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了这么久也不见萧逸飞和儿子从里面出来,云青禾也失去一惯的淡定,不停的在原地踱着步子。

    甄惜也是捏着手指,坐在那里,满脸焦虑。

    而聂青山一家人,同样也是翘首以盼,等待萧逸飞开门走出来。

    唯独只有云烟,显得毫不担心,趁着这段时间,在厨房做好饭菜,并且还亲自给大家端了过来。

    只不过此时此刻,谁也没有胃口吃饭。

    “青禾,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见逸飞他们出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甄惜终于还是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云青禾道:“不会的,咱们要相信逸飞,不能自己吓唬自己。再说了,假设逸飞真的能够治好小帆,但是以小帆的病情,是这么容易就能治愈的吗,所以,不可能这么久就出现结果。我们还是耐心的等等看。”

    甄惜也知道自己太心急了。

    于是不再开口,而是准备继续耐心的等待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一声轻响,紧闭的房门,此时赫然从里面打开。

    这一下,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纷纷朝着房门望去。

    却看到萧逸飞从里面走了出来。

    云青禾双眼顿时一亮,正要快步迎上去的时候,却发现女儿早已率先走了上去,欣然说道。

    “逸飞,你出来啦?咦,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云烟本来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可是当她看到萧逸飞此时苍白的面色,额头上一粒粒豆大的汗珠时,不由得心里一紧,收起笑容,紧张而关切的询问起来。

    这个时候,大家也都注意到,萧逸飞的脸色看上去非常的难看,整个人精神萎靡,非常的虚弱不堪。

    很显然,萧逸飞变成这样,肯定与他给云帆治病有关。

    可是,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在给云帆治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面对云烟关切的询问,萧逸飞却展颜而笑。

    “不用担心,师姐,我并无大碍……”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如此关心其他的男人。

    旁边,聂远航又一次看不下去了。

    开口打断了萧逸飞和云烟秀恩爱,说道:“萧逸飞,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出来了?小帆呢?他怎么没有一起出来?还是说,你的治疗已经失手了,没能把小帆给治好,所以不好意思让小帆出来见我们呢?”

    “是啊,怎么就只有萧逸飞一个人出来,而不见小帆呢?”

    “不会真的是没能将小帆治好吧。还是出什么意外了呢?”

    就在大家纷纷这样想的时候,甄惜说道:“没关系,逸飞,就算你没有将小帆治好……”

    “不,甄姨,既然我说过会治好小帆,这么会让你们失望呢。小帆,快出来吧!”萧逸飞笑着打断了甄惜的话之后,朝着后面的房间喊道。

    下一刻,大家就看到一个陌生的身影,出现在云烟闺房的门口。

    之所以说是陌生的身影,是因为眼前从房间里慢慢走出来的这个人,虽然身材高大,肥硕,但是呢,他的体型,居然比之前要明显的小了一号,远远不如之前那么肥硕。

    而且,他的相貌和气质,居然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原本他的相貌,看上去傻萌傻萌的,一看就知道智力不太正常。

    可是如今,在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一丝的“傻”气,只剩下了萌。

    他的眼睛大而亮,里面透露出一种天真无邪,乐观好奇的神色。嘴角含着微笑,笑容纯真甜美。

    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四五岁小孩的模样。

    “这,这是小帆吗?”

    “怎么好像完全换了个人一样?”

    “不会是萧逸飞把人给掉包了吧?”

    聂家人全都愣在当场。

    聂远航却是瞠目结舌,呆呆的望着对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

    而云青禾甄惜夫妇,也是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只有云烟面带惊愕的望着对方的同时,嘴里连忙试探性的喊道:“小帆?”

    对方顿时咧嘴笑了。

    但是他的笑容,再也没有半点傻气憨厚的感觉,而是非常的天真烂漫,还带着几分俏皮。

    “姐姐,我刚才看到你和姐夫在里面羞羞哦。”云帆咯咯笑着说道。

    “讶?”

    云烟顿时满脸通红。

    没想到刚才自己和萧逸飞在房间里亲热的事情,居然被云帆给当众曝光了。

    一时间羞涩不已。

    可是下一刻,云烟却忽然娇躯一颤,猛然抬头望着云帆,激动的问:“小帆,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好吗?”

    云帆点头说道:“好啊,我说我刚才看到姐姐你和姐夫在里面羞羞哦。对啦,姐夫刚才还说,他爱煞了姐姐,还喊我是小舅子呢?”

    萧逸飞满脸尴尬,恨不得上去将云帆的嘴给堵住,可惜当着云青禾夫妇的面,那是有心无胆,只能:“呵呵……”

    云烟的脸,更是变得鲜红欲滴。

    但是,这不是因为尴尬所致,而是因为激动和喜悦。

    “小帆,告诉姐姐,你还知道什么?”云烟满脸激动,双目晶莹地说道。

    可是此时,云青禾夫妇也是神情激动,两眼放光。

    而聂家人,则是满脸错愕,难以置信地望着云帆。

    因为,云帆刚才说话时的表情,虽然天真懵懂,跟小孩差不多,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吐词清楚,声音清脆,有条有理,逻辑分明,放在以前,甚至在他跟着萧逸飞进入云烟闺房之前,他是根本不可能像这样说话的。

    可是现在……他为什么能够这样说话呢?

    难道说……他已经好啦?

    他已经被萧逸飞治好了吗?

    想到这个可能,聂家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而云帆听见云烟的问题之后,依然满脸天真的说道:“我还知道姐夫说,他不想让你嫁给远航哥哥,还有,姐夫说他给我治病,不是简单的事情,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姐夫还说……好像就这些,没有了。”

    云帆抓了抓脑袋,憨厚的笑道。

    萧逸飞算是无语了。

    真后悔把这小舅子给治好了,这下可好,把自己的事情全都给出卖了。

    但是脸上,却露出得意和欣慰的笑容。

    对!

    我真的把小舅子的病给治好了啊!

    而下一刻,云青禾夫妇,还有云烟,全都激动的朝云帆围了上去。

    “好啦!小帆……你的病好啦?哈哈,太好了!真是太好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