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到从千古茶馆出来的时候,已经都是下午五点多了。

    萧逸飞正要上车,准备开车离开的时候,左卫连忙走上来说道:“萧先生,让我来替您开车吧?”

    萧逸飞想了想,将钥匙扔给左卫,道:“好!”

    左卫负责开车。

    李阳则坐上了副驾驶室。

    等萧逸飞和蓝可盈在后排座位坐好。

    左卫问道:“萧先生,您现在要去哪?”

    “去老军……不,去幸福路!”萧逸飞抬头说道。眼中流露出异样的情感。

    “好!”

    越野车朝着幸福路的方向,平稳驶去。

    萧逸飞的心情,却如波浪,忽高忽低。

    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口的位置。

    结果却摸了个空。

    这才记得,之前挂在脖子上的玉佩,已经化为毒皇母树,融入了自己的身体。

    幸福路和古樟路位于城市的同一个区域。

    相距并不远。

    萧逸飞此时要去的地方,是位于幸福路的幸福孤儿教养院。

    这是一家民营孤儿教养院。

    孤儿教养院的院长叫齐兆英。

    是一位非常和蔼可亲,甚至伟大的老奶奶。

    孤儿教养院所有的孩子们,很少喊她院长,而是都亲切的称其为齐奶奶。

    三十多年前,因为意外失去丈夫和独子的齐奶奶,用手上不多的积蓄,拿出家里的房子,办起了一家孤儿教养院。

    孤儿教养院初成立时,因为人手有限,仅仅只收容了十多名孤儿。

    齐奶奶除了聘请一名教师,给孩子们教课,培养儿童谋生技能之外,其他的工作,全都是她亲力亲为。

    每天忙的没日没夜,却也毫无怨言,反而乐在其中。

    这十多名孤儿,除了几名被人领养之外,剩下的长大之后,都成功的参军考学,或者找到了不错的工作。

    一开始,孤儿教养院的营运,都靠齐奶奶一个人支撑,所以条件非常艰苦。

    直到后来,时间长了,幸福孤儿教养院的名气渐渐传开之后,便慢慢得到社会人士的同情与援助,有的捐款,有的捐衣服和食粮。还有不少义工前来义务帮忙。条件这才改善了不少。于是收容的孩子数量,也逐渐的多了起来。

    而和某些孤儿教养院,或者福利院内,存在的阴暗面不同的是,幸福孤儿教养院,从来没有这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一点,作为在这家孤儿教养院长大的孤儿之一,萧逸飞绝对敢打包票。

    因此,萧逸飞心里特别敬佩这位齐奶奶。

    这位老人,完全就是把所有的孩子,都当成了她亲身的孩子,把自己所有的爱,都毫无保留,也不求回报的给了所有的孩子们。

    没错,这家幸福孤儿教养院,就是萧逸飞从小长大的地方。

    很小的时候,他就被人遗弃在这家孤儿教养院的门口,然后被孤儿教养院的老院长齐奶奶捡到之后,抱回孤儿教养院抚养。

    在孤儿教养院生活了十多年。

    直到考上了高中,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大了,可以自己照顾和养活自己,也为了给孤儿教养院减少负担,萧逸飞这才离开了孤儿教养院,以后一直都在外面租房子住。

    虽然离开了孤儿教养院,但是不管是高中时期,还是上了大学之后,萧逸飞都经常趁着假期,从本身不多的积蓄中,拿出一些钱买一些吃穿的东西,去孤儿教养院探望齐奶奶,以及那里的孩子们。

    直到不久前,实习出现变动,成为毒修,被学校开除,再之后,又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牵扯了萧逸飞太多的精力,以至于从那之后,竟然再也没有回过孤儿教养院。

    想到这里,萧逸飞感到颇为自责。

    自己现在拥有了这么多的财富,这么多的资源,却都没有想过要反哺和回报孤儿教养院,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这就像是一个贫困家庭,倾尽一切,将孩子养育成人,供他考上名牌大学,结果孩子毕业之后,功成名就了,一个人在大城市里住豪宅开豪车,大吃大喝,疯狂挥霍,却把家里贫困潦倒的亲人抛在脑后,置之不理。

    这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因此,刚才当他意识到自己的过错之后,这才羞愧万分,决定现在就前往幸福孤儿教养院。

    因为幸福路距离不远,所以,就算左卫开车很稳很慢,也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路过一家大型超市时,萧逸飞让左卫先停车,然后带着众人进去疯狂采购了一番,结果连超市的主管都惊动了,亲自派车将萧逸飞采购的东西全部装上,跟在萧逸飞的车后,朝着幸福孤儿教养院的方向驶去。

    到了通往孤儿教养院的路口,萧逸飞让左卫先停车,然后让其他人都在路口等着,自己一个人先前往孤儿教养院,看看情况再说。

    很快就到了孤儿教养院门口。

    首先看到的就是院门,以及一座宽敞的院子。院子里就是这里的孩子里平时玩耍的地方。

    这里承载着萧逸飞前面十多年的记忆。

    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环境,萧逸飞的心情感到莫名的沉重,甚至有些近乡情怯的感觉。

    可是想一想,他其实也不是很久没回来过,上次过来这里,也不过是几个月以前而已。

    就在萧逸飞调整好心态,准备进入孤儿教养院的时候,这时,却看到一群男男女女,分别都抱着一个孩子,急匆匆的跑出了院门。

    脸上写满了焦急。

    萧逸飞倏然一惊。

    “发生什么事了?”

    而就在这时,他眼前又是一亮。

    在这群人当中,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无比深刻,宛如铭刻在记忆深处的倩影。

    脑海中立刻蹦出一个熟悉的名字。

    温婉茹!

    温婉茹,温婉如玉。

    只听名字,就能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这的确是一个如玉一般温婉动人的女人。

    比萧逸飞只大三岁的她,也是在幸福孤儿教养院长大。

    和其他孩子不同的是,她住进孤儿教养院的时候,已经七八岁大了,而且母亲健在,并不完全算是孤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