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万丰道:“万事皆有可能,这句话你难道没听说过吗?只要是我师傅出手,没有事情是不可能的!迄今为止,我师傅给人治病,还从未失手过。这次也不例外。”

    蓝可盈冷哼:“哼!狂妄自大!”

    万丰不甘示弱道:“你要是不相信,那你敢打赌吗?”

    “现在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居然还拿这件事来打赌,是不是有些太冷血了?还是说,你们根本就没把别人的生命当一回事?”

    “当然不是,对你来说,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可是,我们本来就坚信,这两位病人肯定会痊愈,所以对我们来说,这怎么能算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呢?你还是直说吧,到底敢不敢打赌?”

    “哼!我才没兴趣打赌!”

    “你是不敢吧?”

    “你……赌就赌!你师傅要是真的能够治好花寨主他们的病,我愿赌服输!”

    “呵呵,连赌注是什么都不问吗?如果我说,你要是输了,就必须嫁给我师傅,难道你也答应?”万丰笑着调侃道。

    “你……哼!你们要是真的能让我输的心服口服,就算是这样的赌注,我也答应!”蓝可盈不甘示弱的回应道。

    看到花寨主眼下的情况,蓝可盈根本就不相信她的病情能够逆转,恢复健康。

    万丰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反悔!”

    “万丰,你少说两句!”萧逸飞开口喝止他。

    万丰道:“师傅,我只是感到不服气!你劳心劳力的无偿给他们治病,还要被人家质疑和冤枉,这真是太不值了。就算事后病人痊愈了,他们给你道歉了,我还是觉得太不值得。我看你以后还是不要免费给人治病了,谁要是质疑你,干脆就不给他们治,让他们后悔都来不及。”

    “好了,事情没你说的这么严重。”萧逸飞对蓝可盈道,“蓝姑娘,我徒弟刚才的话,只是一时气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蓝可盈轻哼一声,道:“你还是赶紧想办法缓解病人的病情吧,如果事后真的证明是我误会你了,我嫁给你又何妨。可是,如果你要是真的是一名庸医,害死两条人命,我蓝可盈就算是打不过你,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萧逸飞劝道:“蓝姑娘,你不要冲动,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开玩笑。”

    其实,万丰刚才提出说,让蓝可盈输了之后,要嫁给自己师傅,只是出于对蓝可盈的调侃。

    他并不是真的想让蓝可盈嫁给师傅。

    毕竟萧逸飞除了是他的师傅之外,还是他未来的表姐夫啊。

    可是,没想到说着说着,蓝可盈居然把这件事当真了。

    这完全违背了他的初衷。

    只不过,看到蓝可盈直到现在,还是对师傅百般不敬,心里顿时感到很恼怒,忍不住说道:“师傅,人家都说你是庸医了,干嘛还劝她,既然她自己这么想嫁给师傅你,你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她吧!师傅,你还是赶紧给出手治好花寨主吧,让她早点愿赌服输!”

    不就是治个病吧,怎么搞的这么复杂。

    萧逸飞苦笑着摇头:“治什么治?他们身上的毒,早就已经解了!”

    “什么?”万丰顿时一怔。

    而蓝可盈自然也是被萧逸飞的话给惊到了。

    花寨主现在都快变成真正的僵尸了,还在病床上痛苦挣扎呢,他居然说她身上的毒已经解了,开什么玩笑?

    正当她习惯性的想要反驳的时候,忽然间,听到身边传来花朵儿的惊呼声。

    “啊!我娘她是怎么啦?”

    众人连忙朝着床上的花荞依望去。

    结果惊讶不已。

    只见病床上的花荞依,虽然还在用力的挣扎,但是,随着她的挣扎,身上的皮肤居然被撕裂开来,而且大片大片的往下脱落。

    这样看起来,显得更加的恐怖。

    再看看旁边那个村民,情况跟她差不多,身上的皮肤,也在挣扎中不断的撕裂和脱落,非常的恐怖。

    “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众人震惊不已。

    蓝可盈更是急怒道:“这位神医,你所谓的毒已经解了,就是解成这样吗?你把我们大家当成傻子吗?”

    萧逸飞笑了笑,道:“蓝姑娘,不要心急好吗?你仔细看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好,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

    蓝可盈忽然愣住了。

    因为此时此刻,眼前呈现的一幕,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

    随着身上的皮肤大片的脱落,花荞依身上刚刚疯长出来的那些绿毛,居然也跟着皮肤一起全部脱落了。

    还有刚刚长长的指甲和牙齿,也都跟着一起脱落了。

    而当身体的表皮完全脱落下来之后,便露出了里面略带粉红的新生肌肤。

    在这层新生肌肤上面,看不到一丝绿毛。

    看到此景,在场所有人都不禁目瞪口呆。

    脑海中同时浮现起一个词:“凤凰涅!”

    眼下的花荞依,还有那位村民,真的好像重获新生一样。

    至少是他们身上的皮肤,重获新生。

    而且,蓝可盈很快发现,花荞依原本充血发红,鲜红欲滴的眼睛,也在不知不觉当中,恢复了正常。

    还有他们两人脸上狰狞的神情,也逐渐平复下来。

    暴起的青筋和血管,也恢复了正常。

    总之,眼下的花荞依二人,不管怎么看,情况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娘!”

    花朵儿惊喜的叫着,朝着病床上的花荞依跑了过去。

    可是就在这时,却被萧逸飞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朵儿姑娘,请冷静!你娘身上刚刚脱下来的那层皮肤,可是含有剧毒,你千万不要上去,免得中毒!”

    花朵儿这才冷静下来。

    大大的眼睛望着萧逸飞,紧张的问道:“神医哥哥,我娘她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是不是表示我娘的病已经好了?”

    “没错!”萧逸飞颌首道,“我早说过了,我用的解毒方法,是以毒攻毒。之前的药,将你娘体内的僵尸毒,全部逼到了身体表面,并且催发了僵尸毒的发作速度,让它们以最快的速度,在病人的体表,完成了整个尸变过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