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云烟毕竟还是太年轻,在感情方面也没有太多经验,不知道处理感情问题,最忌讳的就是优柔寡断。

    譬如现在,她的左右为难,又让聂远航产生了误会。

    以为云烟在双方长辈的劝说下,内心开始出现了动摇,已经不再那么坚定的想要跟自己分手了。

    于是,他决定将自己所掌握的一招必杀牌给亮出来,一决胜负!

    他相信自己肯定是胜利者!

    于是,此时此刻,聂远航忽然冲着萧逸飞开炮道。

    “萧逸飞,你都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缠着烟儿,而且还设计破坏我和烟儿的感情?”

    而这,就是聂远航自认为的必杀牌!

    他知道云烟代父收徒的事情,所以对于萧逸飞现在出现在这里,并不感到意外。

    知道萧逸飞来这里,应该是准备和云青禾完成正式拜师仪式的。

    对于云烟代父收徒的决定,聂远航一开始就抱着反对意见。

    后来和萧逸飞发生正面冲突之后,自然更不愿意看到萧逸飞成为云青禾的徒弟。

    现在,他就是想破坏这件事情。

    因为他相信,云青禾夫妇现在肯定还不知道,萧逸飞在打他们女儿的主意,更不知道萧逸飞是在已经有了女朋友的情况下,在打云烟的主意。

    一旦知道了这些情况,云青禾肯定不会傻到引狼入室,不但不愿意收萧逸飞为徒,而且还会气的将其赶出云家,甚至将其赶出老军医诊所,禁止他再云烟接触。

    这样一来,算是彻底断了萧逸飞想和云烟在一起的可能。

    而且,聂远航到时候还可以往萧逸飞身上泼污水,诬陷是萧逸飞在暗中搞鬼,害他和云烟发生矛盾。

    为他自己洗白!

    而只要没有了萧逸飞这个搅局者,聂远航自信自己肯定能够征求云烟的原谅,让她回心转意,回到自己身边,答应嫁给自己。

    聂远航的必杀牌发出来,的确引起了不小的震撼效果。

    这下云青禾夫妇,以及聂青山夫妇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在萧逸飞的身上。

    特别是聂青山夫妇,目光似箭,锋利无比。

    似乎要将萧逸飞给射程蚂蜂窝!

    毕竟这可是他们儿子的情敌啊。

    而且,之前聂远航早就在他们面前,编排是萧逸飞第三者插足,才害得他和云烟发生矛盾,所以,对萧逸飞,他们自然是非常敌视。

    至于云青禾和甄惜,那自然是一脸愕然。

    心想,怎么这件事跟逸飞扯上了关系呢?

    这时他们不由得想到,之前萧逸飞和女儿异口同声喊出的那声“不行”。

    再看看此时的女儿,虽然强作镇定,但是眼睛里的慌乱和羞涩,却一览无遗。

    夫妻二人看到女儿的反应,心里顿时相信了聂远航的话。

    这下他们看着萧逸飞的眼神,就开始变得奇怪起来。

    而萧逸飞此时也是无奈了。

    本来自己已经刻意保持低调了,没想到聂远航还是把矛头指向了自己。

    其实这种情况,早在看到聂远航一家人出现的时候,就知道预感到了。

    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因此,此时此刻,萧逸飞显得很是淡定。

    面对各种异样的目光,信步走了出来。

    用眼神阻止想要帮他辩解的云烟。

    抬头凝视着聂远航,目光如电道:“聂医生,你说说看,我到底是怎么设计破坏你和师姐感情的?”

    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聂远航当然说不出来。

    而且他当初也是签过保密协议的,所以,就算想要编排事实,也不能说出口啊。

    聂远航冷声道:“你敢说我和烟儿之间闹成现在这样,不是因为你第三者插足,故意搞事而引起的吗?要不是你在中间捣乱,我和烟儿的关系岂会越变越僵?你敢说你不喜欢烟儿?”

    “我敢说啊。我就是喜欢师姐,怎么了?不可以吗?”

    “什么?他,他居然承认啦?”聂远航大吃一惊。

    他本以为在这个时候,当着云烟父母的面,萧逸飞应该不敢承认才对。

    哪知道萧逸飞居然就这样坦然称是,直接承认了喜欢云烟。

    这反而让他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云青禾夫妇此时也愕然望着萧逸飞,眼神复杂。

    云青禾还好,脸上只是带着几丝苦笑。

    而甄惜的脸上,却开始浮现起愤怒之色。

    聂远航很快回过神来,看到甄惜的反应之后,惊喜不已,冲着萧逸飞大声道:“哼,你现在承认了吧?你都有女朋友了,居然还喜欢烟儿,打烟儿的主意,你这样对得起烟儿,对得起云叔叔和甄姨吗?”

    “我是有女朋友,但是也不影响我喜欢师姐啊。难道喜欢一个人也有错吗?另外,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当初为了逃命,把师姐一个人扔下,置她于险境而不管的时候,又想过你这样做,对得起云伯伯和甄姨吗?”萧逸飞反问道。

    云烟念在旧情,以及云聂两家的交情,不敢说出真相,但是萧逸飞可没有这些顾虑,想说就说。

    为了师姐,就算真的违反了签下的保密条例,他也不在乎。

    当然,萧逸飞也不是真的想要违反保密条例,他只是相信,以聂远航的胆小软弱,不用自己真的违反保密条例,只需要摆出态度,就能将聂远航给吓到。

    萧逸飞的肆无忌惮,果然正中聂远航的死穴。

    聂远航老脸通红,心虚不已,不敢接过这个话题,而是对云青禾说道:“云叔叔,你也听到萧逸飞的话了,知道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您要是收你为徒的话,那肯定就是引狼入室!云叔叔,像这样的人,您还准备收他为徒吗?”

    云青禾摇了摇头,道:“不,我不准备收逸飞为徒弟。”

    聂远航内心狂喜,认为云青禾肯定是被萧逸飞想要脚踏两条船的行为给激怒了,所以气的改变主意,不再收萧逸飞为徒。

    这不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情况吗?

    于是朝着萧逸飞幸灾乐祸道:“萧逸飞,你听到云叔叔的话没有?不只是我一个人觉得你的行为非常卑鄙无耻,连云叔叔也是这样想的,你要是有半点羞耻心,就赶紧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缠着烟儿了!”

    对此,萧逸飞只是回应了他一句:“呵呵。”

    而云青禾则有些尴尬的干咳一声,然后对聂远航说道:“远航,你误会了,我不收逸飞为徒弟的原因是,我之前已经收了逸飞为义子。”

    “什么?”

    聂远航闻言后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感觉心里面千万头草泥马在狂奔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