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吓?”

    萧逸飞被吓了一跳,旋即哭笑不得:“大叔,我现在已经够头疼了,你就不要再来添乱了,好吗?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跑来拜我为师呢?”

    中年人道:“神医,我是认真的。你的医术之高深,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也让我自愧不如。所以,我希望能够拜你为师,向你学习医术。我也知道我年纪大了,不比年轻人,但是,还是希望神医能够收我为徒。”

    萧逸飞微微皱眉,正色道:“大叔,你当真是认真的?你可曾考虑过,以你的年龄,如果拜我这个毛头小子为师,被别人知道后,会怎么评论你吗?你就不怕被人笑话吗?”

    中年人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虽然我的年龄比你大,但是,你的医术比我高深,所以,我觉得拜你为师,并不算是多么丢脸的事情。相反,要是别人知道,我认的师傅,医术如此神奇,只会羡慕我,哪里还会说闲话。”

    萧逸飞望着中年人,沉吟片刻后,笑着点了点头:“行,我答应了!我答应收你为徒!”

    不管是此人的医术,还是他在困境当中,还能保持豁达的心态,都让萧逸飞感到很欣赏。

    虽然年龄是大了一点,但是这对毒修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而且对方这种好学的态度,完全能够弥补年龄上的不足。

    并且,对方原本就拥有不俗的医术,这就相当于已经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这一点,甚至连杨晨都远远不如。

    这样,自己再教他医术方面的知识时,对方吸收的速度更快,更容易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就算此人未来在修行方面,速度缓慢。

    但是,只要自己教授他毒医之道,那么此人未来在医术方面,绝对能够达到很高的境界。

    正因如此,萧逸飞才决定收他为徒。

    中年人闻言大喜,连忙施了个拜师礼,道:“拜见师傅!”

    看到此景,花朵儿和宝翁大师,不禁面面相觑。

    谁能想到,他们心目中的神医,竟然会拜一个年轻人为师呢?

    真是不可思议!

    可是,萧逸飞的医术有多神奇,他们现在已经亲眼见识过了。

    所以,对于中年人的决定,他们并不觉得这很荒诞。

    宝翁大师心里甚至感到很羡慕。

    如果不是心知自己年纪太大,他肯定也会忍不住仿效中年人,要向萧逸飞拜师学医。

    这时,万丰走到中年人面前,嘿嘿笑道:“大叔,不,应该是小师弟才对,嘿嘿,以后咱们就算是自己人了。我是你的大师兄,万丰。你还有几个师兄师姐,到时候,我介绍你们认识!”

    中年人既然能够拜一个年轻人为师,自然不会觉得,一个年轻人在他面前自称大师兄,又有什么不妥。

    因此非常坦然,豁达的笑道:“多谢大师兄。”

    萧逸飞看到此景,对此人更加欣赏。

    心里却也不禁莞尔。

    这种老徒少师,老弟少兄的组合,还是挺滑稽的。

    “对了,小师弟,我和师傅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以后总不能继续称呼你大叔吧?”万丰对中年人问道。

    中年人面色一滞,神色异样地看了一旁的花朵儿和宝翁大师一眼,然后才说道:“我叫何青云。师傅和大师兄,以后叫我青云便是。”

    万丰道:“以后我还是叫你青云师弟吧。冲着你小师弟小师弟的叫着,总觉得有些别扭。”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萧逸飞又多了一位弟子。

    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花荞依,萧逸飞对何青云道。

    “青云,花寨主和这位村民体内的毒,虽然都已经解了,但是,他们的身体受到了比较严重的损害。而我刚才给他们服下的药,只能起到解毒的作用。所以,你看看能不能给他们开点补气养血的补药,给他们补补身子。这样他们就能恢复得更快。”

    虽然萧逸飞已经跟在云烟身边,学习了一段时间的医术,但是,终究还是时间太短,学到的东西,比较有限。因此,他虽然已经掌握了一些给人开补药的医术,但是终究还是不熟练,也缺少信心。

    眼下,既然有何青云这个医术不俗的老中医在,开补药的事情,自然还是交给何青云来做。

    而何青云浑然不知萧逸飞的真实想法。

    还以为萧逸飞将这样的任务交给自己,是为了考量自己,于是连忙答应下来,认认真真的替花荞依二人诊脉,并且针对他们的情况,开出了一纸药方。

    并且还将药方交给萧逸飞过目。

    萧逸飞看过药方之后,却意外的发现,何青云所开的药方,居然与师姐昔日开的补药药方,极为相似。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师姐开的药呢。

    因此,萧逸飞没有提出什么异议,直接让何青云按方抓药,熬制补药给病人服用。

    而看到萧逸飞这么快就通过了自己的药方,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何青云更是相信萧逸飞医术不凡。

    因为,他所开的药方,乃是他们家的祖传药方。

    如果不是医术达到一定的境界,不但无法看出药方的精妙之处,甚至还会觉得药方有问题。

    不知道是“化尸水”的药效太惊人,还是何青云开的补药的功劳,在何青云将补药喂给两名病人服下之后,他们便相继醒了过来。

    祠堂里立刻响起了花朵儿激动的喊声……

    夜幕降临,火光映天。

    在祠堂前用来祭祀的广场上,燃烧着一堆巨大的篝火。

    数十名盛装打扮的苗族年轻男女们,正围着篝火载歌载舞。

    还有更多的村民,围坐在广场周围,喝酒聊天。

    现场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

    和几天前这里压抑紧张的气氛相比,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因为今晚的篝火晚会,是为了庆祝寨主的病愈,以及为了向萧逸飞这位赶走病魔的神医,表示感谢。

    萧逸飞和何青云也都穿着民族服饰,坐在人群当中,由村里几位长者相陪,一边喝着村民自酿的美酒,一边欣赏着欢乐的歌舞。

    至于万丰,篝火旁那些跳舞的年轻男女当中,舞姿最僵硬,笑得最猥琐的就是他。

    这时,花朵儿搀扶着一位美妇,出现在广场之上。

    她们的出现,顿时引起了现场村民们的阵阵欢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