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声小舅子,差点破口喊出。

    还好萧逸飞反应及时,这才没有酿成大祸。

    就在这时,云帆已经跑了过来,冲着萧逸飞伸手道:“我要礼物!我要礼物!”

    云烟连忙上去劝道:“小帆,别闹。来,姐姐带你去玩吧。”

    云帆却不愿走,小孩子耍赖一样嚷嚷道。

    “不要!我不要去玩!我要礼物嘛,我也要礼物!”

    就连云青禾夫妇上来劝他,也没能劝开。

    估计以云帆这样的体魄,用强的也是没用。

    这个时候,只有用礼物来摆平他了。

    本来萧逸飞提前准备了不少礼物,但是不知道云烟有个这样的弟弟,所以准备的礼物居然都不合适。

    想了想,索性从须弥戒指里拿出一块翡翠,走过去笑着递给云帆。

    “小帆,这个送你当礼物,你喜欢吗?”

    “哇!好漂亮的石头,我喜欢。我喜欢。”云帆毫不客气地将翡翠抢了过去,然后跑到一旁玩耍去了。

    云帆不认识翡翠,只当是一块漂亮的石头,但是其他人不会不识货。

    云青禾顿时说道:“逸飞,这是一块翡翠吧?而且品级好像不低。不行,这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你赶紧收回去。”

    说完便准备从儿子手上,将翡翠拿过来还给萧逸飞。

    萧逸飞连忙阻止。

    其实,这块翡翠当然很贵重。

    这还是萧逸飞担心吓到云家人,在众多翡翠当中,特意挑了一块最小的,但是至少也值五六十万。

    不过,他现在一共送出去四件礼物。

    在四件礼物当中,这块翡翠却是属于其中最便宜的。

    云家人不知道的是,萧逸飞之前送出去的三件礼物,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有钱都买不到。

    特别是送给云烟的礼物,乃是他亲手雕刻的一件玉器。

    且不说用来做玉器的材料,乃是玻璃种翡翠,就说这雕工,整个世上都找不到比自己更厉害的。

    而雕刻成的作品,也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还是独属于云烟的!

    幸好师姐刚才收到自己的眼神暗示,没有当众将礼物打开,否则,透过这件作品,义父义母一眼就能看穿自己的心思。

    萧逸飞连忙拦住云青禾,道:“云伯伯,这可是我送给小帆的礼物,怎么能收回来呢。其实,这种翡翠我手上多的是,平时都是拿来当石头玩的,不信您问问师姐就知道。”

    说完给云烟使了个眼色,让她帮自己作证。

    云烟收到暗示,配合默契道:“是啊,爸,你不知道,逸飞他现在在腾城,可是被人称为赌石王呢。所以,这块翡翠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云青禾也知道萧逸飞乃是奇人异士,也就没有再坚持,说道:“那好,逸飞,那我就替帆儿谢谢你了。”

    甄惜则笑着称赞道:“没想到逸飞你这么有本事。看来,能顾收你为义子,我和你伯伯这次算是赚到了。”

    “甄姨说笑了。”

    “好啦,大家别光在门口站着了,快进屋吧。”

    一行人正准备走进云家的时候,忽然间,一辆车从远处开了过来,缓缓停在了院子前面。

    接着,便看见穿的西装革履,打扮得风度翩翩的聂远航,和一对中年夫妇,一起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到云烟,聂远航展现魅力的笑道:“烟儿。”

    只是当他看到人群中的萧逸飞时,笑容顿时僵住,心里感觉像吞了只苍蝇般难受。

    萧逸飞看到聂远航,也是一样的想法。

    “这家伙怎么还缠着师姐?难道他还没死心吗?”

    而看到聂远航身旁的那对中年夫妇,萧逸飞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云烟看到聂远航,也是黛眉微皱,没有理睬,脚下还不自觉的往萧逸飞身边靠了靠。

    此时,云青禾夫妇看到来人之后,面带笑容,热情相迎道:“青山兄,嫂子,远航,你们都来啦,快快请进。”

    原来这中年夫妇,正是聂远航的父母,聂青山和戴芳芳。

    聂家和云家一样,都是江城市有名的中医世家,算是世交,甚至交往甚密。

    这从云青禾和聂青山,二人的名字中都有“青”字,就能看出。

    其实,他们的上一辈,两家的父母,都存着亲上加亲的想法,也说好了,要是一男一女,就结下娃娃亲。

    结果两家生的都是儿子,于是未能结成娃娃亲。

    不过,两家的家长,后来都给孩子的名字当中,取了一个“青”字,有点同“亲”的意思。

    等云青禾和聂青山有了孩子之后,给两个孩子从小便定下了婚约,算是实现了云聂两家亲上加亲的夙愿。

    以前,云家的家境要比聂家好。

    在医学界的影响,云家也远远超出聂家。

    只不过,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中医逐渐式微,聂家人开始顺应潮流,转学西医,逐渐抛弃了传统中医。而只有云家还保持不变,继续坚守家传的医术。

    如今的聂家,家里培养出了很多医术高超的名医,而且还建了好几家私人医院。在江城市医学界,也算是小有影响。

    聂青山,现在更是江城最大的私人精神病医院,青山医院的院长。

    反倒是云家,还是守着以前的家业,实力和影响力没什么变化,甚至名气越来越小,逐渐被莫家远远反超。

    相对云青禾,聂青山的个头要矮了半头,但是,身材要比云青禾富态很多,垫着肚子,迈着领导步走到云青禾面前,笑着说道:“青禾,你外出这么久,怎么回来之后,也不通知我一声?还是远航告诉我,才知道你回来了。”

    “哈哈,这不是刚刚到家,杂事太多,忙着处理,所以才通知不及吗。待会我跟你好好喝几杯,算是赔礼认错。”

    “好!正好在酒桌上,跟你说说孩子们的婚事。你看,烟儿和我家远航年纪都不小,现在他们工作和事业都稳定下来了。而你也回家了。我看不如趁早让两孩子成婚吧?”

    当初落难山谷的遭遇,让云青禾感慨颇多。

    此事听到聂青山的话,云青禾呵呵笑道:“好啊,我也盘着两孩子能够早点成亲,这样我也就无憾了。那我们待会好好商量商量婚事的事情!”

    “不行!”一男一女两道声音,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