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凭借十五倍常人的速度,萧逸飞只是抓着万丰的胳膊,左闪右闪,就轻轻松松的躲开了所有的子弹。

    而且萧逸飞一边躲闪子弹的同时,还一边施展《五毒针术》,射杀这些黑蛇帮小弟,而每一次反击,那些剧毒毒针,都会带走数名黑蛇帮小弟的性命。

    现场枪声越来越稀疏。

    死在毒针之下的黑蛇帮小弟,数量越来越多。

    毒针之下,如此高效的杀人率,简直让世上最厉害的杀手都要为之汗颜。

    转眼之间,阮文贵带过来的五十多名小弟,就死的七七八八,只剩下寥寥数人,缩在车内,不但不敢再继续开枪,甚至连头都不敢冒出来,就怕成为针下亡魂!

    谁能想到,五十多名武装到牙齿的枪手,疯狂围攻萧逸飞师徒。

    却被萧逸飞在独自一人,并且带着万丰这样一个累赘的情况下,给完全压制,并且将他们反杀了。

    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而萧逸飞也强大得丧心病狂!

    在剩下的黑蛇帮小弟吓破了胆的时候,阮文贵更是吓得双股颤颤,膀胱发涨。

    亲眼见识了萧逸飞不可战胜的强大实力之后,心里只剩下恐惧与后悔,后悔不该主动跑来招惹萧逸飞师徒。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句话的道理,他总算是有了深刻的体会。

    可惜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不!来得及!现在还来得及!”

    “只要能够逃离这里,就能保住性命!”

    阮文贵目光一闪,一把将驾驶室内已经中针而亡的小弟踹出车外,然后将车发动,准备调头逃走。

    可是就在此时,眼角突然闪过一点寒光。

    接着看到一根银针“波”地一声,轻松洞穿车窗玻璃,射入车内,一头扎在他的手背上。

    银针几乎齐根而入。

    只剩下小小一截针尾,还露出在外,微微颤抖。

    刺痛当中,阮文贵面色如土。

    之前被他踹下车的小弟,就是被同样一根微小的银针所射杀!

    而自己现在中针之后,岂不是会落得同样的结局?

    一时间,内心充满了强烈的绝望与不甘。

    难道我就这样死掉了吗?

    不甘心啊!

    真的不甘心啊!

    我还这么年轻,还有几十年要活。

    还有大把的钱没有花光!

    还有成百上千的女人等着去玩!

    我不想死啊!

    我真的不想死啊!

    可是,就算他再感到不甘心,再不想死,也已经晚了!

    只能怪他自己要作死,搞什么疯狂一搏,结果却把自己的小命给博没了!

    下一刻,阮文贵便感到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就此毙命!

    和他同时毙命的,还有剩下的几名黑蛇帮小弟!

    他们已经全军覆没!

    “咻!”

    在一阵微弱的破空声中,萧逸飞抓着万丰的胳膊,忽闪而至,落在了公路上。

    此时此刻,现场枪声已停,现场一片死寂。

    好像除了他们师徒,已经没有一个活人。

    看着四周那一具具横死的黑蛇帮小弟的尸体,万丰暗暗咋舌,拍马屁道:“师傅出手,果然不同!这么多人,轻轻松松就搞定了,换做是我,恐怕又免不了要挨上几枪,一不小心说不定就挂了。”

    对万丰习惯性的溜须拍马,萧逸飞早已习惯了。

    忽然问万丰:“刚才你学到了什么?”

    “什么?”万丰愕然愣住,旋即挠了挠头皮,尴尬不已。

    刚才他被萧逸飞抓着胳膊,“嗖”的一下飞过来,又“嗖”的一声飞过去,而且只顾着欣赏师傅大杀四方,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于是,所以,好像……什么都没有学到。

    因此面对萧逸飞的问题,他自然是哑口难言。

    萧逸飞摇摇头,道:“刚才,我明明可以用更加迅速快捷的方式,解决这些枪手,可是,我却偏偏用了,并且只用了威力一般,效率低下的《五毒针术》来对付他们,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闻言,万丰恍然大悟。

    的确,虽然在自己眼里,师傅的《五毒针术》,威力非常强大,但是,师傅却拥有比《五毒针术》更厉害的杀敌手段!

    那就是毒宠!

    比如小冰和小网!

    刚才,只要让小冰和小网出马,就能轻轻松松秒杀那些枪手,根本不用师傅亲自动手。

    甚至可以像前几天对付阮文乌一样,利用小冰制造车祸,让这些人在跟踪他们的半路上,死在车祸当中。

    那样的话,他们师徒甚至连车都不用下,就能解决这些跟踪者。

    而且像这样动手,更加的隐蔽,甚至都不用打扫现场,收拾残局。

    反正就算这些人在车祸中死光了,也没办法调查出他们的死因。

    可是偏偏师傅却舍弃了这些简单高效的杀敌手段,然后使用了最低效的《五毒针术》,来射杀这些枪手。

    之前万丰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现在经过师傅的提醒,才发现这实在是有些古怪。

    看来,师傅这样做,肯定有其深意。

    “师傅,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呢?”万丰好奇的问道。

    萧逸飞说道:“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利用这些人,以及利用这个实战的机会,来历练自己,在实战中,检测自己的实力,寻找自身的不足!而之所以只用《五毒针术》对付他们,也是为了提升在实战中运用《五毒针术》的经验,并且查找出它的不足之处。”

    “譬如刚才,我就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

    “你有没有注意到,刚才我一共施展了五次《五毒针术》。最初一次,我是在保持静止的情况下施展此术,结果用十二根毒针,成功射杀了十二名敌人。而且每一根毒针,都准确命中他们的死穴。这样,致死速度最快!”

    “可是,第二次,以及后面的三次,我都是在保持高速运动的情况下,施展《五毒针术》。结果,不但每十二根毒针,最多都只射杀了一半人。而且基本上每根毒针,都未能准确的命中死穴。而且,运行速度越快,毒针的命中率就越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