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位大叔,我是一名医生,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我帮你检查一下,看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萧逸飞问道。

    “可以。”中年人答应道。

    萧逸飞走到中年人面前,开始为其把脉。

    见状,中年人原本有些浑浊无神的眼睛,顿时赫然一亮。

    “小伙子,你真是一名中医吗?”

    萧逸飞点头笑道:“对。”

    万丰在一旁略带炫耀的说道:“岂止是一名中医那么简单,我师傅可是真正的神医啊!你能够遇到我师傅,算是走运啦。”

    “好了,万丰,你就别吹了。”萧逸飞苦笑着打断万丰的话,又问中年人,“你的伤,是外面的那些白头蝰咬的吗?”

    “对。”中年人点头应道,反问:“你们之前听到蜂鸣声了吗?或者,有没有遇到那种个头很大的黄蜂?”

    “听到了。也见到了。”

    中年人慎重道:“那你们可要注意一点,这种地方,好像到处都是那种大黄蜂,而且,这种大黄蜂非常的凶残,之前,我无意间进入这座山谷,就亲眼看到它们杀死了一头野猪。”

    “野猪皮有多厚,你们应该都听说过。而且相对于黄蜂来说,野猪可以算是庞然大物。但是,才十几只大黄蜂,居然就将一头快两百斤的野猪活活蛰死了。这还不止,很快,就有成千上万的大黄蜂赶了过来,当着我的面,将这头野猪啃成了白骨。”

    “本来我准备赶紧逃走的,可是却被它们发现了,并且朝我发动了攻击。仓惶之下,我只好躲进了这座山洞。并且用自己配置的驱蛇防虫粉,赶跑了那些大黄蜂。但是,没想到这个山洞里面,居然全都是白头蝰。而我的药粉,也惊动了它们。最后,它们虽然被药粉驱逐出了山洞,但是我也不小心被蛇给咬伤了腿。”

    “还好我本身是一名中医。所以,在服下了解毒药,并且用针灸将大部分毒素逼出体外之后,这才没有当场毙命。但是,因为白头蝰毒性太猛,而且,我未能将蛇毒全部化解,现在又拖了这么久,我恐怕已经命不久矣。”

    说到这里,中年人用恳求的目光望着萧逸飞,说道:“小伙子,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萧逸飞一边给他把脉,一边问道:“什么忙?请讲。”

    中年人道:“麻烦你帮我,给我妻女带句话,就说我……”

    “等等!”萧逸飞打断了他,“对不起,大叔,这个忙我不能帮。”

    虽然被拒绝了,但是中年人意外的没有生气和着急,苦笑道:“也是,我也知道这个请求有些太麻烦你们了。那你能不能把手机借给我,让我给妻女打个电话呢?我的手机在以前爬山的时候不小心摔坏了。”

    萧逸飞摇头笑道:“大叔,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觉得太麻烦,所以不愿帮你带话,而是因为,你根本就不需要我帮忙带话。你有什么话想跟家人说,就自己回去告诉她们。”

    “回去不了啦。”中年人叹了口气,“你也看到我现在的状况了。我现在就算想要离开这个山谷,都非常困难。更不谈还要翻过无数大山,才能到达最近的城镇。并且我现在的病情,一般的小医院都很难治好,只有去大医院才行。所以说,我……”

    “好了!你怎么这么笨呢?我师傅的意思是,等他把你的病治好了,你就可以活蹦乱跳的回家了。到时候你有多少话,都能当面跟你家人说。”万丰在一旁翻着白眼道。

    “啊?”

    中年人顿时愣住了。

    极其诧异地望向萧逸飞。

    “小伙子,你徒弟说的话……是真的吗?”

    萧逸飞笑着点了点头:“对,是真的。我能治好你。”

    “啊?”

    中年人再次愣了下神,他还真没想到萧逸飞会这样说。

    “难道这个年轻人真的能够治好我吗?”

    中年人一边想着,一边细细打量着萧逸飞,然后,他又看了看万丰,最后,暗自摇了摇头。

    萧逸飞和万丰,看起来年龄差不多大小。

    所以,之前听到万丰张口闭口喊萧逸飞为师傅,他就觉得很怪异,只是嘴上没说出来。

    而现在,看到萧逸飞这么年轻,就算相信他真是一名中医,只怕医术也比较有限,根本不可能治好自己。

    至于万丰说萧逸飞是神医,那听起来更是好像笑话一样。

    于是,他苦笑起来:“小伙子,我知道你们是在安慰我……不过,你们多虑了,我并没有你们所想的那么脆弱,生老病死,不过是人之常情,对死亡,我想得很开。”

    “其实,现在面对死亡,我只有遗憾,没有害怕。而我现在只有三个遗憾,一是不能和妻子白头偕老,二是不能看见女儿出嫁,三是未能亲手将祖传的医术,传给更多的人。”

    “对了,小伙子,既然你也是一名中医,要不,你就拜我为师吧……哎,还是算了,我现在命不久矣,就算你拜我为师,我也不能教你太多本事……”

    说到这里,中年人不禁叹息不已,满脸遗憾。

    而萧逸飞却听得哭笑不得。

    感情中年人压根就不相信他们师徒的话,以为他们说能治好他,只是为了安慰他。

    万丰听到中年人的话后,更是忍俊不禁道:“你想让我师傅拜你为师?这样的话,你居然好意思说出口!你以为我说我师傅是神医,这是在吹牛吗?告诉你,我师傅的医术,可是神奇无比,谁也比不上。”

    “还有,谁跟你说我们是在安慰你?我和我师傅说的话都是真的,我师傅他真的能够治好你!当然,这件事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们跟你以前素不相识,现在也只是萍水相逢,你的生死,跟我们无关。你要是不相信,我们也管不着。”

    “好了,万丰,说话注意一点!这位大叔都病成这样了,你觉得这样跟人说话,合适吗?”

    萧逸飞开口喝止了万丰,没有让他继续再说下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