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云帆居然能够正常说话了!

    这证明他的精神分裂症,暂时已经没事了!

    太不可思议了!

    按照以前的情况,每次云帆发病之后,都要进医院进行药物治疗,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治愈出院。

    而现在,这才过了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云帆的病居然就好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以至于现场突然冷场,大家愣了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云烟最快惊醒过来,连忙上来抓住云帆的胳膊,目光闪亮的问道:“小帆,你没事了吗?小帆?”

    “姐姐,甜甜,我要吃那个,我要那个吃……”

    云帆就像小孩一样朝云烟撒着娇道,手指一直指着萧逸飞手上的瓷**。

    看到此景,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云帆真的已经好了。

    至少是从发病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云烟自然是惊喜不已。

    而云青禾和甄惜也激动的不行。

    聂青山,聂远航和戴芳芳自是傻眼了。

    这样的结果,不在他们的预料当中啊。

    “这,这怎么可能呢?这不科学啊!”聂远航感到深受打击。

    本来还等着看萧逸飞的笑话呢,哪知道居然成全了萧逸飞,给了他出风头的机会。

    这一刻,聂远航突然想到了以前的遭遇。

    那就是,不管是谁,和萧逸飞打赌,好像从来就没赢过。

    每次的最后,都是萧逸飞强势获胜。

    以前以为这只是萧逸飞运气好,可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萧逸飞能够获胜,靠的不是运气,而是深不可测的实力。

    真不知道他到底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不可思议的医术,总是能够带给所有人一次次的震撼。

    看来,真不该跟萧逸飞打赌啊!

    聂远航现在感到非常的懊恼。

    后悔应该在聂青山提出跟萧逸飞打赌时,就该出言提醒。

    聂远航只顾着后悔了,却不知道,在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在自己心里,为萧逸飞建立起了一个不可战胜的形象。

    不过,聂远航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暗道。

    “虽然小帆现在好了,但是,这并不表示他的精神分裂症已经被治愈了,而只是从发病状态恢复了。”

    “所以,萧逸飞要想真正治愈小帆,还是任重道远啊!”

    “要想在区区一天之内,治愈小帆的病,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这样一想,聂远航又开始变得自信满满。

    而这时,云青禾已经快步走到萧逸飞跟前,激动的问:“逸飞,你到底给小帆吃了什么?为什么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太不可思议,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萧逸飞笑了笑,说道:“云伯伯,你还记得那些巨型黄蜂吗?这就是它们采集的蜂蜜。又叫做龙涎蜜。有着安神醒脑的作用。一般人要是处于精神失常状态,只需要服用少量,就能很快的恢复。它对治疗各种精神疾病,有着神奇的效果。”

    其他人听得一愣一愣的,但是唯有云青禾却听得双眼发亮。

    云青禾当然记得那些巨型黄蜂。

    当初,他差点就死在它们的毒针之下。

    只是没想到,这些巨型黄蜂的蜂蜜,居然还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而让云青禾颇为感慨的是,萧逸飞既然能够采集到这样的龙涎蜜,那岂不是意味着,他捅了那些巨型黄蜂的老巢?

    那些巨型黄蜂如此厉害,而萧逸飞竟然还能把它们的老巢都给破掉,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这也更能证明,萧逸飞的确本领惊人!

    云青禾正感慨的时候,萧逸飞将手上的瓷**直接给了他,说道:“云伯伯,这**龙涎蜜您收着,每天只需要取出四分之一小勺,用半杯温水冲兑后,给小帆服用。基本上就能保持一整天不会犯病。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龙涎蜜,基本上以后小帆都被不会再犯病了。当然,这种治疗算是治标不治本。但是也能达到治愈的效果。”

    云青禾朝圣一样接过瓷**。

    就像手里拿着的不是瓷**,而是世上最尊贵的宝物。

    而萧逸飞的话,也让大家感到震惊。

    如果没有亲眼看到刚才的神奇效果,大家肯定会觉得萧逸飞是在胡言乱语。

    可是现在,谁也没有怀疑他的话。

    正因如此,大家自然知道,这样一**龙涎蜜,到底价值几何。

    云青禾顿时感觉手上仿佛拿着一块烙铁,连忙还给萧逸飞道:“不行,逸飞,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哪知道就在这时,一旁甄惜却一把夺过瓷**,说道:“为什么不能收啊,这可是逸飞送给小帆的,又不是送给咱们的。而现在逸飞和小帆就和亲兄弟一样,这么见外干什么?”

    如果萧逸飞现在送的是其他一些贵重的礼物,那么甄惜肯定不会这样。

    可是,眼下萧逸飞送的,可是亲生儿子的救命药啊,怎么能退回去呢。

    其实云青禾当然也想收下这**龙涎蜜,只不过是迂腐作怪。

    萧逸飞笑道:“甄姨说的对,这龙涎蜜就算再珍贵,也比不过人的生命。何况小帆还是我弟弟。云伯伯,您放心吧,我手上还有不少龙涎蜜。足够给小帆服用的。等回头我再送给你一些。”

    云青禾闻言后终于不再客套,道:“好吧,逸飞,那这**龙涎蜜我们就收下了。真是太谢谢你了。”

    “您太见外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对,一家人,是一家人。”云青禾连连点头。

    一家人,一家人……

    或许萧逸飞和云青禾口中的“一家人”,指的只是他们认了义亲后,成为一家人的意思。

    可是听在聂远航的耳朵里,总怀疑这是表示,云青禾是准备把云烟许配给萧逸飞的意思。

    于是聂远航在一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忍不住冲萧逸飞说道:“萧逸飞,原来这就是你说的把小帆治好啊,你这是作弊嘛。而且就像你说的,这样的治疗方式,只是治标不治本。而且,小帆现在是没事了,但是以后怎样,现在还不知道呢。不知道以后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只要喝这种龙涎蜜,小帆就一直不会发病。所以,不管这么看,你都不算真正治好了小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