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车刚开到村头,就发现一道曼妙的身影,站在最醒目的位置,正在翘首以盼。

    清风吹过,裙摆飞扬,宛如谪仙。

    看到萧逸飞的车开过来,云烟笑语嫣然,朝他轻轻挥手。

    将云烟接上车之后,便在她的指引下,将车开到了云家院外。

    云青禾夫妇,早已等候在大门之外。

    萧逸飞的目光,很自然的首先落在云母的身上。

    倏然一惊。

    “啊?这真的是师姐的母亲,而不是姐姐吗?”

    眼前的云母,有着和云烟一样高挑的身材,穿一身蓝底红花旗袍,凹凸有致,尽显妖娆。

    有点《少帅》里柳岩穿着旗袍的感觉。

    但是她身上流露出的气质,却又是温婉端庄,优雅贤惠的那一种。这种反差,很是吸引眼球。

    最引人惊奇之处,还是看起来年轻得有些过分。

    只觉得她要是和云烟站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对姐妹花啊,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二十多岁女孩的母亲。

    以至于她和云青禾站在一起时,感觉都有点不和谐了。

    甚至如果不是云母和云烟在相貌上有颇多相似之处,萧逸飞都怀疑这是不是云烟的后妈呢。

    简直太妖孽!

    看到这样的云母,萧逸飞忽然顿悟。

    难怪义父当初在桃花寨,遇到花荞依那样的绝色主动投怀送抱,也能守身如玉,原来是因为家里养着一头妖孽啊。

    有这样一个妖孽级的老婆,换做是我,应该也不会再对其他女人有兴趣了吧。

    这一刻,萧逸飞差点都开始忍不住嫉妒云青禾了。

    “不知道师姐以后,会不会也像这样一样妖孽呢?”

    萧逸飞暗暗期待道。

    毕竟是长辈,萧逸飞不敢一直盯着看,连忙收起视线,和云烟下了车。

    萧逸飞正正经经的冲云青禾夫妇施了个晚辈礼。

    “逸飞见过义父,义母。”

    云青禾哈哈笑道:“逸飞,大家自己人,随便一点,不用这么客气。”

    云母则咯咯一笑,用宛如银铃般的声音说道:“是啊,逸飞,你既然都认我们为义父义母了,以后我们就真的是一家人了。你就把这儿当成是自家一样,以后要记得常来。”

    这声音也够妖孽啊。

    听起来就跟小女生一样。

    萧逸飞忽然觉得,对着这样一位妖孽,真是很难开口喊出“义母”二字。

    总觉得很别扭。

    倒是对云青禾称呼义父,没有这样的感觉。

    再难开口也得开口啊。

    萧逸飞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好的,义母。以后我一定会常来探望二位的。”

    这可不是敷衍。

    既然知道师姐家的住址了,以后肯定会经常往这边跑啊。

    这时,云母皱眉说道:“我怎么忽然觉得,义母这个叫法真不好听啊,好像把我叫老了好多岁一样,逸飞,不如以后平时还是喊我甄姨,喊你义父叫云伯伯吧?你觉得呢?”

    “这……”

    萧逸飞正考虑这样会不会失礼的时候,云青禾在一旁呵呵笑道:“逸飞,你就听你甄姨的,这家里,她才是一家之主。”

    萧逸飞其实也看出来了。

    颌首笑道:“那好,那我就听义母,不,听甄姨的。”

    “咯咯,真听话。”

    甄惜一边银铃般笑着,一边取出一个黑色的真皮小包,说道。

    “逸飞,既然你认了我们为义亲,我和你伯伯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这是我亲手做的针灸针包,而里面装的是一套针灸针,我们将它送给你,希望你能够用它来医治更多的病人。”

    这份礼物,萧逸飞真的非常喜欢。

    不用打开就能知道,这里面的针灸针,肯定不是一般的一次性针灸针。

    而且,单单只是这针灸针包,看起来外形美观大方,和自己非常搭配,一看就喜欢上了。

    何况还是云母亲手所作,意义非凡。

    “谢谢云伯伯,谢谢甄姨。”

    说起礼物……

    萧逸飞也将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分别送给二老。

    “云伯伯,我知道您喜欢喝茶,所以自己用山上采集到的一些茶叶,炒制了一些茶,您尝尝看,看喜不喜欢,如果喜欢,我下次再给您送来。甄姨,这是我自己配置的一种美容液,有着美颜洁肤,延缓衰老的功效,您可以每天服用……”

    说到这里,萧逸飞忽然怀疑自己送给云母的礼物,有些不妥。

    云母都已经看着这样妖孽了,还延缓衰老,这是要成仙啊!

    不过,送都送出去了,自然不能收回来。

    而且这种美容液,其实是萧逸飞用灵丹融水而制成,真正的功效,除了他说的之外,还能有效的改善体质,增强体魄。

    还有送给云青禾的茶叶,的确是他用自己炒制的,只不过,其中也添加了某些药物,同样能够达到固本培元,强身健体的作用。

    所以看似简单的礼物,其实蕴含了他不少的心思。

    “师姐,这是送你的礼物。”萧逸飞将属于云烟的礼物也送给了她。

    其实,萧逸飞当初曾考虑过将七彩翡翠送给云烟。

    但是因为遇到云青禾的关系,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

    不然,自己要是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了师姐,那么就算云青禾再迟钝,也能猜到自己和师姐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当着父母的面,云烟很是矜持,收下礼物,嫣然笑道:“谢谢。”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声音叫道。

    “我要礼物!我也要礼物!”

    然后便看到一个小胖墩,不,是一个大胖墩往这边跑了过来。

    这胖墩至少一米八的身高,体重只怕有三百斤,看着像一座移动肉山一样,就这样从不远处,往这边不知道是跑了过来,还是滚了过来。

    看得出,这大胖墩岁数不小了,怎么说也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可是,此时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好像天真可爱的小孩一样。

    这反差有点夸张啊!

    萧逸飞皱起眉头。

    看出这大胖墩,不是精神方面有问题,就是患有智力缺陷。

    这是谁啊?

    正感到疑惑的时候,透过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云青禾和甄惜夫妇脸色同时一黯,眼睛里均闪过一丝痛苦。

    而云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身边,轻声道:“这是我弟弟,云帆。”

    “小舅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