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陷入狂喜中的云家人,聂远航此时的脸,却已经焦黑如碳。

    除了因为云帆说出的话,让他对萧逸飞恨得咬牙切齿之外,还因为,他已经意识到,眼前的云帆,的确有可能已经出现了巨大的改变。

    甚至可能正如云家人所认为的那样,已经被萧逸飞给治好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智能发育不全,这样的病,怎么可能会被治愈?

    这可是世界性医学难题啊!

    聂远航完全不愿相信这是事实,可是偏偏刚才云帆的表现,却明显的证实了这一点。

    要不然,云家人现在也不会变得这么高兴和激动。

    他朝着萧逸飞望去。

    心里是既嫉恨,又无奈。

    他的医术,到底神奇到什么程度?

    为什么总是能够治好各种疑难杂症,甚至不治之症?

    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能做到的?

    又有什么病,是他不能治愈的?

    这一刻,聂远航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无奈,也有对萧逸飞的深深忌惮,以及佩服。

    是的,他现在的确对萧逸飞有些服气了,也承认自己在医术方面,与萧逸飞相比,远远不如。

    就在聂远航深感挫败的时候,忽然间,发现视线中的萧逸飞,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接着,便听到有重物倒地的声音。

    他顿时一怔。

    接着便惊醒过来,朝着地上望去,结果看到,萧逸飞居然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逸飞!”

    耳边陡然响起云烟惊慌失措的喊声。

    当萧逸飞悠然醒转,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体的不适,已经远离了自己。

    “哎,以我现在的修为,要施展启灵术,还是很勉强……之前虽然成功了施展了启灵术,并且成功的替小帆开启了灵智,但是自己却累的脱力了……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脱力,是毒皇真气完全耗尽,并且感觉连自己的灵魂之力,好像也完全耗尽了一样。就因为这样,就算我及时的服下毒液恢复真气,但是依然还是坚持不住,最终昏倒……”

    “对了,我刚才好像忽然昏倒了……不知道我昏倒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现在又在哪?”

    萧逸飞一边想着这些的时候,一边真正的清醒了过来。

    消失的感官能力,也逐渐的恢复。

    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从身下传来一种非常柔软的感觉,好像躺在一张松软如棉的床垫上一样,这让他不禁想起了师姐闺房里的那张宽大的席梦思床。

    心想,如果躺在师姐的床上,应该跟现在的感觉差不多。

    思及至此的时候,萧逸飞已经睁开了眼睛。

    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各方面,已经基本上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所以睁开眼后,很快就看清楚了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应该是在房里。

    环境很陌生。

    现在应该还是晚上,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床头灯,所以光线显得不那么明亮,有些昏暗。

    而这显然并不是自认为的师姐的闺房。

    也对。

    之前喂给云帆服下洗髓丹之后,经过洗髓伐毛,云帆身体上的杂质,全都被排放了出来。

    而他身上的杂质,实在是太多了。

    结果排放完杂质之后,他整个人的体型都变得小了一号。

    但是,排放的这些杂质,就像是散发出恶臭的黑泥一样,把师姐的床搞得是一团糟。

    如果不把床整个换掉,或者清洗一遍的话,基本上是不能够睡人了。

    甚至连房间里都不能多呆。

    所以,当自己昏迷之后,云家人肯定不会将自己给安排在师姐的房间里休息。

    从眼前的环境来看,这里应该是云青禾夫妻的房间,墙上还挂着夫妻两的结婚照呢。

    看着结婚照上面甄姨年轻漂亮的形象,萧逸飞不禁感叹,年华易老这句话,在甄姨身上完全失效了啊。

    而且萧逸飞发现,结婚照上面的甄姨,与师姐有着七八分的相似,这让萧逸飞不禁幻想起师姐穿上婚纱后的样子,应该与眼前的甄姨同样美丽迷人吧。

    正幻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阵轻微的呼吸声。

    有些惊讶地低头望去,却发现原来床上并不是只躺着自己一个人,还有一个窈窕的身影,正背对自己和衣而睡。

    虽然只能看到背影,但是从发型,身形上面,萧逸飞一眼认出这就是师姐。

    只不过,身上的衣服似乎不同了。

    不过这也正常,现在都这么晚了,师姐肯定已经梳洗过了,怎么可能还会穿之前的衣服呢。

    “师姐……”

    看到云烟居然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萧逸飞顿时感到惊讶不已。

    尽管此时云烟整个人几乎躺在床沿边,和自己隔的很远,但是,这毕竟是同床而眠啊!

    所以萧逸飞不免激动起来。

    同时也感到很感激,很心痛。

    他知道,师姐之前肯定是一直守在床边照顾自己,直到累得不行了,才躺在了床上休息。

    现在夜已经深了,气温也有些低。

    而她身上虽然穿着裙子,可是在没有盖被子的情况下,还是感到了寒冷。

    所以在睡梦中,身体都快蜷缩成一团。

    萧逸飞看着心痛不已,赶紧撑起旁边的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而这个过程中,自然难以避免的发生了身体碰撞。

    虽然触感美妙,但是萧逸飞此时却只有感动和尊敬,心无杂念,没有生出半点龌蹉之心。

    他只是将师姐冻得冰冷的身体,轻轻地搂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来为她取暖。

    此时,一股特有的香气,直往鼻腔里钻。

    萧逸飞心里疑惑。

    “咦,师姐什么时候换了香水了?这香味……不对啊……”

    就在这时,怀里的娇柔身躯,忽然一颤,好像惊醒了过来,接着,便感觉对方正试图撑开自己的胳膊,好从自己的怀抱里脱身。

    萧逸飞此时也倏然一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猛然变得僵硬起来。

    背后更是冷汗直冒。

    “不是吧?自己居然闹了一个这么大的乌龙?”

    “还好自己什么都没做,不然就惨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