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任小月的目光在萧逸飞和梦露身上扫过。

    当她看到萧逸飞身上,因为抓蛇而不小心沾染上的泥土时,眼睛里闪过一丝鄙夷和厌恶。

    脑海中自行脑补出一副萧逸飞跑去工地搬砖的画面。

    可是,当她看见和萧逸飞并肩而立的梦露时,心里却感到非常不快。

    对方身上那种清纯和甜美,还有隐隐散发出的特殊气质,却让她感到有些自觉形秽。

    就算她一身名牌,也弥补不了彼此之间的差距。

    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

    她本以为自己甩了萧逸飞之后,萧逸飞会过的很惨,而且绝不会再有女人会喜欢上他,可是没想到前面出现一个夏依然,现在居然又跑出来一个可以和夏依然相媲美的女人。

    为什么她看不上眼的男人,别的更优秀的女人,却偏偏趋之若鹜呢?

    这肯定不是说那些女人的眼睛瞎了。

    而是她有眼无珠……

    不!我不能接受!

    “逸飞,就算你被学校开除了,也不能这样自暴自弃,自甘堕落啊?你是不是很缺钱?没关系,我可以借钱给你,不用你还。”任小月忽然对萧逸飞说道。

    她的话听起来好像是在同情萧逸飞,为萧逸飞的现状感到心痛,可是实际上她却是在往伤口上倒盐。

    真可谓诛心!

    这不,本该吃醋的周金元,此时却并不生气,还跟着附和着说道:“是啊,萧逸飞,咱们男人怎么能吃软饭呢?你要是真的差钱,可以向我借钱啊,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几百万或许没有,几千上万我还是能借给你的。”

    在萧逸飞眼里,不管是任小月,还是周金元,就跟小丑差不多。

    他们自认为这样就能打击到萧逸飞,却不知道萧逸飞只是将这看成是小丑表演。

    面对这样的两个小丑,萧逸飞甚至都懒得搭理。

    而这时,梦露却一把挽着萧逸飞的胳膊,冲着周金元和任小月反击道。

    “喂,你们什么人啊?我和我老公本来就不分彼此,他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就是他的钱,所以我们哪个买单都是一样。这是我们的自由,我们愿意,怎么样?你们管得着吗?”

    萧逸飞没想到梦露居然会站出来帮助自己,笑了笑,说道:“算了,老婆,不用跟这些无聊的人生气,难道狗咬了我们,我们还咬回去不成?”

    梦露一脸崇拜的望着萧逸飞:“老公,你说的真棒!有些狗就是改不了喜欢吃屎的习惯!那就别管他们,我们继续挑选毛料吧。”

    萧逸飞和梦露你一言我一语,配合默契,却把周金元和任小月说的是气怒不已。

    周金元怒视着萧逸飞和梦露,恨得牙直痒痒。

    可是看到梦露远胜任小月的相貌和气质,他心里却生出一股邪念,眼神也变得充满侵略性。

    “这萧逸飞以为又找了一个女朋友,就能在老子面前得瑟吗?看老子再将他的女人给抢过来!”

    “到时候,我看他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嘴硬!”

    “而且,这女人看着挺不错啊!是我喜欢的类型!”

    想到这里,周金元不但没有冲梦露发火,反而还冲梦露邪笑起来。

    旁边任小月看见周金元的反应,心里蓦然一紧。

    和周金元在一起后,她心里已经非常清楚周金元是什么人。

    可以说是典型的花花公子。

    有时候,她其实也很怀恋跟萧逸飞在一起的时光,因为,萧逸飞绝对是那种对爱情忠贞不渝的男人。

    所以和萧逸飞在一起,日子虽然苦了一点,但是从来不用担心萧逸飞会变心。

    只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既然她选择了优越的生活,那就只能接受现在每天提心吊胆,生怕周金元会变心的生活。

    此时她一看周金元看向梦露的眼神,就知道周金元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这让她感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对梦露的敌意也随之变得更深了。

    于是任小月冲着梦露说道:“哼,看你牙尖嘴利的,一看就知道没教养。再看看你这身打扮,啧啧,真寒酸……难怪你们会跑到这里来赌石了,原来是在做一夜暴富的美梦啊。只可惜了,美梦很容易就会变成噩梦。我看你们还是赶紧停止做梦吧,免得到时候连回去打车的都没了。”

    “呵呵,我穷又怎么了?至少我花的钱都是自己赚来的,花的问心无愧,不像某人,因为爱慕虚荣,甩掉前男友,跑去勾搭有钱人。而且还跟"qing ren"狼狈为奸,陷害前男友,毁掉前男友的大好前程。虽然现在某人穿的光鲜亮丽,人模狗样,可是,心都黑了,就算穿的再漂亮,也还是丑陋得很呢。”梦露毫不客气的进行反击。

    看来,她早就已经猜到了周金元和任小月的身份。

    梦露的反击不可谓不强烈。

    此时此刻,附近不少人听到她的话之后,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任小月,眼神里带着审视和厌恶的目光。

    连萧逸飞也觉得梦露这番话说的太给力了。

    同时也很感激她替自己出头。

    任小月却快气疯了,可是偏偏梦露的话,让她无法反驳。

    “老公,你看她欺负我……”任小月连忙一脸委屈的向周金元撒娇。

    看到此景,萧逸飞只觉得一阵恶心。自己以前到底是怎么喜欢上她的?

    对周金元来说,怎么说任小月现在是自己的女人,看到她被人欺负,他不得不出头。

    于是他安慰任小月。

    “放心吧,看老公替你出头。” 绝品毒医:banfusheng

    说完便对梦露说道:“这位美女,追求财富和优质的生活,并不意味着就是爱慕虚荣,所以并不能一概而论。”

    “而且,其实很多人都希望能够一步登天,过上更好的生活,为此,他们甚至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就好像你男朋友萧逸飞,他现在或许对你一心一意,忠贞不二,可是,这只是因为他受到的诱惑不够而已。”

    “一旦有人拿钱往他身上砸,只要求让他离开你,我就不信他不变心。”

    “不信我们可以试试。”

    “试就试,谁怕谁啊!”梦露毫不示弱的应战。

    如果是以前,梦露或许还会感到心里没底,可是自从萧逸飞拒绝了柳一峰的一百万之后,梦露就坚信萧逸飞肯定能够抵挡住任何金钱的诱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