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临时避难地内,小孩的哭声,女人的低泣声,男人的长叹声,伤者的"shen yin"声,形成了一片乱哄哄的景象。

    人群中,宋美月,吴大恭,还有宋建方,都不顾形象的直接坐在地上,脸上写满了疲倦。

    三人此时除了感到疲倦之外,还感到心情无比沉重。

    没想到今晚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不!不是意外!

    刚才,当他们几人去仓库那边查探过情况之后,才发现仓库大门上的门锁,竟然被人强力破坏了。

    仓库大门敞开。

    里面用来装毒物的铁笼,绝大部分都被人为破坏了。

    所以大量的毒物们才会从里面逃了出来,引发了这场恐慌。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很显然,这一切都是人为造成的。

    可惜刚才情况太混乱了,而且,破坏仓库的人,可能早就提前离开了,所以没能当场抓住凶手。

    现在也并不清楚到底是何人所为。

    “太可恶了!到底是谁这么可恶?居然做这种事情?这简直就是谋杀!”宋美月愤怒的说道。

    吴大恭赞同道:“是啊!这简直就是想害死我们大家嘛!还好之前萧总因为担心工人们被毒物所伤,所以提前配制了解毒药与防虫粉,让我分发给工人们,以备不时之需。不然的话,这场混乱不可能这么结束。而且,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是啊,幸亏有这些解毒药和防虫粉,最后受伤的人,才不算太多,而且绝大部分的伤者,在服下解毒药之后,体内的毒素都能迅速的化解,基本上并无大碍。不然的话,今天肯定死伤严重!甚至连我们三人可能都无法幸免于难。”宋建方庆幸的说道。

    吴大恭点头:“这一切,都多亏了萧总!没想到萧总人不在现场,也能救了我们大家的命!”

    他的话,得到了宋建方和宋美月的一致认可。

    宋建方忽然皱眉道:“可是,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我们之前没有跟任何人结仇啊?难道他们是想偷窃这些毒虫?但是谁会没事偷这种东西啊?”

    宋美月分析道:“应该不是偷窃!不然,他们直接连铁笼一起偷走便是,何必将那么多的铁笼都给弄破了呢。我估计,他们就是想制造混乱,甚至引起伤亡,然后让我们养殖基地没有办法正常经营下去!”

    “可惜,我之前竟然没有想到,要在仓库或者工地上安装监控探头,对工地和仓库进行24小时监控。这样就能拍到那些歹徒们作案的画面。可是现在,就算明知道这件事是有人搞鬼,却根本找不到任何证据和线索,只能任由罪犯逍遥法外!”

    说到这里,宋美月感到自责不已。

    萧逸飞将修建养殖基地这样的大事,交给她全权负责,对她可谓是信任倍加。

    可是她却犯下了这样的低级错误,造成了如此严重的损失,实在是愧对萧逸飞的信任。

    价值三十亿的毒物,居然就这样逃之夭夭。

    仓库里虽然还剩下一些毒物没有逃走,但是却所剩无几。

    等到明天,或许还能抓回来一些,但是与逃走的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这三十亿毒物,只怕最少要损失九成以上。

    单单只是毒物的损失,就已经非常严重了。

    更严重的是,今晚的事情,把工人和村民们都吓到了。

    就算现在混乱结束了,却也依然人心惶惶。

    好多工人甚至被吓坏了,直接吵着要结算工钱离开,再也不敢在村子里多呆。

    还好现在是晚上,他们暂时没法离开,不然可能真的有很多工人,会吓得直接卷铺盖走人。

    要安抚住这些工人和村民,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还有那些伤者,需要进行治疗,这需要大笔的医疗费和慰问金。

    而且,这么多的毒物一起逃走,对周围的生态环境,将会造成严重的影响。

    还很容易伤害到附近村庄的无辜村民,而到时候,一旦有村民被毒物所伤,问题就严重了。

    而让宋美月感到最担心的是,一旦养殖基地真的引发了这些严重的后果,会让附近村子的村民们,一起联合抵制他们,到时候,政府方面甚至都会进行干涉,说不定养殖基地还没开始投入运营,就要被直接关闭。

    这样看来,这次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这让她越来越自责的同时,也越加痛恨那个幕后黑手。

    吴大恭说道:“宋助理,要说有错,这件事我的错误最大!因为养殖基地的安全工作,是由我负责。所以安装监视器这种事情,应该由我来做才对。可惜我却忽视了这一点!而且,今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安全工作没有做到位,因此主要责任都在我!这次我犯下的错误,害萧总损失惨重,真是万死不足以赎罪!”

    宋建方道:“吴兄,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几个人谁都有责任,谁也逃脱不了干系,所以,现在争论谁该负责的问题,实在是毫无意义。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收拾好残局!最好是能够抓到那些混蛋,让他们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宋美月点头道:“吴总,二叔,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

    “什么奇怪的地方?”吴大恭和宋建方好奇的问道。

    宋美月道:“刚才被人破坏的铁笼,数量不下一千。要破坏那么多的铁笼,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就算有很多同伙一起动手,也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才能做到。所以,他们在破坏后面的铁笼的时候,肯定已经有大量的毒虫,从前面被破坏的铁笼里逃了出来。这样的话,他们可以说是处于被毒虫团团包围的环境当中。难道他们当时就不怕被这些毒虫给咬伤吗?”

    吴大恭眼前顿时一亮,猜测道:“会不会这件事是我们自己人干的?比如要是在身上撒上防虫粉,就不用担心会被毒虫咬伤了。又或者这些人不是普通人,所以才不怕那些毒虫?”

    听到这里,宋美月赫然美目一亮,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当初在养蛇场时,目睹萧逸飞修炼时的景象。

    心道:“这些人说不定真的不是普通人,他们有可能是冲着老板来的。”

    就在这时,一名工人忽然匆匆跑了过来,神色惊慌的叫道。

    “宋助理!不好啦!陈经理,陈经理他快不行啦!”

    “什么?”

    宋美月三人同时色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