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他人赶到现场的时候,云青禾早已先到一步,朝着萧逸飞感激道谢。

    “逸飞,谢谢你,谢谢你救了小帆!”

    想到刚才的情况,他就一阵后怕。

    如果不是萧逸飞及时出手,结果真是难以想象。

    甄惜和云烟赶到之后,也是对萧逸飞感谢不已。

    聂远航此时脸色却有些难看。

    本来云青禾就非常欣赏重视萧逸飞,想将女儿许配给萧逸飞,眼下萧逸飞又出手救了云帆,那结果还用说吗?

    不过,这时他想到了之前打赌的事情。

    于是心里又开始感到高兴起来。

    觉得连老天都站在自己这边啊。

    “真是够巧啊!云帆早不发病,晚不发病,偏偏这个时候发病了。”

    “这下好了,我倒要看看萧逸飞怎么治好云帆的病!”

    他甚至庆幸云帆这个时候发病了。

    因为云帆此时发病,正好能够清楚的证实萧逸飞到底有没有治好他的能力。

    想到这里,聂远航顿时急不可待道:“萧逸飞,小帆正好发病了,你快出手给他治病啊,免得让叔叔阿姨还有烟儿担心!”

    聂青山此时却出来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小帆这次发病似乎比以前还严重,青禾,还是赶紧将他送到我们医院去治疗吧。之前的赌局,就当是开玩笑吧,婚约的事情,我们以后再提……现在还是小帆的病最要紧……”

    聂远航顿时急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爸……”

    正要说话时,却被聂青山用眼神制止了。

    尽管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但是,他也记得自己是一名医生,刚才云帆没有发病还好说,现在病发了,而且还这么严重,又这么能拿病人的身体来开玩笑呢。

    何况这还是好友的儿子。

    就算因为孩子婚约的事情,闹了不愉快,可是聂青山也没准备和云青禾反目成仇啊。

    这云帆也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么多年,为了给云帆治病,他也费了不少心,所以,对云帆也是有感情的。

    相反,此时看到儿子的反应,他也是摇头无语。

    云帆怎么说也是云烟的弟弟,算是你的未来小舅子啊,你现在这样的表现,不是让云烟更加寒心吗?

    就不谈云青禾夫妇的想法了。

    这一刻,聂青山也是无奈了,觉得自己儿子,还真是有些太不成熟了。

    云青禾现在也有些心急,顾不上其他了,连忙道:“好。我们这就去医院……逸飞,现在也就只有你能控制住小帆,就麻烦你帮我们把他带上车吧?”

    萧逸飞看了聂青山一眼,然后又对云青禾道:“云伯伯,不用去医院了,还是让我来给小帆治病吧。”

    “什么?”

    全场愣住。

    “你给小帆治病?你是说真的吗?这个时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聂青山皱眉问道。

    云青禾却镇定下来,看着萧逸飞神色淡然,却又满目自信的神态,开口道:“好,逸飞,那就麻烦你给小帆治病吧!”

    “青禾?你疯了吗?”聂青山错愕道。没想到云青禾还真的相信萧逸飞有这样的本事。

    云青禾摇摇头,道:“不,我不是疯了,而是相信逸飞!相信他能够治好小帆。”

    这还不是疯了?

    难道是我疯了不成?

    聂青山摇了摇头,索性不劝了。

    反正以云帆的病情,就算耽搁一会去医院,也没多大关系。

    就等萧逸飞失手之后,再去医院吧。

    那个时候,估计云青禾也已经彻底死心了。

    甄惜此时皱眉欲言,但是却被云烟拉住了。

    “妈,请您也相信逸飞吧。”

    “啊?”甄惜讶然不已。

    至于聂远航,却在一旁暗暗冷笑,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等着萧逸飞出丑。

    而此时,萧逸飞也不再管其他事情,开始给云帆治病。

    随手往口袋里一掏。

    手拿出来时,手上多了一枚小小的瓷**。

    这只是很普通的瓷**。

    瓷器市场随处可见的大路货。

    但是里面装的东西,却是无价之宝。

    目前整个世上恐怕都只有萧逸飞一人才有。

    众目睽睽之下,萧逸飞打开**塞,刹时间,一阵奇特的香气,自**内挥洒出来,飘向四周。

    众人忍不住嗅了一口。

    只觉得这种香气,味甜如蜜,芬芳怡人,吸入鼻腔之后,先是觉得清凉无比,接着,整个人神魂都为之一静,好像灵魂瞬间得到了洗涤一样。

    简直奇妙无比!

    一时间,所有人眼睛都变得明亮了不少。

    就连云帆脸上的狂暴之色,此时也消散了不少,甚至还流露出淡淡的享受之色。

    “这,这是什么东西?”

    聂青山,云青禾,云烟,都惊讶地望向萧逸飞手中的瓷**。

    纷纷猜测里面能够散发出如此诱人香气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身为医生,而且对中医中药都有不俗研究的他们,自然能够更加清楚的感知到此物的奇妙。

    而很快,他们就知晓了答案。

    只见萧逸飞又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只小勺子,然后倾斜**口,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勺子里面。

    一时间,所有人都能看见,从**子里倒出来的,竟然是如同蜂蜜一般的奇特浓稠液体。

    而颜色金黄金黄,宛如黄金融化后一般。

    而这,就是龙涎蜜!

    在倒满满满一勺的龙涎蜜之后,萧逸飞便将勺子送到云帆嘴边,趁着云帆张嘴叫喊的时候,将勺子准确的伸进他的嘴里,将满满一勺龙涎蜜,一滴不剩地全部到了进去。

    等到云帆咬紧牙齿的时候,勺子早已被闪电般取了出来。

    云帆看起来对嘴里面的异物非常抗拒,张嘴就要吐出来,不过就在快要吐出来的时候,他却两眼一亮,好像品尝到了什么人间美味一样,又吧唧吧唧几下,将所有龙涎蜜全都吃进了肚子。

    吃完之后,居然意外的平静下来,不再狂暴的吼叫了,而是贪婪的看着萧逸飞手里的瓷**。

    好像还想继续品尝这样的美味。

    可是萧逸飞呵呵一笑,直接将瓷**塞好,准备收起来。

    看到此景,云帆顿时急了,伸着手就要抢萧逸飞手上的东西。

    “逸飞,小心!”云烟担心的提醒萧逸飞,怕他不小心被自己弟弟弄伤。

    哪知道就在这时,却听到云帆嘴里大声叫道:“我要!我还要!”

    听到他的叫声,旁人立马就呆住了。

    “好,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