!”

    然后便对东方如梦说道:“如梦,来,我扶你起来。”

    可是就在这时,东方如梦忽然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当场吐出一口黑血,脸上更是露出无比痛苦的神情,嘴里也发出痛哭的"shen yin"。

    “啊?”

    金小鱼顿时发出一声尖叫。

    “如梦姐,你怎么啦?如梦姐,你别吓我啊!”

    严邵华则是怒视着萧逸飞,质问道:“萧逸飞,你不是说已经把如梦治好了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萧逸飞回过头,说道:“我只是说把她弄醒了,什么时候说过已经把她治好了?你自己听力和理解能力有问题,怎么还怪起别人了?看来你真的需要治治耳朵跟脑子啊!”

    严邵华顿时懵了。

    金小鱼也蒙圈了。

    他们这时也记起来,之前萧逸飞的确只是说他把东方如梦弄醒了,而没有说他治好了东方如梦。

    只不过是他们自己误会了。

    可笑的是,他们居然还想要耍赖,也难怪萧逸飞压根就不在意他们耍不耍赖了,因为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嘛。

    金小鱼顿时说道:“那你赶紧把如梦姐治好啊!”

    萧逸飞道:“你们不是说要回去了吗?还治啥啊?好了,慢走不送!”

    金小姐急忙道:“等等!好吧,刚才是我们错了,我向你道歉,可是,可是如梦姐她没有反悔啊,我现在就跟如梦姐说这件事。”

    说着,金小鱼赶紧将刚才那三免三不治的事情,对东方如梦说了一遍。

    东方如梦虽然显得很痛苦,但是,她人还是保持着清醒,因此,听到金小鱼的话后,顿时失声道:“这,这太荒唐了吧!不,我不能答应!”

    可是说完又吐了一口黑血,整个人显得更加的精神萎靡。

    金小鱼见状后急忙说道:“如梦姐,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总不至于真的想就这样香消玉殒吧。你终究还是要嫁人的,我看他人也不错啊,医术这么厉害,跟你很般配的,你就答应做他老婆好了。”

    金小鱼一边说着,一边背对着萧逸飞,朝东方如梦挤眉弄眼,暗示她先答应下来。

    东方如梦顿时哭笑不得,也不知道金小鱼到底在搞什么鬼。

    但是她知道金小鱼不会害自己,也知道金小鱼年纪虽小,但是一向古怪精灵,所以,金小鱼肯定是心里已经有了什么主意,所以才让她先答应这个条件。

    东方如梦无奈的点了点头,声如蚊吟道:“好吧,我答应了。”

    金小鱼顿时高兴的对萧逸飞道:“好啦!萧逸飞,你听到啦?如梦姐已经答应当你老婆了,现在你可以赶紧把她身上的毒解掉了吧?”

    萧逸飞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既然她是我老婆了,我怎么忍心让她继续难受呢?我这就替她解毒。”

    听到从一个陌生人嘴里,朝自己喊出“老婆”二字,东方如梦感到尴尬极了。

    至于一旁的严邵华,心里却怨恨之极,眼神如刀的怒视着萧逸飞,恨不得将他戳个千疮百孔。

    萧逸飞走到竹床边,笑望着东方如梦,说道:“老婆,你别紧张,我要给你解毒了!”

    不紧张才怪呢!

    东方如梦现在心里的感受简直是复杂莫名,既希望萧逸飞能够把自己治好,又担心他真的治好了她之后,自己就必须答应做他的老婆。

    就在这时,东方如梦却感到左胸一沉,定眼望去,发现萧逸飞居然将手放在自己右面的心口上。

    而且这一次并不是误会,他手上也没有拿什么银针,而是直接将手放在了她的身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