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诊断很快就结束了。

    萧逸飞放下贝安吉的柔荑,笑着点了点头,道:“和我想的一样,经过前期的治疗,你体内的绿散,其实已经稳定了下来,就算距离上次的治疗,已经过去这么久,也没有恶化的迹象。以后,只需要按照以前的方法,继续治疗一段时间,就能彻底痊愈了。”

    “你先躺下吧,趁今天,我再给你治疗一次。”

    贝安吉乖乖的躺下。

    四个小时之后,萧逸飞将手从香汗淋漓的贝安吉身上移开,说道:“好了,今天的治疗结束了。以后每次只需要治疗四个小时就足矣。咦,你怎么了?”

    看到贝安吉红润的脸上,忽然露出痛苦的神情,萧逸飞不禁心里一紧,担心她是不是发生了意外,连忙走过去紧张的询问。

    “我,我感到胸口有些疼。”贝安吉痛苦的说道。

    “胸口疼?不会啊?以你现在的情况,不该出现这样的症状啊?”

    萧逸飞疑惑的快步走了上去,准备替她进行检查,哪知道就在这时,贝安吉却趁他不备,猛然坐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将他往自己怀里用力一拽……

    结果没拽动。

    萧逸飞错愕的望着坐在床上,跟自己胳膊较劲的贝安吉,疑惑问道:“你干嘛?”

    贝安吉快郁闷坏了。

    在她的剧本里,情节应该是这样的。

    在她装成胸口痛,把萧逸飞骗过之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将他拉到自己怀里,然后施展自己的魅力,迷惑他,让他犯错。

    一旦萧逸飞忍不住主动碰了她的身子,她就能以此为借口,逼他就范,乖乖的对自己负责。

    好吧,为了倒追萧逸飞,她算是够拼的。

    可没想到,萧逸飞的力气居然这么大,结果计划失败不说,还落得这样尴尬的境地。

    贝安吉将手从萧逸飞的胳膊上放开,眨巴眨巴眼睛,装傻道:“没干什么啊。我只是想扶着你的胳膊坐起来看看,现在果然胸口不疼了。”

    可惜萧逸飞被她骗过之后,自然不会傻到再上当了,沉着脸,道:“既然你可以起来了,那我送你出去。”

    心里倒是对她的演技点了个赞。

    刚才他居然被她的演技给成功的骗过了,真以为她的病情发生了变化呢。

    哪知道贝安吉此时却连忙躺下,赖在床上不起,嘴里道:“不行,我没力气了,起不来,要不你背我出去吧?”

    “不可能!”

    萧逸然断然拒绝。

    都上了一次当了,不会再轻易受骗,何况她现在的演技这么浮夸,一看就是在演戏。

    “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亏我为了你,在江城一等就是这么多天,为此推掉了多少工作,挨了经纪人多少责备,还被公司威胁要雪藏,连贝壳们都开始怪我,可是你倒好,一点都不在乎人家,呜呜呜……”贝安吉说着说着,竟然嘤嘤哭泣起来,看着真是说不出的委屈。

    萧逸飞顿时傻眼了。

    这是什么节奏?

    她怎么还哭了呢?

    要是被那些贝壳们知道,自己把他们的偶像弄哭了,那还不吃了自己啊?

    虽然明知道贝安吉哭的有些蹊跷,可是听到贝安吉的哭诉,萧逸飞也有些信以为真。

    像贝安吉这样的大明星,长时间逗留在江城,的确有些不正常。

    他觉得哪怕贝安吉的话只有一半是真实的,都证明了她为了自己,的确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这份情意,有些太沉重。

    就算自己不愿接受她,但是也不能这样伤了人家的心。

    最重要的是,如果任由贝安吉这样哭下去,要是被外面的病人听到了她的哭声,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指不定认为自己在里面对病人做坏事,打电话报警。

    那事态就严重了。

    萧逸飞毕竟没有未卜先知,洞察一切的能力。

    不知道贝安吉呆在江城的这段时间,正是琳姐给她安排的假期。

    也不知道像贝安吉这种级别的大明星,背后的公司哄她开心都来不及呢,怎么敢随便雪藏她呢。

    说来说去,还是女人的哭声威力太强大,让萧逸飞也失去了往日的淡定从容。

    这毕竟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遇到女人为他而哭。

    “好吧,别哭了,我背你还不行吗?”萧逸飞无奈的妥协道。

    “真的吗?你不会是想骗我吧?”

    到底谁骗谁啊?

    萧逸飞真是哭笑不得。

    索性在床边蹲下身子:“上来吧!”

    贝安吉这才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趴在了他的背上,只是此时,脸上却露出胜利的得意笑容。

    “哼,你就算是神医,那又怎样,我可是影后诶。”

    就在贝安吉为自己的演技点赞时,却忘了对面的墙上,刚好挂着一面镜子。

    结果她脸上的得意笑容,被萧逸飞一览无遗的看在眼里。

    萧逸飞也是醉了。

    “我就知道……还是上当了……”

    不过事已至此,萧逸飞也就懒得跟她计较了。

    双手托着她的……

    !

    毕竟是没有背女人的经验,手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萧逸飞心里一惊,连忙将手一路下滑,移到了腿窝处,这才直起身子,将她背了起来。

    而此时的贝安吉,忽然受此突袭,娇躯一颤,芳心大乱,害羞不已。

    一时间,二人全都默然无语。

    气氛有些尴尬。

    还是贝安吉惊呼一声:“啊,差点忘了易容!”

    这才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看到贝安吉戴上棒球帽,太阳镜,口罩,进行所谓的易容,萧逸飞表示呵呵。

    这也叫易容?

    他都不屑告诉贝安吉,就算自己掌握的最低级的易容术,也比她的易容术高出了无数个档次。

    萧逸飞就这样背着贝安吉走出毒科门诊,下了楼。

    一路走来,旁人都错愕不已。

    这是什么节奏?

    怎么这姑娘刚才还是走着进去的,现在却是背着出来了呢?

    不会是萧医生失手了,把人给治坏了吧?

    “师傅?是不是出事了?”杨晨也赶过来紧张的询问道。

    萧逸飞苦笑一声:“一言难尽啊!”

    就在这时,却看到一道身穿红裙的绝美女子,迎面走来。

    看到萧逸飞,红裙佳人脸上浮现起迷人的笑容。

    “逸飞,我等你好久了,你终于回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