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短暂的沉默之后,现场顿时响起了如潮般的高呼万岁声。

    这一刻,强烈的喜悦,冲击着所有人的内心,很快就赶跑了之前因为那场骚乱所带来的阴云。

    之前那些还吵着要离开的工人们,此时却再也不冒头了。

    不是不敢,而是不愿啊!

    这位萧神医萧总,实在是太大方,太豪爽了!

    这样好的老板,以后到哪里去找呢?

    就这样,这场本来可能会对养殖基地造成致命打击的灾难,被萧逸飞用神奇的医术,以及丰厚的奖金给解决了。

    “对不起,萧总,今天的事情,责任都在我,是我没有抓好安全工作,请你处罚我吧!我愿意引咎辞职!”吴大恭说道。

    “不,老板,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宋美月道。

    宋建方也歉声道:“萧总……”

    萧逸飞打断他们:“好了,我又没有要追责的意思,你们怎么还争着抢着要谢罪!本来这种特殊的毒物养殖场,就容易出现各种突发事故,而你们以前也没有管理这种大型养殖场的经验,所以,出现一点疏漏,完全情有可原。何况,现在不是没发生重大事故吗?而且,要不是你们刚才反应及时,事情也不能这样轻易的解决,所以,你们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不过,今天的事情,也算是给了大家一个教训,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以后一定要吸取这个教训,抓好安全工作!好了,你们都去忙吧,至于这些逃匿的毒虫,交给我来解决。我保证,明天早上,这些毒虫的问题,就能完全解决。”

    没想到出现了这样重大的事故,遭受如此重大的损失,身为老板的萧逸飞,竟然将这件事就这样轻轻揭过,没有丝毫要怪罪他们的意思。

    这让宋美月,吴大恭,还有宋建方,心里都感动不已,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安抚工人的工作当中。

    而梦露呢,也从宋美月那里了解了关于今晚的意外,以及养殖基地的事情,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原来在不知不觉当中,开创了这样一份特殊的事业。

    于是她也和宋美月等人一起,出面安抚工人。

    而当工人们得知梦露竟然是萧神医的女朋友时,顿时直接老板娘老板娘的喊了起来,让梦露害羞不已,不过心里却也很高兴。

    将梦露交给宋美月代为照顾之后,萧逸飞便朝着村子走去。

    安抚住工人之后,还有很多问题等着解决。

    比如那些趁着夜色,四处逃匿的毒物们。

    要是不能将这些毒物尽快抓住,或者杀死,将会造成很严重的后续影响。

    可是,要抓住这些逃走的毒物,在吴大恭和宋建方等人看来,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因此,虽然萧逸飞承诺说,解决这些毒虫的事情,交给他一人就能解决,而且一夜之间就能搞定,但是他们还是显得很是忧心忡忡。

    可能只有宋美月,知道对萧逸飞来说,要解决这个问题,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之事。

    萧逸飞穿行在夜幕之间。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个电话意外的打了进来。

    这是一个陌生人的号码。

    号码非常特殊和霸气。

    直接就是8个8。

    这样的号码,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

    也就是说,现在给自己打电话的此人,肯定不是普通人。

    这一刻,萧逸飞心里忽然一动,有所预感。

    萧逸飞接通了电话。

    不等他开口说话,那边就传来一道冷笑声:“萧逸飞,怎么样?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吗?”

    这一刻,仿佛有一道无形的雄浑气势,伴随着冷笑声一起,从话筒里冲射而出,朝着萧逸飞狂涌而来。

    萧逸飞目光一凛,立刻明白对方所谓的礼物,指的就是今晚的这场骚乱,问道:“这件事是你干的?”

    对方笑道:“没错!”

    “为什么?”

    “呵呵,你说呢?”

    “是为了蓝可盈吗?”萧逸飞忽然笑道。

    “你?”对方笑声一滞,旋即冷声道:“你居然知道?这么说,你也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堂堂京城龙家的龙少嘛,我早就久仰大名了!”

    “你居然真的知道是我?你是怎么知道的?”对方惊愕的问道。

    看来真被萧逸飞一语说中!

    萧逸飞目光一闪,信口开河道:“当然是可盈告诉我的!”

    “可盈?”龙天翔声音发冷,冷厉的问道,“这么说,你也早就知道可盈跟我的关系了?”

    “没错!你是可盈的前未婚夫嘛。”

    “前未婚夫?呵呵,你别告诉我,你是她的现任未婚夫!”龙天翔笑得更是阴冷。

    萧逸飞道:“对啊,可盈向我发过誓,这辈子非我不嫁。所以,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们的关系,那就赶紧和可盈解除婚约吧!”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只能听到沉重的呼吸声。

    可以想象得到,那边的龙天翔,肯定被萧逸飞这句话给气到了,也许以为自己被人戴了绿帽子。

    此时正双目喷火,努力压制内心的愤怒,避免失态。

    不管哪个男人,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都受不了!

    何况还是堂堂龙家大少呢!

    要是这件事传了出去,龙颜何在?

    好久之后,当萧逸飞以为对方是不是被自己气晕过去的时候,龙天翔这才开口道:“萧逸飞,你知道你这样挑衅我们龙家,意味着什么吗?别以为你是血山派弟子,有血山派撑腰,就能跟我们龙家作对!你要是识趣,就赶紧滚回血山派!”

    血山派弟子?

    我什么时候成血山派弟子了?

    对此,萧逸飞感到匪夷所思。

    不过,既然龙天翔误认为自己是血山派的人,那就让他继续误会下去好了。

    反正让血山派躺枪,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萧逸飞笑道:“是吗?可惜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别以为你是龙家大少,有龙家撑腰,就能为所欲为!我血山派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要是识趣,就赶紧跟可盈解除婚约,还有,以后有什么手段,就冲着我来,如果你再对我身边的无辜者动手,呵呵,血山派的手段,你是清楚的……”

    这真是赤果果的挑衅……不,应该是赤果果的威胁才对!

    电话那头,又传来龙天翔的喘气声,看来他又被气的不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